赫连断温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黑月光攻略手札(赫连断温禾)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赫连断温禾,黑月光攻略手札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温禾穿成一株久不开花的水仙,被花神打发去少室山修仙。修仙生活枯燥,温禾写起让人脸红心跳的小话本,附带

赫连断温禾小说简介

少室仙府召开紧急商讨大会,一主峰,三附峰,座下三大仙家派宗,参会人员空前满席。
连鲜少出谷的十二灵谷之主,名满仙界的第一美人郁子幽,亦出面商讨御敌之策。
温禾一瞬间火爆仙门。
她身为少室山仙门弟子,不但写腌臜色情小说,贩卖至人界。还将书中男主设定成魔阴王朝暴君赫连断。
书中插画图乃最好证据,且不说与赫连断相似的五官,标志性卷发,光那胸口似火似莲的独家刺青,欲以“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搪塞过去,都难。

黑月光攻略手札全文阅读

自五百年前,鹤焉仙尊与魔头一战,鹤焉仙尊以身为祭,为魔阴王朝大门罩了层结界。
自此,魔阴界门关阖四百余年。
这期间,魑魅大减,大妖遁迹,魔修销匿。天下难得祥宁清允,四时有序,凡尘百姓安居乐业。
距离魔阴王朝界门开启之日,且余数年,少室仙府联络各大宗派仙门,以灵力共织缚魔天网,欲再魔阴大门开启之前,将界门再封印五百年。
缚魔网还未完成,魔头赫连断被提前逼出界门。
那张费尽仙门大佬诸多心血灵力的网,便成废网一张。
整个修仙界,皆恨不得将温禾捆了,直将仍到魔头脚下,任其剥皮抽骨。
尤其少室山掌门爱女浅雪,一向跟温禾不对付,眼见着温禾闯了泼天大祸,第一个站出来讨伐。
浅雪咬牙切齿,手持雷鞭逼近温禾脑门,当众叫嚷应该直接将这罪人用油锅滚了,挂至仙门天柱上,或许魔头见了能消气。
如此,少室山或可免于灾难。
草二与温禾交好,梗着脖颈骂浅雪恶毒,不顾同门情谊,更是一伸胳膊,老母鸡似得护至温禾身前,说谁也不许动她姐妹,否则先从她尸体上踏过去。
温禾被当众讨伐,心里肯定难受得不行。竹已亦站出来替人说情。
又有义愤填膺者,出来跟竹已对骂,场面一度失控。
三位长老捋着胡子,面色虽端肃,但不言语,众人猜不出长老们内心如何盘算。
直至云汲出面,才止住闹哄场面。
魔头嗜血残暴,无道理可讲,既派左护法前来少室仙府传话,定是心中早有计量。
明日仙门福祸,并非交出一个温禾便能解决的,众仙家只得严阵以待,静观其变。
会议散后,三大长老并仙门诸位尊者,合力布阵。
希望明日对付魔头多少有些用。
温禾一人蔫蔫回了小草房。
她当初用尽才华,成功逼出了魔头。
可花神没告之她,逼出魔头以后该当如何。
显然,目前她闯了天大祸事。
明日魔头若血洗少室仙府,她将成千古罪人,万死难辞其咎。
正是夤夜,温禾未燃灯,只窗牖间洒进几缕月光,稀薄照抚小草房边边角角。
温禾抱膝,蜷至墙角,一人啪嗒啪嗒掉眼泪。
被当众骂了一天,人前她一滴泪未流,但不代表她能消化那些满是敌意的谩骂。
房门吱呀一声轻响,橘色暖光伴着青色衣角,亮在小草房门口。
云汲跨进屋门后,云袖一甩,燃亮屋内灯盏。
他静步挨近缩至墙角的一团,探出修长白皙的手。
温禾抬眸,吸吸鼻子,颇自然地将双手搭上去,起身的瞬间闻到对方身上浅淡的白楠沉香。
温禾见云汲面色温淡,丝毫不见恼怒失望神色,心里不由得更加难受,只糯糯叫了声:“大师兄。”
云汲刮了下对方红红的鼻头,“你呀,就是皮。”
温禾未料到,她闯这么大祸出来,全天下的人皆在讨伐责骂她,恨不得她下地狱、受剐刑。
可于大师兄眼里,竟只是一个轻飘飘的一个“皮”字。
她是皮没错。
自从到了少室仙府,不知闯了大小多少祸事。每每被人告到妙自言老师,或是三大长老那,无不是云汲师兄替她说好话,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整个少室仙府皆道大师兄偏心眼,云汲每每听到此类抱怨,但笑不语。
下次,继续偏心眼。
眼见着少女的脸哭得红扑扑一团,泪汪汪的眼底储了几缕委屈,云汲一摊手,掌上多了个镂空漆木食盒。
“有力气闯祸便要有力气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面对接下来的境况,这些都是你素日爱吃的点心。”
碧碟里的三色素点心,玲珑诱人。
玉碗里是散着清香的鱼肉面。
温禾小声嚅嗫,“我觉得我没脸吃饭。”
云汲拾起一块皂儿糕,递至她唇边,温禾不由自主,咬了小小一口,勉强嚼了两下,食不知味地咽下。
见人只尝了一小口,又垂首不动,云汲笑问:“是想让师兄喂你吃?”
温禾这才讷讷拾起点心,坐到绣墩上吃起来。
云汲走去茶案处倒水,发觉壶中水微凉,用法力加热后,方倒了一盏,靠近吃糕的少女。
“你虽闯祸不断,却是个有分寸之人。身为少室山弟子,你深知侮辱魔阴君王赫连断的后果,一旦那本辱他之书传至他手里,不止你自身难保,整个仙门皆有可能被你累及,可你为何还要以他为原型,写出那些文,作出那些画。”
温禾略抬头,望见云汲琥珀色的眸子泛着流光,不由得咀嚼动作慢了几拍。咽下糕点后,欲言又止,最后干脆拿起糕点猛往嘴里塞,好似如此便能止住对方质问一样。
釉辞茶杯递至眼前,温禾抬眼,见云汲唇角堆叠着浅浅笑意,“不想说,师兄便不问了。”
温禾接过茶盏,灌了几嗓子水,顺下了糕点。
“我怕死,大师兄。”她轻声说。
云汲取过她喝空的茶盏,静静放至香几上,手掌一摊,掌心躺着个闪幽幽的六芒石。
温禾认得,此乃昆仑天机石。
妙自言先生上课时曾摇头晃脑讲到:昆仑虚藏无数秘宝,天机石乃其一。若道行高深之人,耗损一定修为,可用此石窥得天机。
云汲轻抚对方发顶,“昨日,我用昆仑天机石为你卜了一卦,乃是吉相。所以说,此次遇难,你会逢凶化吉。莫怕,师兄自会护你。”
云汲走出小草房时,随手一挥,给屋院罩了一层结界。
回首一望,轩窗内灯火黯了,只檐角的琉璃风灯幽幽飘作一团,这才离去。
浅雪三更半夜纠集一帮师弟师妹,来草房子欲行绑架。
几人暗中打算好了,偷偷绑了温禾,连夜送去魔阴王朝,向赫连断多少表示一点仙门的诚意。
或许,明个午时,赫连断便不会来少室山找麻烦。
大师兄偏心祸头子水仙,他们可不惯着她。
浅雪甚至将日行八万里的雪鹄鸟喂饱了,只待将这个小作仙送出仙门去。
可不知谁往小草房罩了结界,且是隔音的那种。
一帮子人在院外叫嚷骂街挥剑甩鞭子丢石子,草房子内毫无动静,甚至连灯烛都是黯的。唯一生动的,是斑斑驳驳映在窗棂上的花枝月影。
浅雪气得叉腰,“亏她还睡得着。”
领一帮子人方要撤离,碰到拎着食盒来送饭的草二。
冤家见面,分外眼红,两人又隔空对骂了几回合。
草二抠鼻:“刁蛮恶毒大小姐,整天见不得别人好,你处处与温禾作对,别以为大家不知道究竟为何,你就是嫉妒大师兄对温禾好,大师兄待温禾就是同旁人不一样。看见没,檐角那个琉璃风灯便是大师兄送予温禾的,气死你气死你。”

黑月光攻略手札免费阅读

浅雪撸袖子:“你个区区狗尾巴草敢辱骂我。”
眼看着两人要掐起来,草二被后赶过来的竹已劝开。同行的师弟师妹们也劝阻着浅雪,双方这才各自归去。
这一夜,小草房因着结界,异常静谧。
直至临近午时,云汲才亲自到小房子撤走结界。想必,昨夜有心刁难之人,被结界所挡。
目前,他能给的,只有这点微不足道的保护。
温禾自屋内走出,眼下挂着两只浓郁黑眼圈,显见着没睡好。
昨晚,她用花界圣物—祖魂花铃,呼叫花神月倾。
呼了一宿,一宿没反应。
最后,花铃安慰她:“小主,别担心。我乃花界祖魂,灵力强大,我会保护你的。”
可是,面对强大的赫连断,花界祖魂真能护得住么。
若真能护得住,她希望护少室仙门安生。
虽然云汲师兄昨晚道,已用昆仑天机石替她问了卦象,乃是吉卦。
谁知,这是不是师兄的安慰之词。
那赫连断何许人也。光妙自言老先生上课讲得那些关于魔头的传闻,都足够她胆战心惊,何况落到魔头手里。
传闻,赫连断欺师灭祖,曾亲手将师尊的头颅拧下,屠尽同门手足三千余人。当年名动天下的天门派,被他一手灭门。
赫连断有个残忍嗜好,喜欢以拧断人脖子、再扬手将人化成骨灰的方式杀人。
凡落至他手里的,神魂俱灭,连复生的希望都没有。
温禾觉得,今日,她会死得尤其惨烈。
不远处的云汲,沐浴暖光之中,山风鼓动衫袍,端得忘尘脱俗。
再加上对方性子温谦,不知是多少少女的梦中人。
不但浅雪倾慕她,整个仙门的女弟子红着脸偷偷议论她,便是高岭之花郁子幽,看他的眼神亦带着几分道不清的暖意。
这样的一个人,很难不让温禾动心。
尤其他身上浅淡的白楠沉香,让人心安又舒服。
往日温禾失眠时,若闻到熟悉的白楠香,很快便能进入梦乡。
一梦香甜。
似连时光都静悄悄变暖。
温禾眯眸,甚觉今日日光多情。
她缓步靠近对方,每一步皆视死如归。
她心里清楚,当头顶日头移到正午,小命可能就没了。
命都要没了,还有什么纠结的呢。
最终,她停至云汲抵足距离,鼓起勇气,“大师兄,我……”
积攒的勇气,不知为何,瞬间泄底。表白的话卡在喉咙,温禾憋红了脸。
“你怎么了?”云汲关切问道。
温禾握拳,对上那双清澈到不染一丝尘埃的眼睛,“云汲,我喜……”
“昨夜未曾睡好?”云汲倏地打断她,随即轻柔地摸上温禾的发旋,“想得多,想得杂,自然睡不好。”
言罢,转身,衣袍旖旎摇曳而去,像极了天边捉摸不透的云。
温禾心底酸涩,大师兄是何等玲珑心窍之人,方才她露出诸多表白痕迹,他怎会不知。
他及时打断她,这便是他的态度吧。
告白被拒。
反正也知道,会被拒。
温禾涩涩一笑,跟上那片青衫衣角。

魔头讲究,正午初刻,如时抵达少室山。
他来时,铅云压顶,林木呼啸,风卷尘埃,鸟兽惊逃,有股子末世味道。
长老及仙门宗首,摆出的空中阵法被他一弹指破开。
众仙齐列,温禾站至太极阵中央,瞧见铅云中渗出缕缕灰雾,落地化形,乃玄服青年,翻飞卷发,五官绝美,堪堪落于太极五行屠魔阵阵眼。
来者指骨弯曲,虎口处随意卷着一册书。
正是大火的《赫连氏秘史》。
看封册,还是最新版。
没错,她H书男主角,来了。
本是一身凌厉杀机,因掌中卷着一册书,竟糅杂了一丝慵然。
只一眼,温禾不得不承认,她将男主画丑了。
她笔下的绝色之姿,对比眼前鲜活的魔头,不知逊色多少。
赫连断的眉眼五官太过稠艳,气势张狂凛冽,让他轻易成为众生万物中一道最浓郁色泽。
不止将人比下去,山川万物皆失色彩。
可惜,如此倾城绝色之人,是个大反派。
全仙门一级戒备,赫连断踩至阵眼中的墨靴稍移。
咔嚓几声脆响,阵法破碎,脚底土地寸寸皴裂,如破败蛛网。
随着屠魔阵法破开,赫连断眼尾勾出一抹张狂笑意,声调醇沉,透着压抑之力,“哪个是哂公子,给本君滚出来。”
温禾方要站出去,被左右两边的草二竹已给钳住臂腕。
两个同门日常与她最是亲近,温禾遭此劫难,两人有心无力,但真心不想就这么见温禾去送死。
温禾还未来得及安慰左右两位,只觉臀部一重,被身后的浅雪一脚踹出去。
那一脚,携满这位仙门大小姐多年累积的愤恨之意。
力道之重,差点让温禾飞起。
温禾踉跄大步往前冲,行将摔倒之际,下意识伸出右手拽住入眼的那片玄色胸襟,这才稳住步伐。
心下侥幸不过一瞬,倏然意识到更大危机。
视线沿着紧拽住的那片衣角上移,暗纹金线的领口,完美弧度的下颌,微抿的唇角上是挺翘的鼻柱……直至望见对方深如井冰的一双冷眸。
温禾怔了一瞬,视线覆下移,瞅着对方胸前那片被自己抓皱的衣角。
她终于意识到,魔头被她当众……袭胸了。

小编推荐理由

黑月光攻略手札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