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炮灰的那些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做炮灰的那些年(阮无痕姬琅)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阮无痕姬琅小说————我做炮灰的那些年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墨夷兰所著,讲述了穿成一个炮灰后。阮无痕淡定表示,问题不大。他选择把原本会一剑捅死他的主角姬琅养成一个废物点心。弱得连

阮无痕姬琅内容介绍

逍遥山山如其名,清明秀丽,山下鸟鸣花香,山上静谧幽恬,是个风生水暖的好去处。
诗人们愿意称颂这里,柳青丝,烟霞景,但逍遥山上住着的村民们从早到晚的看,只觉得晴天的时候这树绿的刺眼睛,雾天走道都打滑,没品出什么云雾飘渺的好来。
尤其近日来,更是热闹了不少。
雪燕看着面前这带着一家老老少少活像来踏青春游的一家子,有点发愁。
不过本着修仙之人不与凡人计较的好脾性,还是温言温语的劝道:“这孩子我是测过了的,是没有灵根的。山下便是客栈,你们不若回去休息几日……”

阮无痕姬琅全文阅读

“仙长,”为首的那个女人开口打断他,伸出一只饱经沧桑的农活手,将怀里的那孩子凑过来给他看,“您瞧瞧,这鼻子,这眼睛,这嘴!哪点像没有灵根的模样?你们肯定看错了,再给咱们看一回吧!”
雪燕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他只看到了这孩子硕大的鼻涕泡,颤颤巍巍的将破不破,瘪着一张嘴,在他娘怀里活受罪。
他着实无奈了,这女人实在难缠,仗着自己家就住在这逍遥山的山脚下,将自己七八个孩子都带来了,最小的不过襁褓,最大的比他还高,硬是将别的测灵根的孩子都挤到后面去,自己独占一隅天地,不测出来一星半点的灵根是坚决不走的。
这哪里是村民,这不是土匪么?
雪燕正头疼着,忽见天外有一白光,从远处不急不缓的飞着,呈出一道优美的弧度,与他们越来越近,最后化作一道人影,落在了雪燕面前。
来人一身白衣,腰间佩剑,踏过来的步子都透着一股仙气飘渺。
女人不禁看呆了。这人模样是真的好,女人活了小半辈子,没见过这么齐整的男人。
雪燕忍不住愣了愣——他不是第一回见到大师兄了,但每回看到那张脸,都忍不住有点失神。
他理了理心绪,恭恭敬敬的道:“大师兄。”
逍遥宗分为四宫,建在逍遥山四峰,各宫主皆是大能,其中白霜宫以剑为修,是整个逍遥宗的门脸支撑,天下第一的剑修在宫中坐镇,是无数人削尖了脑袋也要挤进去看一眼其风光的地方。
可惜宫主若寒君平日虽然是好脾气的人,收徒眼光却极挑,除了十年前出去游历收了一个野路子,便再没有其他徒弟了。
这个野路子虽然来的晚,辈分却高的要命,除却各宫门宫主长老,何人见了都要敬一句“大师兄”。
大师兄——阮无痕眉目淡淡,眼神一扫就知道大约发生了什么事。
不外乎它,逍遥宗作为天下第一大修仙门派,每十年都会在山下为十五岁以下幼童测灵根,若是测出来天赋高的,直接就拎回去给各宫各山看一看,谁看顺眼了就收回去当个徒弟。
不过这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这十年里就这么几天时间,五湖四海的凡是家中有小孩的,都定是要不远千里的来试一试,以至于鱼龙混杂,每次都会闹出点不愉快。
女人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测不出来灵根便耍起无赖,不像是来测灵根的,倒像是来踢馆子的。
好在逍遥宗底蕴深厚,任这群凡人踹个几千脚也撼动不了分毫。
只是可怜了每回过来的小弟子,被这些无理取闹的凡人扰的再烦,也不敢违背门规对他们出手,只得一点点哄着。
女人见到阮无痕,像是沙漠里的流浪汉看见了一片绿洲,十分惊喜道:“这位是仙人吧?这位肯定是仙人了!”
阮无痕温和道:“过誉。”
阮无痕看向女人,目光温和:“姑娘有什么疑惑,可尽与我说。”
女人活这么多年,小时候被人叫贱名,大了以后被人喊大婶,就是没被人称作过“姑娘”。
她对着阮无痕那张俊脸,当下由一个市井女流氓变成了端庄闺秀:“仙人可否帮小子看看,我觉得这孩子大约摸是有些灵根的……”
阮无痕并未否认,只是并指搭上了这小孩儿的胖手,略一停顿,便自然的收回来了。
女人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仙人?这孩子是不是……”
阮无痕摇摇头:“灵根过浅,不适合修行。”
女人急了:“怎么可能,您再看看……”
“不过,”阮无痕话锋一转,“这孩子倒是有些慧根,将来若是读书识字,入仕为官,会有一番作为。”
女人闻言不禁又悲又喜,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终于抱着孩子弯下腰:“多谢仙长指点。”这便拖家带口的下山去了。
雪燕看得目瞪口呆,深深觉得自己道行还不到家,在这与那妇人扯了半个时辰,还不如师兄两句话有用。
不过他还是疑惑,师兄从何处看出那孩子有慧根,依他的面相看,分明是个以后拿锄头都要砸脚的痴儿。
阮无痕看了他一眼,雪燕只觉得这一眼依旧温和,却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阮无痕道:“宗里就派你过来撑场子?”
雪燕直觉这不是什么好话,但也只能点了点头。

我做炮灰的那些年免费阅读

阮无痕淡淡道:“下回机灵点,要是什么人都能来起个事端,逍遥宗改名叫菜市场不是更好?你说呢?”
雪燕吓得一个激灵,忙道:“是,多些师兄教诲。”
他心里不由苦笑——这位大师兄名满逍遥,凭着出名的脸,出名的修为,以及出名的……不说人话。
不过若是看到他那张脸,大概是个人都觉得此人定是良善之辈。
阮无痕轻哼一声,来的快去的也快,一阵风似的飘走了,似乎只是过来帮他解个围。
雪燕回过神,暗中感慨了一番大师兄的莫测,又端坐回了椅子上:“下一个。”
*
白霜宫对的起它的名字,终年积雪不化,旁人若是想到这宫知会一声什么,都是要先里三层外三层裹一番,再取个火珠放在身上的。
而此时在那冰天雪地中却立了一个男人,不怕冷似的,只着一身单衣,头发不甚端庄的披散着,却因着那张俊俏的脸而显得格外肃穆。
外头传来了轻微的声响,紧接着是飞剑入鞘的声音,男人看也不看,专注着将手上三根香插在了这雪地上,飘然的往外冒着白烟。
阮无痕一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幕,忍不住问:“您这是给谁上坟呢?”
男人慢悠悠的伸手将一边的剑拎了起来,这才回头屈尊降贵的看了阮无痕一眼:“没大没小。”
阮无痕与他师父相处近十年,早就免疫他一切装模作样出来的冷脸,他想了想:“是二师叔?”
若寒君没接这茬,他叹口气道:“你这出言不逊的恶习何时能改改?”
阮无痕笑开了,颇为散漫地道:“徒儿有分寸,您见我何时因为口舌之辩给您惹出过事端来?”
若寒君十分忧虑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不肖徒弟,生怕他日后因为得罪人而被乱棍打死。
若寒君摇摇头道:“你若是有一天死在外边了,定是因为你这张嘴——此次开山大会,你去看看罢。”
开山大会便是将从山下搜罗来有灵根的那些孩子聚在一起,送到山上,在经过一些似是而非的比试后,决出个一二三四名来,再由各宫主挑选收当弟子。
不过比起其他三宫,白霜宫向来是不会掺和这档子事儿的,毕竟整个山峰上上下下,除却这一师一徒,也只有一个帮忙打杂的凡人,平时还因为畏寒,见天儿的见不到人影。
若寒君喜静,但凡遇上点热闹的事儿他都是避之不及,实在躲不过去了,就派出阮无痕去走个过场。
阮无痕闻言心中一动,这话就是若寒君不说,他也当是要去开山大会上瞧一瞧的。
因为此次参加大会的幼童中,有一人是“主角”。
不错,阮无痕是穿书来的。
不过他不同于如海如潮的穿书大众,他是在这片地上土生土长起来的,直到十五岁入了逍遥宗,拜入若寒君门下,才偶然间恢复了前世记忆。
而这本书也不是他生前读过的,而是他突然有一日在自己的卧房里发现的一个画本。上面记载了一人生平,从一无所有到得道飞升,俨然是一本修仙爽文。
起初他并未在意,但在看到其中熟悉的人名情节后,才发现自己就在这本书中。
阮无痕惊疑不定的来回翻看,终于发现自己在这本书中,扮演的竟是一个炮灰反派——因为嫉妒主角,后来叛进了魔教,最后陷害主角不成,反被主角一剑斩杀。
阮无痕不信邪,决定书中写什么,他就反着来什么,叛逆的仿佛中二少年。
于是他在见到书中写“阮无痕勤于修炼,闭关一年,出来后便惹来了天劫,至此跻身于天下剑修”后,仔细思索了一番,决定在“闭关”的这一年好吃懒做,完全的将修炼这回事扔到了一边,气的若寒君险些将他赶下山去了。
可惜没甚大用,到了该引天劫的时候,他在吃喝玩乐中照样将天劫引来了,还因为一年疏于修炼,差点把命搭进去,最后是若寒君及时赶到,把他半死不活的捞了回来。
而且经此一劫,阮无痕名声大动,彻底响彻了五湖四海,结局竟与书中殊途同归。
若是阮无痕是个柔弱性子,到此也就认了,左不过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至少还有几十年好活。不过阮无痕此人大约天生是个倔驴,表面是心平气和的谦谦君子模样,心底那股中二的劲儿没有散的时候,反而越挫越勇,坚决与这本书斗到底了。
想来今日是他与这书斗了十周年的大日子,他打算凑个纪念礼包,一会儿直接将那主角挑出来后扔出逍遥宗,让他打哪来回哪去。
阮无痕下定决心,就对着若寒君施了一礼,翩然而去了。

小编推荐理由

我做炮灰的那些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