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我嫁给了渣攻他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替身的我嫁给了渣攻他叔(金池虞临渊)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金池虞临渊小说————替身的我嫁给了渣攻他叔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北罗所著,讲述了金池是裴大少娇养的替身金丝雀。所有人都以为他爱裴昼如命,不图名不图利,甘做没名没份的地下qingre

金池虞临渊内容介绍

听说裴大少的白月光回国了。
那……金池该去哪儿?
这条劲爆消息在工作室内部群都传遍了,知情人兴奋地吃起瓜来。
:我赌不出一周,金池肯定被甩
:好歹做了两年乖巧温顺的地下情人,不至于吧

替身的我嫁给了渣攻他叔金池虞临渊全文阅读

:怎么不至于,大少娱乐圈顶流第一人,小叔更是华国首富,找对象怎么也得门当户对吧
:听说白月光前段时间还拿了国外音乐奖,金池除了一张脸能看,还有哪能比?
……
聊到最后,大家感慨:所以男人还得有事业。
金池退出卧底小号,赞同地点了点头。
作为一个职业打工人,他任劳任怨,全年无休,在任职的七百一十二天里,把替身事业做大做强,挖掘到了极致。
不就是因为事业心太强吗?
客厅里漆黑描金的落地钟发出整点声响,提醒着早餐时间到了。
金池穿上大少爷指定的素白围裙,轻门熟路去了厨房做早餐,等端着餐盘出来时,客厅的米色沙发上已经坐了个人。
男人刚起床,洗了澡,微卷的发尾还在往下滴水,套着宽松的黑色毛衣,蜷进质地柔软的沙发里,听着耳机里录制的新歌片段。
这就是他的老板,裴昼。
金池放下餐盘,端了杯热水过去,声音很轻:“少爷,润润嗓子。”
裴昼眼皮也不抬,懒懒接过。
和往常一样,金池取来吹风,轻手轻脚吹起了头发,从他的角度,恰好能看见男人英俊的侧脸。
裴家祖先来自西欧,因此裴家人的轮廓比普通人更深邃,鼻峰更挺拔,耳骨处还戴了极为张扬的黑色耳钉,越发显得桀骜不驯。
比之相貌,他最令人望尘莫及却是家世。
裴昼小叔,那位一手创造庞大商业帝国的神话,据传至今无妻无子,因此不管裴昼如何桀骜不驯,到最后,必将继承小叔那富可敌国的家业。
不过这和金池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他只谈钱,不说爱。
吹了几分钟,裴昼经纪人打来了一通电话。
“名额被抢走?”裴昼听了几句,不悦道:“我每年在你们身上花了那么多钱,连个资源都谈不下来。”
经纪人小心翼翼解释:“这回不一样,陈导亲自选的曲子,我们的人脉根本用不上。”
陈导是国内最誉盛名的导演,此次呕心泣血花了几年时间执导了一部新作,十分重视,连配乐相关都得亲自拍板决定。
裴昼作为斩杀过无数金曲奖的当红顶流,特地送去几首自己精心创作的曲子,原以为这事十拿九稳,没成想出了岔子。
“行了。”
裴昼耐心告罄,只问:“最后选了谁?”
经纪人迟疑片刻,“……繁星。”
一听见这个名字,裴昼头皮突突地跳了起来,烦躁地捋了捋头发。
繁星?
怎么又是他!
繁星是半年前横空出世的一匹黑马,最先只是在某平台发了几首曲子,火起来的速度惊人的快,短短几个月,以势不可当的气势杀进了娱乐圈。
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背后有什么资本。
只知道繁星似乎和裴昼有仇,连续抢走了好些团队力争的资源,这次又来,裴昼都怀疑这人故意和他作对了!
裴大少爷出道以来哪吃过这种大亏,臭着脸吩咐经纪人:“去查查那个繁星,到底什么来路,嘶——”
话音刚落,头上蓦地传来一阵刺痛,他皱眉看去,却对上一双无辜的眸子。
“怎么了?”金池的眼型很漂亮,眼尾微挑,垂眸看下来时的一瞬间,似是盛着满满的情意,仿佛刚才不小心拽掉几根头发的人不是他。
看着这张与那人有几分相似的脸,裴昼烦闷的心情稍缓,口中习惯性斥责:“笨手笨脚的,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类似的对话两年内时常发生。
金池关掉吹风,跟哄小孩子似的熟练附和:“是是,少爷知道我的。”
裴昼哼笑一声,没觉得不对。
他怎么会不知道金池。
如果说那人是遥不可及的白月光,那么金池就像一株依附着他生长的藤蔓,笼子里娇养的金丝雀,除了满心满眼爱他,什么都不会。
离开他,恐怕连生存都成问题。
裴昼无趣的来到餐厅,看见大理石饭桌上,被煎得表皮金黄微焦的鸡肉,热气腾腾的法式蘑菇浓汤时,眉目舒展了不少。
只是这刚生出的好心情,在看清金池的脸瞬间,消失殆尽。
他盯着金池的嘴唇,神色骤冷:“你涂口红了?”
极少数见过金池的人都对裴昼夸过金池,说他有一张极漂亮的脸,乌发雪肤。只是真正的美人向来内外兼修,像他这样木讷呆板的花瓶美人,美则美矣,却毫无特色。
弃之可惜,留之无味。
裴昼从来记不住金池的五官。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他的肤色实在太白,发色过于浓黑,衬得唇色红得像沾了血,多出几分玫瑰色泽般的潋滟。
金池眼皮子一跳,立马意识到了问题。
白月光唇色较浅,五官线条偏柔和,为了不让老板违和感太强,每逢上班日,他都会提前上妆——
修容。
粉底遮盖唇色。
遮瑕点掉鼻尖小痣。
谁料下午吃瓜太沉迷,不小心蹭掉了唇上的粉……
金池微微自责。
老板对他这么好,朝九晚六不加班,每月工资高达七位数,还有时不时的昂贵礼物——花了这么多钱,就为了定制一个抒情版替身白月光。
结果他还频频劈叉,惹老板生气。
实属不应该。
“早上不小心吃了点芥末,太辣了。”金池睫毛轻颤,像不安的蝶翅,“不可以吗?”
他喏喏的模样,看得裴昼眉头更紧:“我不喜欢。”
金池点头,“明白了。”
和往常一样,他不问为什么不喜欢,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认真记下,看起来听话又软糯:“少爷不喜欢的我都记下来,以后就不会再发生了。”
看着金池全然信赖的眼神,裴昼因想起那人剧烈波动的情绪,都平复了许多。
他想,和金池发什么脾气呢。
他什么都不知道。
意识到自己吓着他了,裴昼神色稍缓,用刀叉切开嫩滑的肉质,随口安抚,“最近有没有想要的礼物?”
金池眼睛顿时亮得惊人,“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裴昼被他夸张的财迷模样逗笑。

替身的我嫁给了渣攻他叔免费阅读

裴昼不是吝啬的人,这两年前前后后给了金池不少钱,却从未见过他给自己买过什么,穿的用的,全是他送的东西。
他知道金池不爱钱,只是金池想要的他永远给不了,便懒得计较对方那点想取悦他的小心思。
“给经纪人说一声,让他给你送来……”
话音未落,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裴昼说话时脸上还带着笑,左手端着温热的杯子,目光落在屏幕上跳动的名字上,声音戛然而止。
骆闻希,白月光的名字。
杯子摔落在大理石桌面上,飞溅的碎片划破掌心,他却浑然不觉。
金池连忙去取医药箱,“少爷,手流血了。”
裴昼猛地推开金池,失魂落魄地起身。
拿着消毒酒精的手僵在半空,金池讶然抬眸,像完全没料到这一出,嘴唇微张,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看上去茫然又无助。
而裴昼根本没有看他一眼,接通电话,转身上了楼,压不住喜意的声音渐远:“闻希,你回国了?”
金池低着头一动不动,神情被额前碎发掩盖。
直到楼上传来卧室门关紧的声响,他才缓缓直起身,漫不经心地擦拭被裴昼拍过的手背,用过的棉签,被精准投进垃圾桶。
随后抬头,露出几乎压不住笑意的脸。
啊,真是太好了。
看老板迫不及待的样子,接完电话就得出门,多亏了白月光,今天居然能提前下班。
金池动作麻利地收拾完狼藉现场,等了好几分钟,楼上的电话粥都没煲完。
闲着无事,翻出方才只匆匆记了重点的素材本子,回想着又添了些细节,怕晚点忘了。
——这可都是钱。
正感叹着,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金池看了眼来电显示,备注付晨,点了接听。
“小池,陈导那边过了!你可真牛逼,连裴昼都不是你的对手,大快人心啊!”
隔着电话也掩不住付晨的幸灾乐祸,他搓着手,期待道:“你们什么时候分手?我已经等不及想看他知道繁星是你的表情了,一定很有意思!”
付晨是金池的发小,两人在同一个孤儿院一起长大,互相扶持,感情非常好。
三个月前,金池终于还完了身上背负的大半欠债,身上轻松了许多,便以繁星为艺名,在网上发布了自己创作的曲子,没想到一举成名。
付晨恰好也从事这方面职业,干脆辞了职,专心给金池当经纪人,接洽各种商务资源,他一直以为金池和裴昼是正常恋爱,对裴昼冷淡的态度向来不喜。
今天的假发套好像戴太紧了,不太舒服,金池对着客厅墙上的镜子扯了扯柔顺得不真实的黑发,无奈开口:“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和裴昼各取所需,没有谁对不起谁,你不用特意针对他。”
没了特意挂上的温顺柔软笑容,镜子里神态散漫的青年,多少能看出几分昳丽之色。
手上力道大了些,不小心扯落一角,露出黑发下尤为耀眼的一片白金色。
金池:“…….”
金池顿了一下,往楼上飞快地瞥了一眼,确定没人看见后,原样给遮了回去。
两年前,他被带到裴昼面前,签订了两年恋爱协议,裴昼非常大方,除了每个月一百万的生活费,还送了他不少礼物,转手都卖出了高价。
由于裴昼不常来,他不得不一个人住着市价上亿的别墅,吃喝住行全是顶级配置,只需要扮演好白月光,偶尔给心血来潮过来的裴昼做一顿饭。
说实话,这两年的替身生活他个人还挺满意的,眼看离协议结束只差几天了……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人,他希望能完美地结束这段替身生涯。
此后一拍两散,再也别见面。
付晨不知内情,毫不在意道:“圈子就这么大,资源有限,算不上什么故意,竞争对手罢了,再说——”
他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平时怎么对你的,招之则来呼之则去,根本不懂什么叫尊重。咱们以前在西街混的时候,谁要是敢骂我一句,你第一个折了他的手,怎么偏偏就对这个裴昼,跟个软面团似的不生气?就这么喜欢他?”
生气?
金池直接忽略了最后一个问题,想了想,他又不是圣人,有时候当然会有点生气。
只是——
“没办法。”金池深深叹了口气,“一看见他那张脸,我就气不起来了。”
付晨一愣,被如此朴实无华的理由惊住了。
这股莫名其妙的渣男味怎么回事?
好半天才呐呐开口:“得,没想到你还是个隐形颜狗,你就当我白操心了……哥这边什么类型的美男都有,虽然比不上裴昼那张娱乐圈一绝的脸,胜在新鲜,你要是腻了就找我,哥给你介绍。”
金池心不在焉道:“再说吧。”
恰在此时,楼上响起了开门的声音,金池低声说了句下次再聊,抬头,正好看见裴昼从卧室里出来,眉里眼间充满了愉悦。
看来要和白月光见面了。
考虑到他刚才冷漠的态度,金池适时地露出委屈的表情,拭了下眼角不存在的泪,哽声道:“少爷要出门了?我去给你拿衣服。”
裴昼听出来了,愉悦之意敛去,认真打量了几眼自己养了两年的小金丝雀。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金池一天比一天更像骆闻希,尤其是那种天真而纯粹的气质。
这让他心情有些复杂。
可惜假货到底是假货,眼下正主回来了,他没必要在替身身上投入注意力。
片刻,裴昼换上了金池拿来的衣服,里面是柔软的浅色衬衣,外面搭了件质地考究的羊绒外套,底下穿着被熨烫平整的西裤。
他站在镜子前看了几眼,颇为满意。
要说金池虽然没什么优点,但审美还不错,每逢重要场合,都由金池亲手给他搭配服饰,从不出错。
每每穿出去,都能得到一片赞扬。
裴昼自顾自扣着袖扣,却没注意一旁默不作声的人,正神色恍惚地看着他。
镜子前的男人微微低着头,格外挺拔的轮廓隐没在阴影中,穿着讲究斯文,长身玉立的往那里一站,不说话时,意外地显露出清冷矜贵之感。
刹那间与脑子里的一道人影重合。
扣好了袖口,裴昼急着出门,不耐催道:“好了没,还缺什么东西?”
一说话,气质瞬间破灭。
怔怔了好半天的金池,迅速回过神来。
他说话声音温柔得很,跟浸了水似的,像在对情人说柔软的情话:“你这样穿,比平日的好看。”
裴昼一时间耳朵有些发痒,以至于短暂地忘了骆闻希几秒,不自在地别过头:“……也就那样吧,夸张。”
金池不吭声,只是看着他。
怎么会夸张呢?
毕竟他花了足足两年的功夫,才将穿衣风格不羁随性的裴昼,一点点改造成了这个风格。
这样看上去。
更像了。

小编推荐理由

替身的我嫁给了渣攻他叔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