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气人又撩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气人又撩人(崔肆意)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崔肆意小说————她气人又撩人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赵缓缓所著,讲述了国子监司业薛景恒君子端方,克己复礼,是京城闺秀心心念念的萧郎,不料却被乐舒郡主崔肆意捷足先登了。闻此

崔肆意内容介绍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京城杨府的后花园里,人来人往,精心装扮的少女或吟诗作画,或凭栏赏花,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怎么乐舒郡主今日没有来?”
“你忘了她前两日一脚将长宁伯世子踹到了湖里?原本就嚣张跋扈的名声,这下更坐实了,怕是无颜出来见人吧!”
“赵王和王妃本就为她的婚事发愁,如今更是雪上加霜了……”

崔肆意全文阅读

两个女子一唱一和地说着悄悄话,面上虽略有忧色,但嘴角的嘲讽和奚落,却是掩都掩不住的。
“怎么孙小姐和吴小姐这么关心我的婚事吗?”
一个身着鹅黄色齐胸襦裙、梳着单螺髻的少女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双手环胸,略歪着头审视着眼前的两人,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虽说气焰有些嚣张,但乐舒郡主的美貌却是公认的。
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肌肤嫩得能掐出水来,柳眉弯弯、鼻梁挺翘、朱唇皓齿、梨涡浅浅,最妙的还是那一双眼睛,不笑时只觉清澈如水、惹人怜爱,浅笑时又觉温柔娇媚、动人心弦。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美极!美极!
人人都道乐舒郡主清丽若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纵是没有精心打扮,只要她一出现,依然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只可惜这性子太过张扬……
否则以这样的容貌和出身,想要求娶她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婚事又何至于艰难?
反倒让温婉和气但容貌家世略逊于她的户部杨侍郎的嫡长女杨西雨贤名愈盛,成了京城世家夫人心中的标准儿媳。
今日是杨西雨主办的茶会,宴请人数众多,这其中,许多人从前并未见过乐舒郡主,对这位传闻中的郡主好奇得很,现下好不容易见了,眼神中不免就带了几分探究。
不过孙宁和吴玉香可没这么好的兴致,两人耷拉着脑袋,畏畏缩缩地站在那里。
人家是郡主,她们父亲的官职到赵王面前根本不够瞧,本来只是想过过嘴瘾,没成想却被人抓了现行。
“郡主,她们也是无心之失,想来现下已经知道错了,郡主不如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女子以端庄贤惠为美德,如此既能成全郡主的美名,又能让她们心中记郡主个好,何乐而不为?”
杨西雨从人群中款款走了过来,她今日是主角,自然是精心打扮过的,一袭樱粉色百花蝶裙在阳光下光彩夺目,头上的蝴蝶发簪更是雕工精细、栩栩如生,挪动脚步时一颤一颤的,活像要说话似的。
只可惜和乐舒郡主站在一起,瞬间失了颜色。
杨西雨心中懊恼,脸上的笑容却恰到好处,任谁看了也找不出一丝破绽。
“不好意思,我父王和母妃没教过我端庄贤惠,他们只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要我活得嚣张跋扈、肆意妄为,要不我怎么叫崔肆意呢?”
崔肆意笑容甜美,说出来的话是一贯的气死人不偿命。
怕场面控制不住,杨西雨只得缓缓挪动脚步,走到崔肆意身旁,低声耳语。
“崔肆意,你今天就高抬贵手一次,行不行?”
“杨西雨,你天天装贤良,装得累不累?”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天生就含着金汤匙出生?我不这样,我怎么找好夫婿?怎么过人上人的日子?”
“可我凭什么帮你?”
“你九岁时,抢了我一个糖山楂,我可还记得!”
“……都多少年的老黄历了,你现在跟我提这个?”
“所以你帮还是不帮?不帮的话,我嫁不出去就去赵王府,吃你的喝你的……”
崔肆意向杨西雨投去一个算你狠的表情,轻声道:“今日就算了,若是以后有谁敢在我面前乱嚼舌根,休怪我不客气。”
“至于我的婚事,自有我父王和母妃做主,再不成还有皇伯父为我做主,用不着旁人担心。”
没错,崔肆意之所以能够如此嚣张,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父亲赵王是当今圣上景祐帝唯一的同胞兄弟,而她是景祐帝的嫡亲侄女。
若是旁的不受待见的王爷之女,也就罢了,可赵王是景祐帝最疼爱的弟弟,而且景祐帝膝下无女,只有六位皇子,自然对这个侄女愈加疼爱,一出生便赐了“乐舒”的封号。
孙宁和吴玉香见崔肆意不计较,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
杨西雨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若是崔肆意执意不肯放过,她还不知道今日的事情要如何收场。
要是搞砸了她的茶会,害她嫁不出去,她做鬼也不会放过崔肆意。
“多谢杨小姐的邀请,只是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各位继续。”
崔肆意冲杨西雨微微一笑,转身走出亭外。
“哼,当着郡主的面不敢说,就知道在背地里嚼舌根,奴婢最看不惯这种人了!”
芸豆走在街上还有些为自家郡主鸣不平。
崔肆意看向旁边:“茴香你说。”
“不过是些小鱼小虾,郡主给她们个警醒也就是了,若是处置太过,反倒有碍郡主的名声……”
“虽说郡主现在……也没什么名声可言……”
最后那句茴香是哼哼着说的。
崔肆意没好气地瞅她一眼,平日里茴香是最稳重知礼的,没想到今日也这般打趣她。
“只是按郡主平常的脾性,也不至于真为难她们,郡主又何必逼着杨小姐来求您?”茴香伺候崔肆意多年,再了解她不过。
崔肆意唇角微翘:“好玩。”
是的,崔肆意和杨西雨自幼相识,只是旁人是情深意重的好姐妹,她俩却是相看两生厌,她嫌杨西雨虚荣,杨西雨嫌她张扬,所以两人在人前,从不显露彼此的交情。
她称杨西雨杨小姐,杨西雨唤她郡主。
尽管如此,崔肆意有时候还是有些恶趣味,就比如刚才。
不多时,写着“赵王府”的黑底鎏金匾额,便赫然出现在眼前,匾额下方,左右两边,各蹲着一只大石狮子,看着又威武又霸气。
整个大梁,除了皇宫,再没有比这更富贵的去处。
崔肆意进王府时,一个身着棕色衣裳的管事,正指挥着二十来个小厮在院子里打扫,见了崔肆意,都顺墙垂手立住,打头儿的管事上前请了一个安。
“奴才见过郡主。”
崔肆意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待进了萱堂,只见两个妾侍白氏和柳氏,正在给赵王妃请安。
赵王妃今日梳的是倭堕髻,鬓间斜插一支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与身上的牡丹花细丝褶缎裙很是相衬,举手投足间,无不彰显着大家闺秀的温婉端庄。虽已年近四十,但因保养得宜,看着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
当下,她见崔肆意回来了,哪里还顾得上那两个妾侍,随意摆了摆手,白氏和柳氏就恭恭敬敬地站到了一旁。
“阮阮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今日茶会上可玩得高兴?你父王和哥哥午后就去狩猎了,我还说没人陪我呢!”
赵王妃将崔肆意拉到跟前,嘘寒问暖。
她本就对这个女儿疼爱有加,自从女儿前些日子大病一场后,赵王妃这心里更是患得患失,恨不得整日整夜守着她。
虽然有人说阮阮病愈后,这性子比从前更加张扬,可这又有什么要紧?
她的阮阮本就是金枝玉叶,她有张扬的本钱。
别人怎么说,她不管,她的阮阮活得开心最要紧。

她气人又撩人崔肆意免费阅读

没错,崔肆意嚣张跋扈的大名下,竟然有这么软和的一个小字。
据说是赵王妃嫌丈夫给女儿起的名字太过张扬,才用“阮阮”二字来压一压。
“没什么意思,母妃让我去,我才去的,不过下次我可不去了。”
赵王妃见她态度蔫蔫的,就知肯定不是没意思这么简单,说不定又有人在茶会上说了什么闲话,她本想着自家女儿如花似玉,多在这些场合上露露脸,以后的婚事也能顺利些。
虽说王爷的女儿不愁嫁,但因崔肆意行事张扬,这两年竟没人敢上门提亲,眼看着女儿已经及笄,赵王妃心里难免着急。
按理说,以赵王和景祐帝的关系,看上了哪家儿郎,大可请景祐帝直接赐婚,可赵王妃还是希望未来女婿是真心求娶,如此女儿婚后也能过得好些,想不到却惹得自家女儿受了委屈,顿时心疼得不得了。
“好好好,都依阮阮的,不过,若是阮阮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和母妃说,母妃一定为你做主。”
说话时,还有意无意地瞥向一旁的白氏和柳氏。
完了,完了,王妃又在臆想她们要害世子和郡主了!
天地良心,她们哪敢?
王妃是前礼部侍郎潘岫屹的嫡长女,多年来和王爷恩爱有加,又生下一双儿女,她们不过是圣上随意赐给王爷的舞姬,入府多年,并无所出,身后也没有强有力的母家,根本无力与王妃抗衡啊!
可即便如此,王妃还处处防着她们,担心她们要害自己的一双儿女。
苍天可鉴,世子崔绍年轻有为,是王府未来的继承人,她们以后怕是还要靠着世子过活。
至于郡主崔肆意,虽说是个女儿,但却甚得王爷宠爱,而且人如其名,行事非常肆意,她们是脑子被驴踢了,才敢去招惹她。
但是王妃自带母爱光环,仍然觉得自己这一双儿女柔软善良,需要她这个母亲的悉心保护。
崔肆意自然不知两个侍妾的心思,她这边安抚好赵王妃,就带着两个丫鬟出了萱堂,主仆三人在走廊静静走着。
“其实,奴婢心里一直疑惑,郡主那日为何要将长宁伯世子踹到湖里,他对郡主出言不逊,郡主大可向王爷告他一状,不怕长宁伯不收拾他,没得白白连累了郡主的名声。郡主从前行事,虽也有些争议,但到底不像如今这般……”
崔肆意随意瞥了茴香一眼,你不明白,你怎么会明白呢?
她又想起她生病时做的那个梦。
梦里忽明忽暗,时空变换,她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着另一个她的生活。
梦里的她嫁了国子监司业薛景恒,但依旧作天作地,对薛景恒不理不睬,薛景恒也无心管她,一心扑在政事上,在其伯父薛律致仕后调任吏部,自此青云直上,成为当之无愧的权臣,之后宫中发生政变,有黑衣人潜入府里,想要挟持她,用来威胁薛景恒。
幸亏她提早得到消息,换了丫鬟的衣服,打算偷溜出去,结果好巧不巧,撞上了上门求薛景恒办事、结果却被黑衣人挟持带路的长宁伯世子周连敬,周连敬这个挨千刀的,一眼就认出了她,而且还说什么薛景恒爱她爱得要死要活,让黑衣人赶紧抓住她,再之后她就被挟持了。
如果说看到这里,崔肆意还能勉强接受的话,下面的,她就接受不了了。
她因一时紧张,弄断了袖子里的藕粉玉手串,接着脚下一滑,脖子正好撞上了蒙面人手中的刀刃,死了。
没错,她竟然是这么个死法!
这简直不能忍,好吗?
梦醒后,崔肆意又生气又疑惑,一边觉得自己应该不至于这么倒霉催的,一边又觉得万一是真的怎么办,于是她私下求证,发现表面正经的王寺丞竟然纳了青楼女子为妾,醉心古籍终身未娶的杜编修竟然有龙阳之癖……
没错,梦里的她和现在的她一样,不仅爱话本,也爱听八卦。
这些就是茴香说给梦里的她解闷的。
什么?既然预知了结局,就应该夹起尾巴做人?
那不可能!
只要她崔肆意活着一天,就必须肆意一天。
所以那日在玉带湖遇见周连敬,她气得都要冒烟了。
更别说周连敬见她孤身一人,还将她当成了美貌可欺的柔弱女子,竟敢对她出言不逊。
行,梦里周连敬为求自保指认她,她不怪他。
可新仇加旧恨,她将他踹到湖里撒撒气,总没问题吧?
事后,长宁伯带着礼品上门致歉,崔肆意看在周连敬染了风寒、几日都下不来床的份上,也就不计较了。
虽然周连敬这里的气是解了,可一想到自己红颜薄命,以后都不能像现在这么嚣张了,她还是有点难过。
于是崔肆意废寝忘食、认真梳理了一下当时的梦境,准备揪出幕后黑手,然后想法子除掉,永绝后患。
宫里发生政变,那就说明护着他们的皇伯父不在了或者被胁迫了,那么这个幕后黑手是边疆的几位庶出王爷,还是宫中的几位皇子呢?
宁王?皇祖父在时就野心勃勃。
福王?见谁都笑呵呵的,但谁知是不是个扮猪吃老虎的?
宫中孟皇后嫡出的九皇子年幼,而几位庶出的皇子却早已成人,哪个又是好相与的?
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包天?
事实证明,她一个嚣张郡主,再怎么认真,也是搞不明白朝中这些弯弯道道的。
果然,话本子里那些废柴子弟突遭家变、洗心革面就能考取功名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事实上,废柴就是废柴。
但是,她又实在不想坐以待毙。
于是她选择了最简单最有效的一条路—抱大腿!
她不会,总有人会啊!
“茴香,我让你打听的事情,打听到了吗?”
茴香没想到自家郡主的思路跳的这么快,有些怔愣地点了点头,将怀里的小册子递了过去。
薛景恒,年方十九,前年的科举榜眼,现任国子监司业,薛家二房独子,父亲薛行在薛景恒六岁那年病逝,母亲姜氏自缢殉情,薛景恒是由他的大伯父也就是现任太傅的薛律和其妻周氏抚养长大……
年轻好看又能干,上面还没有公婆,妥妥的好夫婿人选啊!
也不知道梦里的自己到底在挑什么,早点抱上薛景恒的大腿,也不至于落得这么个下场。
没错,虽然梦里的她和薛景恒感情不和,但这辈子,她还是决定嫁给薛景恒。
无他,保命要紧。
梦里的她临死前,隐隐约约听茴香说薛景恒已经控制住了宫里的局势,让她再等一等。
那就说明她只能上薛景恒这条船,嫁其他人都有站错队的风险,而宫里如果发生政变,王府这边的情形也不会太好。
为了自己,为了王府,她都只能选择薛景恒。
不过这次,她要让薛景恒死心塌地地喜欢她,然后义无反顾地保护她!
崔肆意扬起唇畔,摩拳擦掌,翘首以盼。

小编推荐理由

她气人又撩人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