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王爷盛宠妃)在线阅读-孟知卿司空屿清冷王爷盛宠妃最新章节

小说简介:精选热书《清冷王爷盛宠妃》由知名作者七岁最新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孟知卿司空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望亭阁里,孟知卿神情莫辨的看着精贵香炉里冉冉升起的轻烟,半撑…

第18章 计划

望亭阁里,孟知卿神情莫辨的看着精贵香炉里冉冉升起的轻烟,半撑着头慵懒的问:她们打得竟是这个主意?

佩姨站在下头,想起刚刚从其他下人那儿听来的话就忍不住心里的怒火。

她早先就从绿桐那儿得了孟知卿的吩咐,给了点儿好处求先前在厨房交好的一个小丫头,让她去给冬暖阁送吃食的时候留点儿心,帮忙听听她们在说些什么。

虽说那小丫头没听到几句,但仅仅是那句想把小姐许配给那个什劳子宋家表哥宋超就够让她气急了的。

佩姨恶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她们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他是个什么身份,还想跟小姐攀上关系,我说出来都怕污了小姐的耳朵。

在孟知卿身后站着的绿桐也是小脸都气得通红,五官都紧紧的皱在一起,对啊对啊,小姐,宋姨娘她们真是欺人太甚,就是欺负您…

话没说完,绿桐又猛地停住,小心的看了孟知卿一眼,生怕自己莽撞的话会勾起她什么不好的回忆,平白惹得她伤了心。

看到孟知卿神情没有半点变化,绿桐这才悄悄松了口气,继续说着,语气也不禁染上了浓浓的担忧。

小姐,可若是宋姨娘硬是要把您许配给那个什么宋家表哥,那可怎么办啊?

佩姨刚才气冲冲的从外面回来时,她就知道了这个消息,连忙趁着那什么宋家表哥还没出府的时候特地赶过去看了趟,顿时心都凉了半截。虽说那宋家表哥看上去像是人模人样的,举止言行上也挑不出来什么差错,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姐定是不能许配给他的。

可是现在孟丞相和府中的人都向着宋姨娘那边,小姐的处境很是危险啊。

孟知卿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语气却一如往常的淡定:急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自是不可能会让她们得逞的。

想了想,她伸手招来佩姨,轻声在她耳边吩咐了两句,又让她找些人注意着冬暖阁那边和宋家表哥的动静。

佩姨点了点头,急忙退出去找人去了。

孟知卿伸手握住胸前温热的玉佩,冷冷的勾起嘴角。

自己找死,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寿仁堂里,闭着眼跪坐在菩萨前,手里慢慢转着一串成色上好的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春桃走进来,弯腰小声再老夫人耳边说了几句话。

老夫人转动佛珠的手一顿,面上有片刻的异样,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屋内安静了许久,老夫人才缓缓开口,睁开浑浊的双眼,香炉里寥寥升起的香烟让她的脸色有些许朦胧,看不清她眼底的神色。

不必出手。说完又重新闭上双眼,嘴里继续念叨着。

春桃知晓的她的意思,垂下眼睛,静静退出去,又重新合上木门。

听到木门又重新合拢的声音,老夫人枯朽眼皮下的两个眼珠子动了动。

孟知卿,若是这道关你都迈不过去,那也就不必我多白费心思了。

夜晚很快降临,这一夜注定有许多人都不能安睡。

孟知卿沐浴过后只穿着白色内衫,她走到床榻边坐下,无视绿桐焦急的眼神儿,硬是要把人给赶出去。

好了,出去吧,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她看着绿桐眼里藏不住的焦急,心里微暖,况且,你也不会个一招半式,留下来又有什么用呢?

绿桐委屈的撇了撇嘴,心想,虽然她不会武功,但在关键时候好歹还能用身子上去挡一挡啊。

也不知道那个宋家表哥会用些什么龌龊法子来暗害她们家小姐。

孟知卿想了想,突然灵光一现,像是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似的,对了,绿桐,我还有件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去办,从现在起,你要一直紧紧的盯着张婆,防止她在背后捅刀子。

她刚刚才想起来望亭阁还有这么个隐患,张婆一开始就是宋姨娘那边的人,她不是不知道张婆背地里拿了宋姨娘多少好处,又干了多少坏事。

只是她想着好歹张婆还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平日里多多提防这就是了,就算把张婆给赶出去了,难保以后不会又插进来什么王婆、李婆的,反倒让人心烦。

绿桐认真的看了孟知卿好几眼,像是在心里判断着这话有几分可信,是真交代这么重要的事让自己去办,还是只是为了只开自己。

孟知卿丝毫不心虚的同绿桐对视着,完全没有丝毫不对劲。两人眼神僵持了好一会儿,绿桐终是妥协的败下阵来。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郁闷的踢了踢桌角,好吧,那我就去盯着张婆啦,小姐你一个人可一定要多加小心,有什么不对劲立马叫我,我一定会马上赶过来的。

她捏了捏拳头,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孟知卿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她还不了解这小丫头吗?睡着了就跟头小猪似的,怎么叫都叫不信,若是真遇上危险,怕是还要自己扛着她跑呢。

但这话她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只能认真的保证道:好,我记住啦,你快去吧,可别耽误了事情。

绿桐将手中从偏房刚拿来的油灯给点上,屋内一下子明亮了许多,她高高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些许。

绿桐转身出去将门带上,孟知卿轻松含笑的眸子才阴沉下来,不复刚才的轻松。

她握紧了枕下的那包药,慢慢闭上了眼,身体却没有丝毫睡意,精神高度紧张。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宋姨娘肯定是挑唆宋家表哥用些什么龌龊的法子,让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她再怎么不愿意也不得不嫁出府。

可她绝对不会让她们得逞,定要让不速之客有来无回。

暗处,司空屿随意的靠在梁上,丝毫不在意这上面积攒许久的灰尘会弄脏了精贵的衣服。

他低头看向床上闭着眼的孟知卿,眼底满是兴味。

真是个自大的丫头,那宋超也就罢了,若是真的碰上什么难缠的人,岂不是骨头渣都被人给啃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