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汐白鹤完结版小说(陇上浪子)

小说简介:幻想时空系列小说主角是三汐白鹤的书名叫《三汐九世解浅缘》,它的作者是陇上浪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推我和散散点点头,凡尘又教导我们关于五戒指:“一、不得杀生;二、不得荤酒;三、不得口是心非;四…

第6章 星月剑下的初遇

我和散散点点头,凡尘又教导我们关于五戒指:一、不得杀生;二、不得荤酒;三、不得口是心非;四、不得偷盗;五、不得邪淫。

凡尘师傅又从香案墙壁上挂着的一副老君画像后面,取出两个长方形的木匣子,打开后一看,是两把剑,一把剑剑鞘上刻着星辉剑,另一把剑鞘刻着月魂剑。凡尘拿起星辉剑,双手捧着递给散散道:这把星辉剑就送给你了散散,你要好好练剑,将来可以降魔除妖,救助黎明百姓,也可匡扶正义,它的能力会在七星聚齐的圆月之夜发挥到最大,自上古以来,这样的夜晚只出现过一次,所以,星辉剑最大的能量,还是要在有缘人的手中才能发挥到极致。你切记住,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散散跪在地上,接过星辉剑,虔诚地捧在手里看个不听,嘴里重复着师傅的话: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起来吧,散散。凡尘师傅说着又拿起月魂剑,转身看着我道:合儿,这把月魂剑就送给你了,月魂剑的特点是人剑合一,也是练剑的最高境界。也是修道的最高境界。你们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创作星月剑剑法了吗?希望你们两个能将星月剑法发挥到极致。

我跪在地上,双手接过凡尘师傅递过来的月魂剑,爱不释手。

你们起来吧。等会到外面去练练,让为师的瞧瞧你们的剑法。

香烛安静的燃烧着,一缕青烟缭缭升起,慢慢淡化在圆月之夜。

院子里,凡尘师傅站立一旁,银白胡须随风飘舞着,他右手抚摸着自己的胡须,微笑着看着我们,我一白鹤亮翅接住散散的飞舞而来的剑光。

散散的剑术和我的不相上下。

从此,我和散散就在凡尘仙苑除了其他杂七杂八的活之外,我们开始精心修炼凡尘创作的星月剑,与世无争,与天地同呼吸。

星月剑练到最高层的时候,我们在凡尘仙苑度过了七个年头,可我们的星月剑法却遇到了瓶颈,不管怎么样的努力都无法突破最后一层,凡尘似乎不太着急,但我心里却暗暗着急起来。

这天早晨起来,凡尘对我们说要带我和散散去采草药。以前我跟着爹爹苦丁学过一些,后来又经常帮助凡尘晾晒草药,采草药,所以这些是难不倒我的,散散聪明,学的也快,而且他还跟着凡尘学习炼制丹药,我虽然不大喜欢,但也时常帮忙,在很大多时候耳染目睹,知道一点。

我们每人背着一个柳条编制的背篓,跟着凡尘出发了。

散散总是能将空气搞得活跃起来,在稍微宽一点的路上,他就一溜烟跑到师傅前面去,边走边转过身来道:师傅,我们几天要走多远啊?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散散小心点,走路看脚底下,别转来转去的。

听到师傅这样说,散散就又转过身去,看着身边的杂草,又问道:师傅,你说炼制丹药的药为什么都在比较危险的地方长着呢?

凡尘微笑着说:大自然就是这样啊,如果容易采到的话,那一定不是最珍贵的东西了呢。

散散穿着一身灰白的长衫,他学着师傅的样子将头发高高地盘起。而我喜欢披着长发,一身翠绿的长裙。

相比于散散来说,我是属于安静类型的人,所以看着他调皮的样子,我只是笑笑。

凡尘师傅带着我们来到孤独峰,孤独峰是方圆最高的山峰,这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名贵药材,拒凡尘师傅说,要是运气好的话会遇到千年人参,千年红参。

孤独峰并不是真的独立一山,周围链接着很多山脉,连绵开去,翠绿的山峰,似乎暗藏着很多的秘密。

采了半天,我们的背篓里已经装满了草药,半夏,桔梗,酸草等,但我们并没有遇到人参,更别说千年红参了。

凡尘师傅叫我和散散别走远,就在孤独峰的半山腰的一块草坪上歇息,他说他要到孤独峰更高一点的地方去,看能否遇到千年人参,他一会就回来。

凡尘师傅走了,我和散散就在草坪上歇息,吃点干粮之类充饥的食物,但是散散比较调皮,他总是坐不下,一会跑到这个地方,一会跑到那个地方,我担心他乱跑破案丢了,就对他说:散散,你别乱跑了,安静点等着师傅吧,别到处乱跑了啊。

散散根本就不会听我的话,只顾在草丛里找来找去的,听到我的叮嘱,并没有重视,只是很敷衍地应了一声,我一向不大理会他这种傲慢的没有礼数的样子,我知道凡尘师傅又点惯他,也就不大理会,他依然到处乱看。

我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漂浮的白云,变换着各种形态的样子,心里忽然有一种冲动,于是起身,抽出身边的剑舞动起来。

我轻盈地如同一枚飘絮,散散并没有理会我,只顾自己的玩耍。

正当我舞剑起兴的时候,忽然吹来一股奇怪的风,风里夹杂着人声鼎沸,当我侧耳细听的时候,却是什么都么有听到,我看看一边玩耍的散散,叫道:散散,你在作做什么?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这里有一棵小人参,师妹,你别吵,我绑住它了和你说话。

我便不在理会,继续舞剑,可是正当我转身将月魂剑的剑光挥向旁边的一棵大松树的时候,随着一股风吹来,我又听到了噪杂的人声,而且夹杂着哭喊声和很明显的刀剑碰撞声和厮杀声。

我停下手中的剑,大声叫散散,散散很认真地绑他的人参,并不理会我。

散散,你在这里等师傅,我去去就来。说完,我一个箭步已经跳出十步开外,循着声音飞奔而去。

就在孤独峰山脚下的一块空地里,远远地便看到几个黑衣人在围攻一个白衣人,身边的一个轿子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尸体横边路边,那白衣人眼看招架不住,只要一个破绽就会命丧黄泉,我情急之中,顾不得是是非非,便挥舞着月魂剑冲了下去。

一剑挡住白衣人与那几个黑衣人中间,手臂随之一挥,将黑衣人的剑挡开去,那白衣人却是已经身受剑伤,当时硬撑着,此时看到那些黑衣人被击退,自己却是跌倒在地。

月魂剑。一人惊讶地小声说。

什么?你说的就是传说中的月魂剑吗?另一人问道。

是的,原以为是传说,却不料这世上当真是有月魂剑的。一人答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多人围攻一个人,还有没有点江湖道义?

原来是个小丫头。一人笑道。说完正要挥剑袭来,说时迟那时快,我猛地一剑挥过去,月魂剑挥过的地方,连带着尘烟四起,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那些黑衣人击得难以立足,他们纷纷后退在十步开外。

撤。其中一位年龄大点的喝道,这月魂剑第一次现世,而且这剑法我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是那派剑法,不能冒然行事,先回去再说。说完,步后退,直到觉的安全了便转身飞也似的逃离了。

我扶起白衣人,他竟然是一个很英俊的少年,一身白色的衣服上染满了鲜血,泥土,他身上多处剑伤,流血过多,已经昏厥过去。他脸庞俊美,两道浓黑的眉毛像两把剑,向上斜横在黑黑的大眼睛之上。五官很是和谐,只是眉心间那颗红痣却是格外的刺眼。

看到他的第一眼,便觉得我似乎在哪里见过此人,但又想想从我来到这个世上见到的人不用掐指头就能数得着,所以对自己有这种想法的时候,觉得很可笑。

合儿,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啊?凡尘师傅和散散站在我身后,看着狼藉的场面,长长的叹了口气。

师傅,这个人还有救,救救他吧!我站起来,指着白衣少年对师傅说,希望师傅能够救治他。

凡尘师傅蹲下来,伸出手摸摸白衣少年手腕上的脉搏,又翻开他的眼睛看了看,说了句合儿,还有救,快帮帮我。

我接过师傅背上的背篓,然后扶起白衣少年,凡尘师傅伸出双手,便有一道白光射向白衣少年的背心,稍倾,白衣少年吐出我口鲜血,又歪倒在地。

散散,查看一下周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散散遵从师傅的嘱咐,仔细地查看了一遍,除了在轿子里找到一个包袱之外,其他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倒在地上的尸体。

凡尘师傅就像埋葬苦诺和苦丁和舅舅一样,将所有的尸体没有移动地方就地掩埋了,然后看看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合儿,记住这个地方,他醒来估计还会来这里。

散散虽然比我大两岁,但是他的功夫比我上,个头比我高,已经比一般的成年男子都要魁梧,而且他力大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