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有你可安好全文免费阅读-年少有你可安好(苏予安顾为宁)

主角是苏予安顾为宁小说名字是《年少有你可安好》为你提供年少有你可安好全文免费阅读:两个人各自结了账,苏予安替汤圆拿上了章鱼丸子,两个人走到路上,苏予安生怕别人看见和顾为宁还是保持了一段距离,但又没有隔得太远,她承认即便顾为宁看似温和但实际上还是个清冷的性子,身上带着让人想接近又不敢近身的气质。

小说简介

两个人各自结了账,苏予安替汤圆拿上了章鱼丸子,两个人走到路上,苏予安生怕别人看见和顾为宁还是保持了一段距离,但又没有隔得太远,她承认即便顾为宁看似温和但实际上还是个清冷的性子,身上带着让人想接近又不敢近身的气质。

年少有你可安好全文阅读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汤圆倒像是那个没吃早饭的人,铃声一响拉着苏予安就往商店跑去,刚到门口就见前面有人,汤圆心急一把拉,苏予安吓了一跳,刚要赔礼见到是顾为宁愣住了片刻,汤圆拉着苏予安就走。刚到楼下就被蒋英羽拦住了。
蒋英羽,你挡着干嘛?
汤圆,楚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呢。
汤圆疑惑道:叫我?
蒋英羽一脸诚实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嗯,没错就是叫你。
汤圆心里开始打起了鼓:我?我的天,予安,咋办呀,我才刚来就要训我不是吧。
苏予安想了想,上官老师不是一个会打小报告的人,摇摇头:不一定是坏事,要不我陪你去?
汤圆肯定是不能让自己的好朋友忍饥挨饿,当即一副义士赴死的状态颇为气势。
不用,你要是陪我去,那你不是买不上吃的了?
苏予安想了想怕汤圆害怕说:哪有什么要紧的,我陪你先去。
汤圆还是觉得不合适:算了算了吃饭才是人生大事,不能委屈你的五脏六腑。
蒋英羽看不下去汤圆和苏予安二人姐妹情深。
予安,你赶紧买吃得去吧,我带汤圆过去。
苏予安在小卖部外围站着,每每这个时候小卖部就成了炙手可热的地方,眼见着高柜上的面包逐渐减少,苏予安只好往前挤了挤:不好意思诶借过一下。没想到前面的人转过头竟然是顾为宁。苏予安一愣,随即又低了头只听见顾为宁淡淡地说:那借了什么时候还?
苏予安不知是被眼前人的相貌迷住一般,竟然一时之间没缓行过来:嗯?
顾为宁隐尔一笑,测了身子让她过去。苏予安低声说道:谢谢好不容易挤到柜台前,见老板忙活着给人夹章鱼小丸子,也要了一份,转眼看见高柜上只剩下最后一个面包,便伸手去够,始终差那一点,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苏予安觉得这个面包和自己没有缘分就在内心叹气之时面包已经被一双极为好看的递到眼前。
顾为宁问:是这个吗?
苏予安点头嗯了一声,随后说了一声:谢谢
两个人各自结了账,苏予安替汤圆拿上了章鱼丸子,两个人走到路上,苏予安生怕别人看见和顾为宁还是保持了一段距离,但又没有隔得太远,她承认即便顾为宁看似温和但实际上还是个清冷的性子,身上带着让人想接近又不敢近身的气质。

年少有你可安好免费阅读

那一年非主流冒了头,杀马特刚流行起来,色彩的漂染把这个世界改变了模样;那一年QQ成为人手必备的交流神器,博客成了文化人的标配,互联网在慢慢网住地球村;那一年,我们迈向了新的学生时代,结束了自以为是的幼稚部分,95后正式在这个世界登场。
这一年,我们刚好相遇,不早不晚。即便后来我们分开过,但是有一种引力总会让我们相遇。
这只是一个照常晴朗的早上,对于结束了中考又安然度过两个月的中学生来讲这是一段难得的时光。偏远的县城是帝都管辖区的一处,说不上繁华热闹但也算得上是山清水秀人杰地灵。90年代的丰县还是自治县,县城不大却比上不足不下有余,唯一出众的就是那所名副其实出人杰的高等中学丰县一中,县政府专门出资帮助学校请来了高学历的教师执教,就为了每年能培养出一个两个能考上京大的学生给丰县争光。
今天是新一批新生入学的神圣时刻,大部分的学生都是从一中附中直接考入一中的,成绩未过线的都到旁边的实验中学去了,相较之下,实验中学确实有些委屈了些,不过这并不影响一中开学时的盛况。
阳光透过树叶枝丫,从窗框进来照进来,老式的闹钟放在床头响个不停,床上的浅粉色的被窝里探出一个头,苏予安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囫囵摸索着关掉闹钟,周公那局棋好没下完,她实在不舍得离开这个温暖的被窝。她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从床上爬了起来,低着头默默地输了三个数方才睁开睡意蒙眬的眼睛,从枕头底下拿出了手机。
长亭:今天开学,勿迟到。
苏予安以予你为安的网名光速回了一句:知道,已经起床了,你呢?
等她回复完毕,伸了个懒腰,下床利落地穿上衣服和鞋子,拿起角落的书包,嘴里开始念叨着:笔记本,笔袋,录取通知书好像让母后大人放起来了吧。
苏予安停下手里的活计,想了想我是不是应该先去洗脸。说完光速带着手机到洗漱间。苏予安将手机随意放在洗漱台,挤牙膏三秒五解决好自己的牙齿清洁问题,对着镜子龇着牙。然后鞠了一捧水利落扑到自己的脸上,三下五除二地洗了脸,毕竟皮肤好连洗脸都成了随意应付的事。
苏予安一边擦着脸一边往客厅看了看,说起苏家的老爷夫人那和别人家可是不一样,毕竟苏予安这个在苏家生活了十几年的人从来不知道一日三餐还有早餐一说,苏远可是疼夫人胜过疼这个前世的小情人,为此苏予安已经放弃争宠了。从此以后她成为苏家早起第一人,苏予安的妈妈苏绣十几年来就一个毛病被苏远惯得不像样子,就是赖床。加上工作的弹性时间倒也没人催,因为没人敢催,毕竟这家里的地位是十分明显,苏绣才是一家之主。
洗漱完毕的苏予安想起来自己的通知书还没拿,蹑手蹑脚地走向客厅,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机已经慢慢地划到水顾边缘,就差那么一点,一点。然而苏予安正在自家的客厅里如同小猎狗一般搜寻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抽屉、柜子、通通来一遍,最后的结果是一无所获,耗尽脑细胞也没能想起来自己母后大人到底把东西藏在哪?不得不说母后大人藏东西的能力简直堪比过冬的松鼠。苏予安半蹲在地上做观望状,嘟嘴吐了一口气。
那个被她遗落在卫生间的小手机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划入水顾,长亭的最后一条消息:路上注意安全,也许我们可以见到也未可知。
就在长亭的消息出现的一刻,手机滑进水顾,然后小手机滋滋啦啦的一阵挣扎之后最终黑屏。
苏予安看看时间,估摸着再耽搁下去到学校怕是已经是放学时间了。她走到父母卧室,轻轻推开门,看到熟睡中的苏远和苏绣,又悄悄地关上门,随便扎了个马尾,背起书包。突然想起手机还在洗漱间,等她到的时候,那心情就像是几万根苦瓜榨了汁然后又放了几十斤毕连一起煮了强灌进嘴里一样,苏予安此时内心的OS就是:
完了完了,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啊,你可是我用了一个暑假换来的,我的编程大赛的一等奖啊,难不成就这样陨落了
她现在特别希望老天爷能够听到她内心的呼唤,然后结果就是希望多大失望就多大,这个小手机就如同一只濒临死亡的小鸟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这样惨死在她的手掌心里。就在她郁郁寡欢不得不选择暂时放下悲伤的时候,她的母后大人懒悠悠地从卧室传了出来。
安安,你收拾好了没有?不要迟到哈早饭楼下解决。
苏予安略带忧伤的语气回复:知道了妈妈。
她看着手里的手机低下头。
小家伙,姐姐我先去上学了回来再看你。
西街某四合小院里的卧室里,精致的木色书桌的笔记本电脑旁,一双干净修长的手停在键盘上,电脑屏幕上的QQ界面并没有收到回应,顾为宁的手指点着桌面。听见顾月在门外喊道:为宁,你能快点么?我赶时间的。
顾为宁合上电脑随手拎起书包走了出去。一出门就看到原本赶时间的自家亲姐顾月悠闲地坐在顾家老院的老枣树下面的藤椅上喝着早茶,跷着脚。
顾月嘴巴里嚼着小油条,涂得鲜红的指甲夹着一块小饼干问他:吃不吃?
顾为宁地看了眼自己的亲姐:你不是着急么?
顾月收回了自己的小饼干,网上一抛,小饼干顺利地到了自己的嘴巴里:着急也得吃过饭啊,你到底要不要吃?这可是刘阿姨一大早起来做的,爷爷叮嘱让你吃了在走的。顾为宁听了往爷爷的屋里瞅了一眼,刻意放小了声音。
爷爷早就起来了,刚运动完回屋歇汗去了。顾月说。
顾为宁实在对这个姐姐拿不出来一副好面相,再次认真地说:走吧,我赶时间。
顾月拍了拍手里的油条渣渣,优雅地擦了擦嘴说:走,你说走就走,不过你确定不再考虑考虑?
顾为宁压根就不想搭理,当先出了门,顾月刚要走,就被身后的顾老太爷叫住:小月。
爷爷。
顾老太爷拄着刻着龙头的拐棍,笑着劝解着:小宁这孩子心性沉稳,他要留下来就留下来吧你也别多说他,我老了,就想在这安心养养老,他在这也好照顾我。
顾月一听就知道这又是给顾为宁说情,只好耐着性子跟自己爷爷解释。
合着我还要跟您老在做做思想工作,您说说从我回国这几天天天都在耍嘴皮子,嘴皮子都磨破了,你们一老一小有一个听得么?
顾老太爷知道自己这个孙女是个极具西方主义思想的文艺女青年,也是个极为能钻牛角尖的主儿,笑着说:小月啊,你这个脾气秉性和你爸爸真是一模一样,但是呢有些事你不能这么较劲儿,小宁喜欢留在国内就让他留在这,现在不是过去的出国热啦,国家现在正在发展需要这些有志青年啊。
顾月皱着眉头打断了老人的话:爷爷,你这些都是老思想了,国外的教育就目前来说是胜过国内的,也是为宁打小就和你一块什么都听您的,那我爸我妈也是为了他好,好不容易等他初中毕业在接你们走,谁知道他偏又考到县里还非得拉着您一块留下,我现在拿着我爸我妈的命令当圣旨,您老的话我又不能不听,愁得我啊。
顾老太爷拄着拐杖,假意啐了一口:小小年纪有什么可愁的,这事不着急,你先送为宁去学校,我去和你爹谈谈,那些年你们一家三口去国外打拼,我和你奶奶也没拦着,生了你不回国我也没强求,好不容易等小宁出生,怕照顾不好我这才让你们给送回来,你问问你爹妈,你奶奶照顾小宁到6岁就撒手了,我一手带大的这孩子,十多年也没见过几面,你说他愿意走吗?
可是爷爷顾月也没办法,她始终觉得爷爷太过溺爱顾为宁,她非常不赞同这种教育方式。还想继续和爷爷讲道理,顾老太爷装作有些疲累的样子,摆了摆手,略微严肃了些说:行了,你在我身边待得少,不听我的我也没有办法,就让他在丰县读完高中再说,我这个身体能不能撑个三年还不知道,我在走了,他也就能回去了,赶紧送他去学校吧。
顾老爷子说完溜达着回屋了,只留下屋檐下面挂着的八哥叫得欢快,见着顾老太爷到了跟前,八哥叫着爷爷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老爷子点了点八哥:就你嘴甜。
顾月无奈地摇摇头,出了大门上了车,看见顾为宁闭着眼睛坐在副驾驶上假寐。顾月知道他不想和自己说话,也不愿意找不自在一脚踩了油门,车子渐渐远去。

小编点评

年少有你可安好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