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汐白鹤小说三汐九世解浅缘

小说简介:精品好书《三汐九世解浅缘》由知名作者陇上浪子最新创作的幻想时空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三汐白鹤,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他看着我的眼睛里透出一股惊讶透凉的光,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体…

第3章 他说的话未必是真的

他看着我的眼睛里透出一股惊讶透凉的光,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涌动着一股无法让我控制的暗流,我不由得大叫道:苦诺,苦诺。

苦诺听到我的喊叫,赶忙跑出来,看到站立在篱笆门前的道士,便走过去问道:请问您找谁呀?

其实那道士并无恶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到很害怕。

道士对苦诺说道:我是天都山翠竹坪的修行的道士,路过此地,想借宿一晚,不知道您是否方便?

苦诺热情地把道士让进了院子。

傍晚时分,苦丁挑着一担柴火回家了,那天晚上我心神不宁,也不笑不说话,只是紧紧地跟着苦诺,就连哭诺做晚饭的时候,我都拉着她的衣角不放松。

晚上我躺着苦诺的怀里睡着了,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苦丁挑着柴火到集市上去换米面了,苦诺忙着打扫屋子,做家务活,我没有看到昨晚的那道士,就前后院子跑着看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便大声叫道:苦诺,苦诺。

苦诺听到我急切的声音,跑过来一把抱住我问道:合儿怎么了?什么东西吓到你了吗?怎么这样惶恐地喊叫呢?

我一把抱住苦诺的脖子,在苦诺的耳边悄声问道:苦诺,那个人呢?怎么不见了呢?

苦诺笑着说:走了,合儿,我知道合儿害怕生人呢,没事,合儿别怕,有娘在呢。

我笑了笑,用两只小手在苦诺的脸蛋上揉揉,苦诺笑着说:合儿,你什么时候能叫我一声娘呢?

道士怎么来的?又怎么走的?我都不得而知,苦诺和苦丁也从未提起过,我也就不再去问,但是半个月后,家里的一切开始发生着变化。

这天,苦丁又上山砍柴了,正在屋檐下作针线活的苦诺忽然叫我合儿,快来帮帮娘。

我跑过去问道:苦诺,怎么了?你要我做什么呢?

苦诺笑笑道:合儿,以后叫娘,来,你给我帮着把这根线穿到针上,我穿了半天了就是穿不上呢。

其实线很粗,针眼很大,但是苦诺却为何穿不上呢,我很是纳闷,但没有说什么帮着苦诺穿好针,便坐在她旁边看她缝制衣物。

再后来,苦诺走起来路来总是跌倒,这让苦丁很是着急,他不知道苦诺怎么了?而苦诺除了坚持做活操持家务之外,并没有说什么。我常常听见她叹气不已。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娘,你到底是怎么了?身体出现什么状况了吗?

苦诺笑笑:傻丫头,你终于叫我娘了,娘没啥,傻丫头放心好啦。

这样过了有半年,苦诺终于坚持不住了,这天晚上她对苦丁说:老头子,我告诉你个不好的消息,你千万别着急。

苦丁听苦诺这样一说,愣住了,他看着苦诺的眼神茫然不知所措,像个要听娘亲教诲的孩子。他放下手中编制的柳条框,专注地看着苦诺,等待苦诺回答。

苦诺咽了下口水说,老头子,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了,刚开始我以为没多大问题,可能是劳累过度,这段时间我注意休息,重活基本都没做,可是最近几天却是越来越严重了。

苦丁一下子站起来,一把拉住苦诺的双臂,急切地道:你说什么?老婆子,你别吓唬我,你的眼睛怎么啦?

苦诺缓缓反拉住苦丁的手说:没啥,老头子你别着急,会好起来的。

苦丁仔细地将苦诺的眼睛轻轻地翻着看了下,说:明天我上山给你采药去,你别着急。说着把苦诺手中的活取着放在一边,不让苦诺做活。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有半年了,你还记得上次那个道士吗?那个道士来咱们家后半个月,我就觉得我的眼睛不对劲,可是我并没有在意,现在越来越不好了,我才赶紧告诉你了。

哦。苦丁皱了下眉头,安慰苦诺道:你放宽心,没什么大事的,老道士说的话未必就是真的,你别理他说的话了,回头我找个好大夫给你买点药吃上就好了。我明天一早就去给你抓药,你千万别着急。

一夜无话,我躺在苦诺身边,听着苦诺均匀的呼吸声,心里莫名其妙地烦躁着睡不着,我听到苦丁翻来覆去的声音,就知道苦丁正为这事发愁呢。

天还没有亮,苦丁就悄悄起床,到厨房里准备了一些干粮,又悄悄摇醒我道:合儿,爹爹去找大夫去,然后去采草药,午后才能回来,你要照顾好娘,等爹爹回来啊。

我揉揉眼睛看着憨厚的苦丁,道:嗯,爹爹,你放心去吧,我会看护好娘亲的。

爹爹转身轻轻地打开房门,出去又轻轻地关上了门,我重新躺在苦诺身边躺下,但睡意全无,又起身穿好衣服,来到院子里,打算替苦诺干活,帮苦诺做苦诺平时做的活儿,我是打算到苦诺起来就把那些活儿做完呢。

鸡鸭猪喂起还早呢,按照苦诺干活的程序,我先打扫了院子,挑水我没有力气,跳不动,我跑到厨房一看,缸里水满满的,想必是苦丁半夜起来把水挑回来了。

三间土房子的卫生我已经打扫完了,东方开始发亮,鸡叫声声,鹅叫声声,猪圈里的猪也开始哼哼唧唧地叫起来,他们这是饿了表现。

我学着苦诺平时的做法,给鸡鸭鹅猪喂着吃食。

苦诺醒来了,但是今天苦诺的视力越发不行了,她看不见地上的鞋子,便摸着穿上了,但是她看不见门槛,出门的时候绊倒了,我听到苦诺绊倒的声音吓了一跳,慌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跑过去,苦诺已经爬在地上直哼哼。

娘,你怎么不叫我一声啊。我过去想扶起苦诺,但是苦诺太沉了,我怎么也扶不起来,苦诺的膝盖和下巴都擦伤了,鲜血流了出来。

合儿,我本来以为我能够看见的,可是却没有想到我看不见,我听到你在干活心里就发急,你这么小,平时又没有干过那些活儿,怎么能够做那些活儿呢。哭诺拉住我的手。

娘,我扶你起来到床子上去吧。我使劲抱住苦诺,想把她抱起来,苦诺拉住我的胳膊呵呵笑道:合子,你抱不起我的,等我歇会,歇会我自己起来。

苦诺爬在地上喘息了一会,便想翻身坐起,可是发现她的膝盖疼痛难忍,却是无法站起的。

我无法叫人来帮忙,因为我家方圆二三里内没有人家,住的最近的舅舅家也离我们家五里路呢。

我找到苦丁从山里采来的草药,那草药已经被苦诺制成了膏药,那种药我叫不上名字,只知道平时我那里擦伤了,苦诺就给我敷上,很快就好起来了。

我学着苦诺的样子,将膏药敷在苦诺的额头、膝盖处,又用布条缠住苦诺的额头、膝盖。

苦诺歇息了好一会,慢慢地试着挪动了下腿,能动,便让我扶着慢慢爬起来,就在我扶着苦诺要进屋的时候,院子篱笆墙外响起一个声音:老夫人等等。

苦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院子篱笆门前站立着一身着青色长袍,长发束在脑后,斜跨着一个布袋子,左手拿着一个拐杖的道士,他面容慈祥,白色的长须飘动着,在晨曦的太阳光里,显得格外安静。

苦诺一听到那位道士,原来他就是上次来到我们家的那位道士,苦诺眼睛看不见,却听得见他的声音,从声音里辨认出是上次来的那位道士,便没好气地说:这位道士,你快点离开吧,我从不信神,也不信仙,我只相信眼下我所拥有的。

那位道士并不生气,他笑呵呵地走进院子,一边走一边说道:老夫人,贫道今天来是给你治眼睛的,如果贫道没有猜错的话,老夫人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了。

我惊诧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呀?你能治好娘的眼睛吗?还没有等我问完话,苦诺一把将我拉在身后,冰冷地对那道士说:我的眼睛就算看不见也不会让你治疗的,你还是赶快离开吧,顺便告诉你,你的所有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也不会听你的话去做什么事情的,你还是知趣点离开吧。

苦诺紧紧地攥着我的手腕,用自己的身子将我护住,生怕那位道士会跑过来伤害我。

我很纳闷苦诺为何如此紧张,于是我大声说道:你赶快离开吧,我娘不喜欢你。

苦诺也大声说道:我相信你不会乘人之危,在我老头子不在家的时候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我是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听得出你的声音,你死了那条心吧。

那道士看着苦诺的愤怒加紧张的表情,很显然蒙住了,但是瞬间他叹了口气,说道:唉,命带前世负债,你若不跟我去修行,怎么承受得了人间的磨难呢。既然如此,我便离去了。说完,便大步离开了篱笆门,消失在山野之中了。

苦诺静静地侧耳细听,没有再听到那道士的声音,便轻声问我:合儿,他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