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闵不纳妾)邪魅王爷仵作狂妃最新章节

小说简介:开始阅读主角叫林沫宫九卿的书名叫《邪魅王爷仵作狂妃》,本小说的作者是冉闵不纳妾创作的,作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哪儿有这么多磨磨唧唧的废话。”宫九卿直接一回身,扯着她的手腕,就将…

第18章 跌入山洞

哪儿有这么多磨磨唧唧的废话。宫九卿直接一回身,扯着她的手腕,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后背上。

林沫害怕摔下去,赶紧死死地拽住他的脖子,用力地拍着宫九卿的后背。

你快放我下来,我不需要你背!

她一张嘴,雨水就顺着嘴巴飘进了口中,将她的声音生生减弱了许多。

宫九卿却笑得更欢,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许多。

走着走着,忽然宫九卿停了下来。

林沫还以为他是累了,正打算下来时,就听见他说:你快看那个山沟里面,是不是那个老头?

她顺着宫九卿指给自己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瞧见了在山坡下面的老头,他的半截身子都被埋在碎石当中,身上都是泥泞,应该是刚才不小心跌下去的。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必死无疑,做坏事是要遭报应,果然老天爷还是张眼的。宫九卿此时心情总算是好了点。

可林沫却笑不出来,这附近实在是太危险,老头就是前车之鉴。

你看着点路,千万要小心。林沫不放心的叮嘱。

放心吧,小爷我从不失误

宫九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伴随着暴雨,在他们头顶上传来了石头滚落下来的轰隆声,听声音马上就要到他们的身边。

快走!

林沫直接从他背上跳了下来,两人躲避着头顶上的碎石拼命逃跑。

但是碎石越来越多,根本就躲不过来。

宫九卿抬头一看,一块脑袋大小的石头正好冲着林沫的脑袋砸了过来,他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挡,石头擦过他的手臂,瞬间血光四溅。

就在碎石快要将他们掩埋的时候,宫九卿一把揽住林沫,将她拉进自己怀中,两人双双滚落进了山洞当中。

外面山崩地裂,而山洞里面却相对安全。

你受伤了!林沫一把拉起那个刚才搂着自己的手臂。

伤口伤的很深,宫九卿的半边衣裳全都被血水给浸没,此时手臂上还在汨汨地向外面冒着血。

林沫赶紧将里衣扯出来一根布条为宫九卿包扎伤口,她还不知道是为了自己才受的伤。

疼死了,快把肩膀借给我靠一靠。包扎好伤口的宫九卿开始耍赖,非要将脑袋搁在林沫的肩上。

林沫将他湿漉漉的头推开,一脸的嫌弃。

好你个没良心的,好歹小爷我也是为了你才受的伤,你就这样对我,真是让我伤透了心。宫九卿故作夸张的说道。

如果刚才宫九卿说这话,兴许林沫会相信,可如今配着他这无赖的样子,林沫是一个字都不相信。

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若真是你救的,你岂不是要敲锣打鼓地也让我马上知道?

宫九卿定定的看着她,半晌嘴角带着笑意,垂首有些酸涩的笑道:是啊,还是你了解我。

如今被困在山洞中,反倒是给了林沫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整个案件。

他们来孤儿村,乍一看是在浪费时间,其实给了林沫很大的破案灵感。

而他们这次破案的关键人物,就是柳长垣。

从一进入柳家开始,柳长垣就在不断扮演着好哥哥的形象。

可是他的一些言论实在让林沫觉得奇怪,譬如他竟然说要一辈子养着柳心儿,还很不喜欢别人去碰柳心儿。

这样病态的占有欲,只能说明柳长垣对柳心儿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兄妹情。

可是他们究竟错过了什么关键证据呢?

因为就算是怀疑对了,也没有关键的证据证明柳心儿就是柳长垣给杀害的。

林沫忽而眼前一亮,惊喜地看向宫九卿。

不对,我想起来了,我在柳家书房看到的那个字帖是柳长垣用的,我特意跟衙门里的老衙役学过如何分辨人的字迹,他的字迹和柳心儿的分明就是同一种运笔方法,那张绝笔书就是柳长垣冒写的!

宫九卿大为震惊,却又觉得一切也在情理当中。

我早就觉得那小子不像个好人,果然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林沫继续说: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何芳芳会忌惮说出那个黑衣人的身份,她一个很少出门的丫鬟,即便是皇帝来了威胁她,她也不认识。所以那个威胁芳芳的一定是柳府的人。

梳理明白了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如今就差将这些证据都会总在一起,就能知道这个案子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了。

只可惜他们现在被困在山洞当中,外面的暴雨不停,他们就出不去,只能白白地等着。

自从知道了凶手是谁以后,宫九卿就变得格外焦躁,随着雨势的越来越大,他已经焦虑地开始在山洞里面走来走去。

林沫被他绕得眼晕,忍不住提醒:你还是先坐下来歇一会儿,现如今即便你着急我们也出不去,左右这里也淋不到雨,还不如就直接等着雨停下。

等雨停就来不及了!宫九卿猛地一拍大腿,下意识地说到。

来不及,为什么会来不及?

宫九卿见自己不小心说了出来,也就没有继续瞒着她,只好坦白说这一切都是自己和皇上打的赌,今日就是最后一天期限。

若是今天还找不到凶手,那明日齐正就会被当作是凶手斩首示众。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跟我说,早知道我们只有三天,就算是不眠不休也要查案的。林沫有些看不透他。

宫九卿小声嘀咕着:这是小爷我自己立下的赌约,我才不会牵扯别人。

他倒是有骨气,可现在骨气没有用,也只能干等着。

林沫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手轻轻地伸出了山洞的洞口,忽而回头看着宫九卿说: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冲出去吧,我觉得兴许我们能赶得及在齐正行刑前回到京城。

宫九卿本来都已经失去了一半的希望,在听到林沫的话时,瞬间眼前一亮。

只是他没有想到,连林沫也愿意跟着自己一起胡闹。

那好,等我数三个数我们就冲出去,谁都不许回头。宫九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