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锁深宫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梦锁深宫(凝霜英宏身)

主角是凝霜英宏身小说名字是《梦锁深宫》为你提供梦锁深宫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天很阴,有几点昏鸦低低地划过天空,擦着金檐翘角一掠而过。风声呼啸,七巧如意的琐窗被扑地刮开,砰地一声,重重撞到了墙壁上。莫不是要下雨了?蒋秀急急走过去关窗,转头道,天儿有些凉,小主,要不要加件衣裳?

小说简介

天很阴,有几点昏鸦低低地划过天空,擦着金檐翘角一掠而过。风声呼啸,七巧如意的琐窗被扑地刮开,砰地一声,重重撞到了墙壁上。
莫不是要下雨了?蒋秀急急走过去关窗,转头道,天儿有些凉,小主,要不要加件衣裳?

梦锁深宫完整版全文

第二天,英宏便有旨意下来,命将丽贵人赐死。
到傍晚时,紫芫便和瑛答应来了我这里,进门就问,姐姐你说,我的孩子,真的是丽贵人下的手吗?
如今,已是证据确凿了罢?我嗫喏着不敢确定。紫芫的眼里盈然有了泪光,脸上阴阴的满是恨意,咬着牙道,我并没有得罪她,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轻覆上她微微颤抖的手,我轻声安慰她,她必定是见到你集荣宠于一身,嫉恨于你,这样的人哪里都有的,如今她既然已经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你就息了这口气吧。
瑛答应也坐到她的身边去,拥了她的肩膀,道,是啊,如今已经替你的孩儿报了仇,你就别再难过了。
只是,瑛答应又皱起来眉头,按理,既是皇上一早就下旨赐死,怎么贵妃那里却又不动手?
我沉吟了下,道,一个人明知道自己已经没了活路,却又迟迟的不让她死,就让她整日的在惶恐和绝望里熬着,这份煎熬折磨,想必是比死还要难受的,若我没猜错,瑾贵妃就是抱了这种猫儿戏耗子的心了。
瑛答应点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道,只怕,会夜长梦多罢。
紫芫的眼泪洇然而下,唇已经被咬出血痕,忽的,她站起身子,声音冰冷,一字一顿,道,不行,我要亲眼看着她死。
啊,什么?我和瑛答应全都吃了一惊。
紫芫的脸色苍白却又坚定,我一定要亲眼看着她死,我去找皇上去,说着,转身就往外去,我跟瑛答应不由慌了,连声唤她不听,只得跟上去。
她走得飞快的,出了浅梨殿,上了停在外面的轿子,一迭连声的催促着,抬轿的人见主子这样,都不知道为着什么?全不敢耽搁,抬着轿子跑得飞快,直往清心殿去了。
我们出来时,她已经去的远了,当下只有急得跺脚,瑛答应要去追,我拉住了,向着她摇摇头,道,罢了,皇上会怜悯她这一片心的。
果然,过了不一会儿,紫芫宫里的太监小六子飞跑着过来,见了我们扑的跪下,喘着气儿道,我们主子请娴主子和答应小主陪同去永巷。
瑛答应看看我,我只得点点头,和她一起出门上了轿,才出静延宫,就见紫芫的轿子停在前面路口,她挽着蝉儿的手,站在边上候着。
见我们到了,她只说了声,可来了,转身就要上轿。

梦锁深宫免费阅读

承乾十六年。
春。
天很阴,有几点昏鸦低低地划过天空,擦着金檐翘角一掠而过。风声呼啸,七巧如意的琐窗被扑地刮开,砰地一声,重重撞到了墙壁上。
莫不是要下雨了?蒋秀急急走过去关窗,转头道,天儿有些凉,小主,要不要加件衣裳?
我斜靠在软榻上正看书,抬头看一眼这窗外,轻声道:不用了。
蒋秀窗户关了一半,向外探了一眼,惊异道:咦,青姑娘怎么了?
我才一愣,门已被砰的撞开,小青喘吁吁的冲进来,尖声叫道,小姐,小姐
不等我开口,蒋秀已忙忙过去,怎么了?
小青的眼里已经滴下泪来,小姐,赵主子肚子里的龙裔,没了。
什么,我惊得手一抖,书啪的落在了地上。
窗外,雨点终于落下,我十指紧揪,只觉得心痛如绞,紫芫,你到底没能躲得过。
锦元宫。
瑾贵妃一脸冷冽的坐着,妩媚而又凌厉的面容此时更见阴沉,赵容华昨儿中午还好好的,晚上就叫肚子疼,不等御医赶到就见了红,她肚子里的龙裔,没了。
众妃面面相觑,个个面露惊悸,却谁也不敢开口接话。
她狭长的丹凤眼在众妃脸上冷冷一扫,又道:皇后娘娘如今病着,皇上命本宫协理六宫事务。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太后和皇上震怒,本宫自是不敢轻忽,定是要查个清楚明白的,有得罪各位妹妹的地方,少不得先在这儿说声抱歉了。
堂上除瑾贵妃以外,位份最尊者是良昭仪,她忙道:龙裔损毁,兹事体大,贵妃娘娘只管放开手去查,嫔妾等绝不敢有怨晦娘娘的地方。
众妃忙也跟着称是,瑾贵妃的脸色这才稍松了一松。她端起手边的茶碗轻抿一口后,突然目光一抬,扬声道:娴贵人。
我位份低微,本是排在门边的,殿内气氛虽凝滞,我心里却只惦记着紫芫。猛听瑾贵妃这一声,我心下一惊,忙越前几步跪下,贵妃娘娘。
瑾贵妃放下茶碗,身子微微前倾,清音馆的奴才们回说,你曾给赵容华送过豆糕?
回贵妃娘娘话,嫔妾送过,在这样的时候被问这样的话,我心下只觉得不好,忙道,只是,那豆糕并非赵姐姐一人吃,嫔妾当时也跟着用了两块的。
果然,瑾贵妃已经沉下脸来,你送的那豆糕自然是没事的,可是,赵容华因吃着好,就要了你屋子里的小安子去清音馆教她的厨子做,慎刑司的人已从那豆糕里捡出了红花,娴贵人,你怎么说?
啊,屋子里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众妃立时低声唏嘘起来。我无异于当头响了个炸雷,惊得忘了规矩,什么?
瑾贵妃的脸上有着森冷的笑,你们是去年秋一齐选进宫的。赵容华深受皇宠,你却至今连皇上的面儿都没见过,所以你心中嫉恨,就让人在她的吃食里下了红花,打掉了她肚子里的龙胎,是不是?
她的话字字如刀,众妃顿时都露出了然的样子。和我同住一宫的丽贵人义正言辞,唉哟,娴贵人,你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来?要说,去年本不是选秀的时候,太后特例选你们进宫,为的就是皇上膝下单薄,要你们绵延子嗣来的。如今赵姐姐好容易怀上了,阖宫上下正欢喜,你怎么能因自己那点子私愤,下这样的手呢?
她这番话瞧着只是愤慨,实则,已是将我的罪给定实了!
我跪在地上,只觉得又惊又怕,浑身颤抖,我再想不到,紫芫的落胎,居然会算到我的头上来。
瑾贵妃说的对,我和紫芫同时中选,进宫后,紫芫倍受皇宠,我,却至今尚未得见君颜,若说我心中不嫉恨,只怕谁也不会信?
承乾十五年秋,太后见后宫空泛,皇帝膝下单薄,心下着急。因不是选秀时节,便懿旨命从朝中四品以上官员家中,选其毓秀女子入宫侍驾,以为皇家开枝散叶。而同批进宫的六人中,以此次落胎的赵紫芫最为受宠,她才侍寝便由正六品贵人升为从五品小仪,不到三两个月,就又有了身孕,皇帝大喜,一道旨意晋至正五品。一时,风头无人可及。
她虽受宠,难得却并不因自己有宠而矜高倨傲。对同批进宫的姐妹很是照拂,亦常来浅梨殿看我,一来二往,我和她很是有些交情。
她有孕后,亦是欢喜的,我却担心,明里暗里的叮嘱道,姐姐肚子里如今有了这个宝贝疙瘩,皇上和太后自然是高兴的,只是看在别人的眼里就都成了钉子,姐姐高兴归高兴,心里还是要放明白些的好?
我这话,已是说得无比赤裸,赵紫芫神色一凛,继而点头,你放心,我省得的。
可纵是这样的提醒,她却还是着了人的道儿。
下手的人狠辣之余更是聪明至极,竟只凭一块糕,便让我当了她的替罪羊!
抬眼看向堂上稳稳端坐的瑾贵妃,我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的道:回贵妃娘娘,嫔妾冤枉,嫔妾绝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来,娘娘明鉴。
瑾贵妃的脸色就更冷,你是说,本宫冤枉了你?
她是太后的嫡亲侄女,生性泼辣难惹,若不是先皇明谕指定了皇后人选,当今皇后就该是她的了。
如此,除了皇上和太后,便是皇后,她也从不放在眼里。
我一个小小的贵人。当着堂中众妃的面说她冤枉了我,岂不是老虎嘴边撸虎须。
只是生死关头,我哪里还顾得这些,咚的一个头磕下去,我言辞有力,嫔妾只请贵妃娘娘细想,若果然是嫔妾要给赵容华下红花,又如何会让那奴才下在自己做的豆糕里?
瑾贵妃却并不为我这句话所动,她讥讽的笑了起来,所谓虚者实之,焉知你这样做,不是为了此时对本宫说这样的话?
竟是无论如何,也不给我辩驳的了。
我又急又怕,眼里已流下泪来,娘娘此言固然有理,可若是有人嫁祸,岂不是赵姐姐白失了龙裔,嫔妾又白丢了命,更被下手的人在背后耻笑娘娘的愚昧可欺?
我话音才落,瑾贵妃手一扬,将茶碗当头就砸在了我的身上,戴着金珐琅指套的手直直指向我,你放肆。
茶水湿漉漉泼了我一头一脸,我更是豁了出去,伏地高声叫道:嫔妾是太后娘娘懿旨特例进的宫,嫔妾要见太后娘娘。
堂下顿时响起一阵抽气声,继而,离我最近的祥嫔就恍然大悟,贵妃娘娘,嫔妾道她有什么依仗呢,却原来是在这里?
进宫小半年,这样的落井下石我不是没见过,只是此时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更让我有一种刻骨彻肤的痛。我耐不住转头看向祥嫔,她正对着瑾贵妃一脸恭谦,转眼对上我的目光,她的脸色陡然一变,想说什么时,却又停住,只从鼻子里嗤出一声。
瑾贵妃就冷笑起来,娴贵人,你也好意思要见太后娘娘么,去年秋殿选时,太后见你衣着简素,举止有度,就想着你沈家是个清廉的。她老人家有心要给天下人立个样子,这才特旨封了你为贵人。是你自己福薄,才进宫便犯了胎里症,一直不能侍寝。你若是个明白的,便该安生的养着身子,病好了总有翻你牌子的时候,偏你自己眼皮子浅等不及,做下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来,不说自己羞愧,竟还有脸提太后娘娘给你的恩典?
我已是连齿尖都冷了下来,贵妃娘娘口口声声要查明真相,如今只凭红花是从那豆糕里查出,便定了是嫔妾所为,嫔妾死不足惜,只是却可惜了赵姐姐肚子里的孩子死的冤枉。
说到这儿,我深深一个头磕下去,嫔妾如今百口莫辩,只求他日水落石出时,贵妃娘娘能想一想嫔妾此时的话,对死的畏惧让我恐怖绝望到了极点,我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冷,终于,软瘫在了地上。
想是我这番话说得实在沉重,屋子里竟有瞬间的沉默。瑾贵妃嘴角笑意微露,对着边上一摆手,喝命,先拖下去,待本宫回过皇上再做定夺。
边上的太监们五大三粗如狼似虎,抓着我的胳膊就向外拖,就在此时,只听外面一声喊,皇上驾到。
给皇上请安,在瑾贵妃带领下,屋子里呼啦啦的跪了一地。我软颤着身子却有些懵,勉力抬头看时,心头顿时一震,是他!
金线描花的月白色锦袍,团云黑花长靴,紫金玉冠。
半个月前,雁心湖的小桥上,他的打扮和此时的没什么太大不同。
我身子却瞬间软得更厉害,我看见他伸手挽起瑾贵妃,叫她,贵妃,赵容华落胎之事,你可查得明了?
回皇上话,臣妾已有眉目,浅梨殿的娴贵人曾派屋子里的奴才去教清音馆的厨子做豆糕,那红花粉就是从那豆糕里捡出来的,瑾贵妃一改之前的冷厉,笑得如花娇媚。
他就顺着瑾贵妃的目光看过来,浅梨殿的娴贵人?
突然,他的眉头一跳,随即两步跨过来,弯腰一把捏住我的下颚,却是哈哈大笑,好啊,原来你在这里?
我身子抖得更凶,你你竟是
你以为呢?他的笑一敛,随即狠狠一把将我甩在地上,喝道:你可知罪?
我本已在绝望顶点,此时被他这样狠命一搡,头砰的撞在了一边的桌腿上,顿时眼冒金星,然而是谁说的,人到绝处胆儿肥,我突然就不怕了,身子一挺直起腰,若那日臣妾冒犯的是皇上,臣妾有罪,但若臣妾冒犯的是普通男子,臣妾就无罪,说罢,我目光落在他月白色的衣服上,只是,帝王者皆着明黄,怎么皇上御用的却是白衣?
他先是一愣,随即,便像是听了什么极好笑的话,朕在上朝以外只穿白色,阖宫上下朝野之中,谁人不知,你既已做了朕的嫔妃,却如何连这一点都没用心?如此愚蠢不知时事,可怎么哄得朕宠幸你呢?
四周原本静寂无声,他这话顿时让屋子里有了低低的哧笑之声,气氛竟缓和了许多。在一边愣了许久的瑾贵妃回过神来,忙问,皇上,娴贵人竟冒犯过龙颜?
他直起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瑾贵妃的脸就冷了下来,转头对我道,你毒杀龙裔,冒犯龙颜,真真是胆大包天,罪不可赦,她一甩袖子,冷声吩咐,将这作死的东西拖下去。
宫人们便又扑了过来,我此时已再无生路,心下绝望,倒也不挣不扎,任由人将我拉扯。却听他喝了一声,慢。
皇上?瑾贵妃好看的眉毛微微挑起,有些不解。
他慢慢的踱到我面前,又低头细细的看了看我的脸,便摇头,紫芫的孩子不是她做的。
什么?
他这话一出来,不但瑾贵妃一惊,满堂妃嫔更觉得意外。我猛抬头看他,不敢置信。他大步走到座前坐下,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对瑾贵妃道,一个为了争宠连龙裔都能毒杀的人,会连朕日常的小习惯都不打听?
可是,瑾贵妃眉头微蹙,显然有些犹豫。他已经不耐烦,一摆手道:朕将这件事交给你,是要你找出真正的下手之人,而不是让人只用一块豆糕就牵了鼻子走。
他这话说得无比的重,当着满堂妃嫔的面,瑾贵妃的脸顿时就白了,她嘴唇轻颤,到底还是低下头去,低低的应了声,是。
浅梨殿大门敞开,院子里狼籍一片,显然早有人来搜查过。
我站在门口,恍如做梦。小青抬头看见我,哇一声大哭着扑过来一把抱住,小姐,你可回来了,吓死奴婢了,吓死奴婢了
我颤着手扶着她的肩,一时却又不知要说些什么?蒋秀正扶着我,她一把拽过小青,你可真是不懂事儿,小主都虚脱成这样儿,也不说赶紧扶进去。
小青这才回神,抹一把眼泪托住我的身子,一步一移的将我搀进了屋,服侍着我在软榻上卧了。屋内亦是乱的,我四面看了一眼,只觉得心有余悸。
今日,实在好险!

小编点评

梦锁深宫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