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李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十方李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十方李熠,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cp:禁欲冷清年上美人受X占有欲超强披着奶狗皮的心机小狼狗攻十方决定出家前的那晚,做了个梦。他梦到与

十方李熠内容介绍

十方幼年时曾被帝后收为义子养在宫中,与帝后颇有情分。
所以今日十方要回宫,帝后不仅着人备了宫宴,还派了亲随去宫门口迎接。
十方的马车到宫门口时,帝后派去接十方的人便到了。
只是没想到太子殿下不请自来,把人接走了,倒是让帝后派过去的人扑了个空。

十方李熠全文阅读

来人一路小跑回了帝后住处,将太子出宫迎接十方一事朝帝后说了。
太子迎出了宫?皇帝闻言一脸难以置信地道。
一旁的皇后也挑了挑眉,显然此事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大宴国男子与男子可以成婚,他们的一国之后便是个男子,曾经还是个颇有名望的将军。帝后两人如今年近四十,但保养得宜,因此看上去还像是三十出头的样子。两人一个英武沉稳,一个随性优雅,看着十分般配。
太子不是一直对十方心存怨怼吗?当年十方走的时候,他连送都没去送,如今他倒是巴巴跑去接人,会不会是有什么打算?皇帝开口道。
皇后闻言道:又不是小孩子了,倒也不至于做出过分的事情来,毕竟是自幼一起长大的情分。就算当初十方离宫他不高兴,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释怀了吧?
皇帝点了点头,转头朝传话的亲随问道:你可有瞧见太子神色,他对十方态度如何?
太子殿下抱了十方师父,然后便引着十方师父进了宫门。那人道。
帝后二人闻言俱是一怔,面色颇为惊讶。
他们的太子殿下还会抱人呢?
他们这俩当爹的怎么不知道?
不行,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皇后朝传信那人道:你再跑一趟,暗暗跟在后头看着,若是有什么不妥即刻来报。那人闻言忙应是,而后便快步出了殿门。
依着规矩,十方一路奔波,要先去沐浴更衣再去拜见帝后。
那传话之人估摸着太子和十方的脚程,提前找了个地方埋伏好,果然不多时便等到了人。
你从前住的地方离得太远,这里去东宫顺路,不如就去孤那里沐浴吧。太子朝十方道。
十方闻言一怔,显然没想到太子竟会有这样的邀请,东宫是太子的住处,太子让他过去沐浴,便等于表明了自己对十方的态度。
回宫这一路上他想过许多种和太子再见时的情形。
他想,少年或许会像梦中一般质问他;或许依旧存着旧日的芥蒂,对他冷漠相待;或许是全然将他当做陌生人,不加理睬可他唯独没想过会像现在一样。
太子待他丝毫没有疏离和陌生感,就好像他昨日才刚出宫今日便回来了。
东宫前些日子刚修缮过,兄长正好也去看看。太子道。
好。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十方也不好再推辞,便答应了。
他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太子,见少年神色坦然,眉眼间挂着一丝笑意,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太子的五官轮廓比从前更为分明俊朗了,身材也挺拔了不少,变化还是挺大的。但少年对他这态度,却让他觉得仿佛回到了五年前。
就好像这一场分别从未曾发生过。
其实说起来,他们也不算是五年未见。
十方离宫后,一连三年太子都没去清音寺探望过。
三年后的某一天,十方清晨去寺外清扫,在薄雾中见到了立在寺外的少年。
自那日之后,少年时常去寺中。
不过他始终不愿与十方亲近,话都很少说,仿佛只是去看一眼。
再后来不知为何,少年突然就不来了。
没有解释,没有理由,就像那日突然在清晨出现一样,毫无预兆又消失了
那时十方心想,少年始终是怪他的。
可是
今日少年见到他时,却丝毫没有芥蒂。
这样的平静和温和,反倒让十方心中有些不安。
他拿不准太子是当真放下了那一切,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被帝后派来躲在暗处的那人,正好将太子那笑意尽收眼底,当即就愣住了。
要知道太子殿下素来冷厉淡漠,那双眼睛里终日都蓄着寒意,让人多看一眼都觉得不安。可太子方才那一笑,却像是掩去了浑身刺人的棱角,眼角眉梢都带着令人怦然心动的少年气。
他半晌没回过神来,几乎要以为自己眼花了。
片刻后他去朝帝后说了自己的所见,皇后忍不住笑道:你大概是外头太热,中了暑气吧?太子殿下会笑?我自己的儿子会笑,我怎么不知道。
一旁的皇帝也跟着面带笑意,显然都不相信这话。
他们这个儿子自幼便爱板着脸,哪怕当着两个亲爹的面,也很少笑,更别说如今和十方分别数年,怎么可能一见面就笑?
那人一脸无辜,却又找不到证据来佐证自己的话,心中十分郁闷。
直到不多时太子带着沐浴更衣后的十方出现,帝后看到太子嘴角未及掩去的笑意,这才意识到那人说得并不是胡话,太子真的在笑。
十方朝帝后请了安,帝后二人对他都颇为亲近。
知道你入夜就要休息,我特意让人将宫宴安排在了中午。皇后对十方丝毫不显生疏,伸手在十方手臂上捏了捏,而后道:太瘦了,这次回宫好好补补。
十方朝皇后拱了拱手道:多谢皇后殿下惦念。

十方李熠免费阅读

从前都是叫父后的,如今倒是客气上了。皇后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道。
十方闻言淡淡一笑,并没有解释。
这次回宫打算住多久?一旁的皇帝开口道。
皇帝此言一出,旁边的太子下意识转头看向了十方,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是关心。
十方闻言也下意识看了一眼太子,他此番回宫,是朝所有故交道别,但其中最紧要的事情其实是朝太子坦白。毕竟这一遭皆因那个梦境而起,梦中的太子因恼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出了家,不仅气得吐了血,还毁了清音寺。
虽然这只是个梦,但不可否认,它在某种意义上也在提醒着十方,他此番应该尽力解开与太子之间的心结,否则哪怕出家他也算不上是了无牵挂。
但如今两人分别太久,十方一时有些琢磨不透太子的性情。
念及此他开口道:三五日吧。
太子闻言眉头拧了拧,却没说话。
倒是皇后开口道:这么着急?
五六日也是可以的。十方又道。
皇后是个很随性的人,对十方也很了解,所以不愿让他为难,便道:都好,你想何时来去都可以,不必太拘着。我一早便让人将霁月居收拾出来了,那处清幽雅致,夏天也凉快,你便住在那里如何?
十方正欲回答,一旁的太子却开口道:孤的偏殿刚着人打扫过,兄长若是不介意
太子说罢转头看向十方,目光带着几分询问和期待。
十方没想到太子会突然提出来让他住到东宫,不由有些愣怔。但他转念一想,若是想要解开与太子的心结,自然要多与太子亲近,便点头道:如此也好,正想与殿下说说话。
十方话音一落,太子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一旁的帝后两人瞥见太子那神情,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显然两人对太子这举动也有些意外。
不过既然十方都答应了,他们便也没再说什么。
午后的宫宴上,两位公主和三皇子也在。
十方分别同他们见了礼,这才入座。
兄长,你在清音寺吃得好吗?我这次见你又瘦了不少。三皇子坐在十方旁边,言语间很是关切。
三皇子看着十三四岁的年纪,但性情很是天真烂漫,对十方也极为亲热,席间一直忍不住拉着十方说话。
十方闻言笑了笑,忙道:殿下不必担心。
我倒也不是担心,只是见兄长如此清瘦,很是心疼。三皇子一边说着一边帮十方夹菜。
帝后念及他在茹素,所以今日宫宴上安排的都是素食。
殿下,你怎么不吃?十方转头看向另一侧的太子,见太子面色似乎不大好。
太子勉强一笑,开口道:孤没有胃口。
二哥身子不舒服,要不要去休息一下?三皇子凑过来问道。
太子目光飞快地瞥了一眼对方,但随即便恢复了一脸笑意,道:孤想陪着兄长。
殿下多少吃一点东西吧。十方给太子夹了菜,面带歉疚地道:陛下和皇后殿下为了迁就我,倒是让你跟着一起吃素,着实为难你了。
太子闻言一怔,面上短暂地现出了一丝不太自在的表情。
这倒是,二哥不喜欢吃素,兄长你若是住到他的寝殿,多少有些不方便。三皇子道:不如你到我的寝殿里住吧,我那偏殿也很宽敞,还有许多经书呢,最重要的是我也喜欢吃素。
他话音一落,便闻砰地一声,一声瓷盏碎落的声音从太子那边传了过来。
十方紧张地转头看去,便见太子那案几上的茶盏不知为何竟碎了,太子一手缩在衣袖里掩着,面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我看看手。十方伸手握住太子手腕,便见对方食指被瓷盏碎片划破了一块,血流了满手。十方眉头一拧,问道:疼不疼?
太子抬眸看向十方,放软了声音开口道:疼
太子肤色本就透着冷白,衬着血色便有些触目。
叫太医来包扎一下吧。十方有些担心地开口道。
不必。太子取了个方帕裹住伤口,又道:别扰了父皇和父后的雅兴。
十方闻言点了点头,没再坚持,但心中多少有些担心对方的伤势。太子到底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平日里磕破点皮都是大事,更别说如今还流了那么多血。
你要吃什么,我帮你夹吧。十方开口道,太子伤着的正好是右手,如今裹了方帕,再拿筷子多少有些不方便。
太子闻言顺从地点了点头,开口道:兄长夹什么,孤便吃什么。
十方本以为他不爱吃素,一开始只随手夹了几道菜,想着让他垫垫肚子,别饿着了。没成想太子胃口好得惊人,十方夹什么他吃什么,一顿饭下来差点把桌上的盘子都tian了。
一旁的三皇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面上带着几分疑惑。
他低头尝了尝自己碗里的菜,心道明明没什么味道啊,怎么二哥吃得那么香?
说好的不爱吃素呢?

小编推荐理由

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