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许国[快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以身许国[快穿](李凡)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李凡小说————以身许国[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谷落所著,讲述了作为曾经只手毁掉整个星际的男人——李凡,意外绑定“最强辅助”系统。系统告诉他:要克制,要隐忍,要ti

李凡内容介绍

嘀嘀——
刺耳的警报夹杂着浓烈化工味的腐臭弥漫着整个水星监测站上。
和众多宜居星际城不同,水星是个连蟑螂小强都活不下来的地方。这里昼夜温差700多度,紫外线指数更是达到了一千以上,说它是座炼狱都毫不未过,而位于水星表面的监测站更是炼狱中的炼狱,它的温差更强,紫外线指数更高。
两部武装到牙齿的执法机甲此刻正悬停在监测站上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抓捕人工受孕者。同时星际统帅为了捍卫至高无尚的星际法尊严,他决定让这场抓捕采用直播的方式面向全体星际人民。

以身许国[快穿]全文阅读

杀鸡儆猴!
巨大的罗马式大教堂高高耸立在土卫五上。
这里是星际文明的政治中心。
一排排由大理石雕刻而成的人类先驱石像举着象征文明和希望的火炬,从入口一直延伸到教堂最里端。
“圣明的星际统帅,”一个身着欧洲中世纪时期的白色长袍男子正对着教堂正中央,谦卑的说着:“希望您可以给李凡和他的家人最后一次机会,免除他们死刑,就让他们终生待在水星监测站从事监测工作就好了。”
这人是星际首席执政官——约翰路易斯。
“嗤!”站在执政官对面的男人留着一抹上翘的山羊胡,厉声斥责道:“约翰,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不要忘了星际法扉页写的是什么。”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男人声音很浑厚,“人工受孕这种明令禁止且无法原谅的罪,触犯了就必须给予严惩,不能有半点仁慈。”
说话的男人是星际首席军团长——彼得德鲁克。
他一身纯黑色长袍,他的基因等级为A仅次于统帅的S。
基因等级是什么,在如今的星际世界无需赘述,大家都心知肚明。
五十多年前,半人马座β星人入侵地球,人类先祖摈弃种族隔阂,团结一致奋起反击,最后成功击败了入侵者。
不幸的是,这场空前绝后的战争不仅让地球生态被彻底破坏,还间接导致人类无法完成自然受孕,被逼无奈,联合国倾尽全力打造出了巨大星际战舰移民其他行星,同时依靠强而有力的生物工程模拟出的人工子宫进行配额分娩。
从此之后,为了更好管理星际世界,每位新生者在出生之后都将进行系统的基因检测,根据等级分配合理人生。
A级从事星际顶层管理,B级从事星际中层管理,C级从事星际日常秩序维护,D级从事星际生产,E级及以下从事垃圾处理和外围监测。
即便后期出现部分人类可以进行自然受孕,星际法也给予了禁止。
“可李凡全家毕竟是Z国最后几名幸存者啊!”那位叫约翰的瘦高个声音颤抖继续祈求着,一头银白色的鬈发让他身形显得格外沧桑。
军团长彼得德鲁克,又是冷“嗤”一声,随后他侧身对向统帅致敬:“圣明的统帅,请您裁决。”
幽幽灯火照耀着教堂正中央,那里坐着整个星际基因等级最强王者,等级鉴定为S。
远超评级上限,这让他在星际世界里拥有至高无上的决策权,不容置喙。
“烧死他们。”统帅面无表情地摆摆手,悬停在水星监测站上方的执法机甲立刻启动,像两只鬣狗窜了进去。
为了这次行动,军团长彼得德鲁克还特意更换了机甲头部的摄像头,以保证画质的绝对清晰。
果然,随着机甲头部画面的传回,整个星际都对屏幕里那肮脏不堪的环境展开了口诛笔伐:
【我的天啦!我为什么要在感恩节这么神圣的日子看这种东西,简直太污染我的眼睛了。】
【没想到我们太阳系里还有这种地方,真脏!】
【看着就让我恶心。】
【他们居然还人工受孕,这种下贱的行为,吐了吐了】
……
污秽语言顷刻间霸满整个直播间。
李凡静静坐在监测站最里端房间,看着眼前显示屏上不停滚动的弹幕,嘴角鄙夷。
这些自以为是的异族真的是永远都不懂的如何感恩。
机甲全副武装层层筛查,很快就推进到了水星监测站最里端,和李凡间的距离仅剩一道金属大门。
可就是这看似极为普通的金属大门,却让脸色苍白的约翰露出了一抹浅浅的欣慰。
作为首席执政官的他非常清楚这扇门的规格,它是能够抵御1000万吨TNT当量打击的末世合金门。
“很好,”冰冷的掌声在空旷的教堂来回飘荡,这掌声是彼得德鲁克的,“差点忘了,肮脏的Z国人最擅长打洞,这扇门着实让人意外。”
“换粒子枪。”统帅温和地不带一丝怜悯。
这话说完,约翰刚刚露出的一抹欣慰瞬间降至冰点。
偏偏就在机甲更换完武器系统准备破门时,末世合金门突然从内部打开了。
一位看上去仅二十出头东方少年赫然显示在整个星际的屏幕上。
那张脸,是整个星际人民从未见过Z国人脸,他干净整洁,眼睫和鼻梁在机甲头部射出的光亮下显得极为立体和传神。这跟星际世界宣传片上出现的那些肮脏的丑陋的五官畸形的Z国人完全不同。他能将人们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吸进了他的眼窝和唇角中。
【天啦,他长得好漂亮。】
【该死的上帝,三观跟着五官走的我,突然有那么一丢丢,懊悔之前说出的那些话。】
【要不是人工受孕,他真的颠覆了我对Z国人的看法。】
【我想要他的基因,不知道统帅会不会同意。小心翼翼比手指.jpg】
霸屏的辱骂褪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对他外貌的欣赏,更有甚者都开始想要索取他的基因序列,而说这话的ID还是统帅的长子。
沉默,教堂内约翰和彼得同时望向统帅,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统帅态度丝毫没变,他抬起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在空中简单挥了一下,就像随手赶走一只烦人的苍蝇似的。
“烧死他。”
此时不知道是不是约翰错觉,他看见统帅下达指令时,屏幕上的李凡嘴角微微抽动,像是一种藐视。
“遵从您的指命。”说罢,军团长彼得德鲁克便按下了执法机甲的攻击按钮。
年迈约翰不忍看那Z国少年即将遭受跗骨灼烧的惨状,将头缓慢地撇向一边。
眼睛可以不看,但耳朵却无法彻底不听。
足足半分钟,约翰硬是没有听见一声Z国少年的惨叫,咒骂甚至哭吼……
莫非他是钢筋铁骨,被烈火灼烧都能不发出一丁点声音。
好奇心驱使下,约翰将脑袋重新转了过来,眼前景象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彻底惊呆了他。
只见星际最强机甲此刻正极其敬业地半蹲在一处烧烤架前,对着架子上低等的合成肉,卖力喷火。
俨然成了一名伙夫?!
“怎么,不开心了?”李凡那漆黑的瞳孔仿佛洞穿了屏幕直击进教堂众人,语气更是冷淡如冰,“诧异机甲为什么没有听从你的指令?”
全程坐在教堂正中央,一举一动宛如上帝般存在的统帅,脸色变的难堪,十指交叉用力纠缠在一起。
李凡仿佛能看见统帅一举一动,勾起唇角轻笑起来,“这就坐不住啦,那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岂不是会让你暴跳如雷。”
说完,李凡转身走到桌前,那里摆放着一台电脑,他双手敲打着键盘,动作优雅的就像在弹钢琴。
“怎么回事!”统帅望向军团长彼得德鲁克,怒火在他的双眸中燃烧。
“我也不清楚,遥控器突然失灵,任何操作都无法进行,”彼得德鲁克边说边启动强制关闭。
关机重启这种神级操作,哪怕是在人类科技进步到可以飞跃行星,也是屡创奇迹。
唯独这次翻了车。
两部顶级执法机甲依旧正常运行着,伙夫工作丝毫没有受到彼得德鲁克半点影响。
“别费劲了,”李凡纤细指尖轻轻敲下最后一击回车,抬眼望向摄像头,漫不经心说:“如今整个星际的系统都在我的掌控中,你,省省吧。”
【我去,装逼界的星际推动机,还整个星际的系统都在你的掌控中,黄皮猪少看点中二文学吧。】
【可我怎么觉得这人的表情不像是在装逼啊?瑟瑟发抖.jpg】
【这还不装逼,你知道整个星际系统运算当量有多大吗?远超当年地球上亿亿亿个数量级,就他,不是我吹给他一百八十辈子都破译不完一个小部件:我的基因等级是B。】
李凡瞥了一眼这些人的杂音,懒得理会,他随手一敲,整个星际人民的手机瞬间都收到一条信息,那是一条名单信息。
密密麻麻的名字,长达数百位,其中不乏星际富豪,科学大佬,甚至还包括现任统帅的长子,想要索取李凡基因序列的下一界星际统帅——弗雷德里克。
彼得克鲁克一脸茫然看着手机上的人民,如果硬从这些名单上找出共同点的话,那就是这些人都是整个星际世界的顶层者。
至于他这个A级为什么不在,他不懂。
“这黄——Z国人他想干嘛,难道是想暗杀这些人吗?”彼得德鲁克斥责着,作为上层管理者他的,素质上不允许他用黄皮猪这么带有种族歧视的词语称呼Z国人,虽然他的内心极其想。
约翰嘴角抽动,他知道彼得德鲁克不懂这名单的意味着什么,但是他懂,这名单上的人,全都是自然受孕而生的人。
只是他没想到统帅的长子也是,那他为什么非要对李凡这家仅存的Z国人如此赶尽杀绝呢?!
约翰仰头望向统帅,“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统帅用力纠缠的十指,指腹都开始发黑,为什么,还能为什么,Z国人那不屈不挠的精神令他畏惧,不愿做奴隶的信念是Z国人刻在骨子的倔强,既然无法打败他们,那就彻底毁掉他们。

李凡免费阅读

心中恐惧令统帅咬紧牙关,不愿回答约翰半句。
“什么不能受孕,什么基因等级,”李凡嗤笑,说道:“全都是精心编排出来的骗局,为了充当上帝,恶意剔除普通人的繁殖基因。设置令人恶心的基因分级,只是方便他们统一管理,当你们从模拟子宫出来的刹那,就已经沦为了奴隶。”
【骗子,绝对的骗子。】
【圣明的统帅心存仁爱,哪是你讲的那样,你这个肮脏的Z国猪。】
【阴谋论的始祖吧你!】
“呵,”李凡冷笑,对于傻逼言论他向来不屑跟他们对喷。他再次敲击键盘,整个星际所有屏幕赫然浮现出一段影像。
那是半人马座β星人即将入侵地球时六耳联盟的会议视频。
约翰夫·百登时任米国总统坐在六边桌的正前方:“我们检测到半人马座的外星人即将入侵地球,对此五角部已经将这一信号隔绝掉了,各位有什么看法。”
“这么重大的信息为什么要隔绝,我们应该放在联大会议上讨论?”一位满头金色飘逸头发的男人一脸震惊地说:“这可是关乎到全人类生命的事宜啊!”
“是啊!”坐在金色飘逸头发男人身边的女人补充道:“至少我们可以把Z国拉进来,他们的民族最具有担当了。”
约翰夫·百登很不爽的白了那女人一眼,声音很冷地说道:“本次会议重点是问我们六国,而不是其他国家。”
“抱歉,尊敬的百登先生,”女人说。
“其他三位有什么应对建议?”约翰夫·百登环视四周问。
“我有个不成熟建议,”说话的人头戴针织帽,帽子上绣着一片枫叶,“我们可不可以将主战场选在亚洲,借助敌人去消灭敌人,岂不很好。”
“蒙特利多,我不得不赞赏你,你真的很鬼才,”约翰夫·百登笑脸展开:“就像达娜女士说的,Z国人最具担当,如果主战场在他们的国土,我相信那场面一定会非常精彩。”
说罢,会议室内顿时一片欢声笑语,丝毫没有大战将近的气息。
这段视频李凡看过无数次,但每一次都让他愤怒到极致。攥紧的拳头让指甲都扎进了肉里,鲜红的血液从手心里渗了出来。
“关掉它!”统帅猛然起身扑向教堂最左边的电源闸门。
那道闸门是控制着除了教堂所在的六耳星城外其余所有星城的电源总开关,一旦关闭其余星城将会瞬间失去电力支撑,回归原始,什么氧气制造、重力维系、能量光环都将停止。
这无疑是场屠/杀。
“统帅,万万使不得!”彼得德鲁克同样飞扑出去,一把拉住统帅:“约翰,快帮我拉住他。”
“我明白,”约翰深吸一口气,径直走向电源开关。视频里的内容他早知道,所以他对Z国一直怀有愧疚之心,但愧疚到让他放弃祖辈苦心经营下的六耳至上环境说NO。
对不起他做不到。
“约翰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彼得德鲁克怒目圆睁。
约翰冲他摇了摇头:“彼得你不是六耳的人,你不懂。”说完他猛地拉下电阀门。
教堂内的显示屏瞬间熄灭,约翰和统帅的脸上立马漫起笑意,但这种笑意仅仅只持续了一秒钟。
下一秒,原本熄灭掉的显示屏瞬间又亮了起来,李凡那张俊秀的脸庞再次上线。
约翰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然后就像疯了似的猛地继续扳动着电源控杆。
可这一次显示屏连个抖动都没出现,那根电源总控杆就像一根虚假玩具一样。约翰呆了,统帅也呆了,唯独军团长彼得德鲁克长舒了一口气。
教堂里发生的一切都被远在水星监测站里的李凡收在眼底,刚才的黑屏也是他有意为之,目的就是想看看他们谋杀后,到底有没有一丁点的负罪感。
果然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六耳联盟骨子里的自私是改变不了的。
“我说过,整个星际的系统都在我手中,”李凡眸光坚定。
喧嚣的直播瞬间平静下来,因为教堂内发生的一切已经被李凡在第一时间推送到每位星际人民的手机上。
这般无情的操作难道就是他们尊为圣明的统帅?
他们迷茫了。
“没想到吧?”李凡语气带着丝丝戏谑,说:“后面的事会让你更意外。”
说完,李凡又推送出第二段视频。
此时战争已经结束。
六耳联盟万万没想到那群不愿做奴隶的民族,居然真的万众一心,抵挡住了入侵者,赢得了最后胜利。
那一刻满目疮痍的Z国宛如绚丽的烟火照亮了整个地球!!!
“怎么办?怎么办!”约翰夫·百登眉头紧皱:“如此自强不息的民族让我害怕,为了我们后代,我们一定要彻底灭绝他们。”
曾经满头飘逸金色的男人现在已经变成了秃头,但他还是下意识伸手在头上绕了一圈,深深地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为Z国还是为百登先生。
他身边的女士同样愁容满面,不知道如何应答。
唯有那位戴着绣有枫叶图案针织帽的蒙特利多,再次张口献策,说道:“或许我们研究基因灭绝。”
约翰夫·百登望向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如今的Z国虽然在这场战争中遭受最惨,但基于人道主义原则,我们是不能对他们发动侵略战争,”蒙特利多一对棕色瞳孔散发着狐狸般的狡邪:“但我们可以乘机在他们河流中投入一定量含有核辐射元素的物质,让他们彻底失去繁殖的能力。”
“蒙特利多你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约翰夫·百登眉开眼笑,随即又紧锁眉心:“让Z国人不孕,从而彻底灭绝,的确是个好主意,但仅仅针对Z国难免会让人留下口实。”
“我觉得的这个方案可以全世界同步进行。”秃头男人猛地张口说道。
“什么,全世界同步进行,你是疯了吗?”秃头男人身边的女士惊声尖叫起来。
“先听听他的方案再说,”百登挥手示意女士安静。
“等到全球因此不孕后,届时我们可以提前研发出人工子宫,宣布这次不孕的原因是因为战争辐射的影响。而我们做出的人工子宫面向全球,进行配额分娩。”秃头男笑着又补充说道:“同时展开行星移民,将人工子宫控制在六耳手中,同时根据基因编码对每个从人工子宫出来的进行人为分级,这样我们六耳的权益不就可以永生永世享用,不会消散了。”
女人听完愁容的脸立马笑出声来:“哈哈,我明白了,我们倒时可以将Z国人的配额设置成基因最低等级,他们不是不愿做奴隶吗,那就让他们做全人类的奴隶!”
……
约翰呆坐在光洁如面的地砖上,泪水滴滴哒哒落了下来,他不是在为祖辈做过的那些事感到伤心悲愤,而是为自己和后辈们即将无法再去享受那些顶级待遇而难过。
直播间内的星际人民彻底哑声了,因为视频末端李凡将人工子宫编排基因分级的代码发了出来。
里面隐藏的问题很快就被一些技术大拿给点了出来。
什么人工子宫配额分娩,分明就是恶意剔除掉一些基因序列,从而影响婴儿的正常成长。
李凡深深吐纳着呼吸,攥紧的拳头一点点在手心里松开,他不再去关注直播,而是转向身后伸手捧起两张照片。
那是他父母的遗照。
他们在一次外出维修设备,由于装备年久出了故障,最后双双殒命。
那年他才刚满十岁!
为了完成父母遗志,他开始独自一人肩负起整座水星监测站的工作,害怕被人察觉,他便开始学习编程隐瞒父母逝去消息,伪造监控,修改星际系统的工作安排。
直到四年后,在他十四岁那年,为了测测自己的基因等级跟统帅的谁高,在好奇心的趋势下,他黑进了统帅私人数据库,看到了那些足以颠覆他三观的影像资料。
直到这时他才发觉原来自己祖国凋零的背后居然是场如此肮脏的阴谋。
他吐了。
实实在在的吐了。
他为父母的勤恳感到不值,更为祖辈们的付出感到惋惜,为此他在之后的工作中刻意修改监测数据,故意颠倒正负极差,让本就危险的地方在系统上显示安全,让原本安全的地方在系统上显示危险。
为的就是今天,再过一分钟整个太阳系将发生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能量爆发。
届时那些六耳联盟为了享受特权修建的高端星际城将瞬间土崩瓦解,不复存在。
而那些提供给底层民众居住生活的垃圾星,将平稳度过这场危机。
谁能想到坚不可摧的城堡居然修建在沙丘上,多么令人讽刺。
抬手看了眼时间,距离危机到来还有46秒。
时间刚刚好,李凡脸上漫起一丝笑意,他低头敲击了一下键盘,顿时整个星际响起了Z国的国歌。
庄严肃穆的旋律让所有人为之起立。
这一刻直播间内,再也没人去叫嚣那些带有肮脏和歧视的字眼了,有的只是无限的敬佩。
你们才是最伟大的人。
……
一秒不多一秒不少,46秒的时间正好演奏完Z国的国歌,在结束的刹那,李凡启动了监测站内的虫洞按钮。
能量风暴如约而至,高温顷刻间摧毁了整座水星监测站,连带着张被李凡丢弃在垃圾桶内的基因鉴定等级为SSS的纸张。

小编推荐理由

以身许国[快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