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主角在攻略我[穿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男频主角在攻略我[穿书](楚尧尧谢临砚)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楚尧尧谢临砚小说————男频主角在攻略我[穿书]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子琼所著,讲述了谢临砚是男频无cp文《凌天魔尊》的男主角,他心狠手辣、心思缜密,是个疑心病极重的反派老魔,人送外号谢

楚尧尧谢临砚内容介绍

《老魔请自重》
作者:子琼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楚尧尧头疼欲裂,她勉强睁开眼睛,待到视线聚焦后,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坚硬的石床上。
冰冷的铁链锁住了她的四肢,将她牢牢捆住。

楚尧尧谢临砚全文阅读

四下望去,这是一间光秃秃的石室,毫无烟火气。墙壁上镶嵌着乳白色的月光石,散发着柔光。
空气里弥漫着腻人的甜香,石室的一侧墙上还开了一扇窗户,从楚尧尧的角度望去,只能看见一片幽深的天空,点点繁星缀于空中,汇成一片广袤的星海。
窗台上摆了一盏香炉,那种腻人的甜香正是从香炉里丝丝缕缕飘出来的。
楚尧尧的大脑钝钝的,她正消化着脑中突然涌入的大量信息。
看网文多年,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一天会轮到她穿书。
是的,她穿书了,穿进了一本名为《凌天魔尊》的小说中。
这是一本很火的无cp仙侠升级流小说,火的点在于此书的男主人设非常不走寻常路。
男主名为谢临砚,他心狠手辣,心思缜密,是个疑心病极重的反派老魔,人送外号:谢劳模。
在他眼里,仙师收他为徒,是想控制他,杀之;同门赠他灵丹,是想讨好他,灭之;女修喜欢他,是想利用他,屠之。妥妥一安全感极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反派大魔头。
楚尧尧是这本书的死忠粉,当初追更的时候,可谓是看得如痴如醉,但悲伤的是,《凌天魔尊》突然断更了,这一断就足足有三个多月,楚尧尧一直坚持每天打卡催更,希望作者快点回来继续写。但是,不仅更新没等来,她还穿书了。
像所有的穿书者一样,她也领到了自己的穿书任务。
系统告诉她,《凌天魔尊》这本书并不是因为作者的不负责任才断更的,而是因为主题过于黑暗,被官方强制下架了。楚尧尧要做的事情,就是扭转这个世界的主题,让它充满正能量,这样书才能重新上架,她才不用跟着这个世界一起走向毁灭。
根据主角是世界的中心的原理,想要扭转世界主题,首先就要改变主角。所以楚尧尧的主线任务非常明确,她需要教会疑心病晚期的男主谢临砚如何相信他人。
任务难度极高,但楚尧尧比较佛,人吧,贵在随遇而安,穿都已经穿了,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任务完不成会死,倒不如尽力去尝试一下。
当然,要想成功完成系统任务,第一步她得先渡过眼前的难关。
她现在所在的时间节点正好是《凌天魔尊》断更前的最后一章。
【谢临砚全身是血,这些伤都是秘境中的戾气造成的,唯一能治疗他伤势的只有玉衡山的镇派之宝凝玉翠,他强撑着一口气,寻了一处山洞,将自己受伤的身体封在了其中,又捏了四个纸傀儡,用神识种下精神烙印,让它们替自己寻来凝玉翠。】
这是最后一章的最后一段话。
楚尧尧此时的身份正是正道四大门派之一玉衡山门下的弟子。
“醒了?”石床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楚尧尧循声望去。
那是一个身着青色衣衫的年轻男人,头戴冠,一头乌发梳得整整齐齐,鼻梁很高,样貌倒还算好看,但眼神中却透着一股淫邪之气,望着楚尧尧的目光也满是贪婪。
楚尧尧深吸了一口气,她的手心已经因为紧张而渗出了冷汗。
眼前之人是原身“楚尧尧”的师父杜求尘,也是玉衡山的三长老。而此情此景,非常戏剧性,她被自己的师父囚禁在了这间密室中,她的师父即将用邪淫之术对她进行采补,以此来冲击自身的修炼瓶颈。
“尧尧,为师终于等来这一天了。”杜求尘伸出手来轻轻揉了揉楚尧尧的头发,楚尧尧的脖子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所穿越的这个身份,玉衡山三长老杜求尘唯一的女弟子“楚尧尧”,她的体质很特殊,是千年难遇的纯阴之体,天赋甚高,极其适合当炉鼎。
在她年少时,杜求尘便将她带回山门,助她遮掩体质,她也一直很感谢自己的师父,只是没有想到,自打她及笄之后,杜求尘看她的眼神就越来越奇怪,甚至会不经意间对她动手动脚,禽兽至极。
杜求尘从一开始就并非是真的想帮助楚尧尧,而是将她圈养起来,待到时机成熟便让她成为自己的炉鼎,助自己修炼。
在《凌天魔尊》世界观中,被人当作炉鼎采补可不仅仅只是被人睡一下那么简单了事的,她的生命力会在采补的过程中疯狂流失,转化为采补之人的修为。也就是说,如果无法阻止杜求尘,她也活不长了。
这地狱级别的开场难度简直让她想要亲切地问候一下系统的祖宗。
杜求尘满意地在楚尧尧的眼里看到了恐惧之色,他温柔地抚摸着少女苍白的脸庞:“尧尧,为师是看着你长大的,与其让你落在别人手里,不如我来好好疼你。”
楚尧尧一阵恶寒,她不想死,尤其不想通过这种方式死,她得想办法自救。
此前杜求尘给她喂食过抑制修为的毒药,她身上一丁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挣扎是不可能成功的。更何况,杜求尘的修为乃是金丹后期,她这具身体也不过刚刚筑基而已,就算修为没有被压制,她也不可能拧得过杜求尘的手腕。
杜求尘已经伸手开始解她的腰带了。
冷汗不受控制地从楚尧尧的额角冒出。
“等一下。”她出声阻止,尾音不自觉带了一丝颤抖。
杜求尘露出微笑,手上动作不停:“尧尧别怕,为师会温柔些的,当然,尧尧若是喜欢粗暴些的,为师也不介意玩些情调。”
如果楚尧尧这个时候还有力气,她一定会提膝一脚踹过去。
眼看着腰带就被他解开了,他继续伸手要扯开她的衣襟。
“等等!”因为惊恐,楚尧尧的声音都有些变调。
好在杜求尘似乎很享受这种欺辱她的过程,还真的停了下来,一脸玩味地看着她:“尧尧想说什么?”
心跳如鼓,焦急混着恐惧向四肢百骸蔓延,她必须说出一句能够阻止杜求尘的话来。
一句话阻止一个行为,这句话要足够劲爆。
楚尧尧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随后她心一横,对杜求尘道:“师父,我劝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免得被我的情郎报复。”
“哦?”杜求尘一脸不屑:“为师竟不知尧尧这般有能耐,居然背着我在外面有情郎了,只是不知这个情郎到底是谁,为师可认得他?”
杜求尘显然未将楚尧尧的话太放在心上,玉衡山乃是正道四大门派之一,他又是玉衡山的三长老,背后是一个门派的势力,不会有人那么蠢真的来得罪他的。
楚尧尧咽了口吐沫,语气坚定:“这个人师父当然认识,希望我说出来之后,师父不要太过惊讶。”
“他的名字是,”她缓缓吐出三个字:“谢临砚。”
空气安静了几秒,即使杜求尘掩饰得极好,她也清晰地从他眼中捕捉到了一份惊疑之色。
果然,楚尧尧猜得没错,杜求尘虽是玉衡山的三长老,但他对谢临砚明显非常忌惮。现在的时间段里,《凌天魔尊》早就进入了收尾阶段。杜求尘金丹后期的修为虽然也算很高了,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谢临砚的元婴后期。
玉衡山中的另几位长老虽然也有元婴后期的高手,但如果真的迎面对上,他们可都不是谢临砚的对手。同种修为之下,正道修士的斗法能力如何比得过经验丰富、心狠手辣的魔尊。
杜求尘迟疑片刻,很快他就将眼底的情绪掩了下去,笑道:“尧尧可真会说笑,谁不知道那谢老魔向来不近女色,还极为厌恶正道之人,你怎么会和他搭上关系?”

楚尧尧谢临砚免费阅读

杜求尘不信。
是的,这话说出来,楚尧尧自己都不太信,谢临砚修炼了五百多年,从未有人听说他喜欢过什么女子。在百余年前,有位不知好歹的魔修试图通过赠送他美人的方式讨好他,谁知那些美人竟都被他毫不留情地杀了。
在谢临砚的词典里,从来都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无论男女,该杀便杀。
但是,楚尧尧现在必须让杜求尘相信她,她语气真诚、目光自信:”以前不近女色,那是因为还没遇到我,我可是纯阴之体。”
这话让杜求尘又有些犹豫了,纯阴之体乃是千年难遇的体质,若是得了纯阴之体的炉鼎,对未来的修炼之路会有非常大的帮助,说不定那谢老魔就真的看上了。
杜求尘眸中阴戾之色一闪,楚尧尧是他从小养到大的炉鼎,若是被那谢老魔看上了,他还真的不敢去招惹那个疯子,那他这些年的苦心可就全都成了他人的嫁衣。
杜求尘慢慢松开了楚尧尧的衣襟,没再继续下去,他心有不甘,却也真的没敢贸然对楚尧尧做些什么。
谢临砚那个魔头,假设他并不想招惹玉衡山,但只是找个机会潜入玉衡山内将他暗杀还是很容易做到的,到时候就算玉衡山众长老想替他出头,都没有足够对付谢临砚的手段。
杜求尘抿着唇看着楚尧尧,脸色不太好看:“尧尧当真不是在诓骗为师?”
“师父大可去自行求证。”楚尧尧目光坦然,让杜求尘越发心虚。
他望着被锁链锁在石床上的少女,心中一时之间觉得有些怪异,突然他唇角微翘:“尧尧,这个玩笑并不好笑,成为为师的炉鼎可比当那魔尊的炉鼎好过多了,既然都是当炉鼎,尧尧何必非去伺候那个嗜血魔尊呢?”
这确实是个逻辑盲点,楚尧尧一慌,面上却不显,她淡笑一声:“师父,我不是说了吗,谢临砚是我的情郎,他并不是要让我当他的炉鼎,而是让我当他的道侣。”
杜求尘没吭声,他盯着楚尧尧看了半晌,眼底满是审视。
身着淡黄纱裙的少女安静地躺在石床上,一头乌发披散开来,少女本是娇俏的长相,却因为中毒,脸色很苍白,就连嘴唇都没有什么血色,少了一份娇憨,多了一丝冷艳。
杜求尘望着楚尧尧,他的胸口起伏了几下,难不成那个谢老魔真的看上他这个小徒弟了?杜求尘曾远远地看过谢临砚一眼,但他毕竟是正道之人,跟那样的魔头是没有什么交集的,那还是在百余年前的事情,当时只觉得谢老魔此人从外表来看并不像从极域来的魔修。后又听说他极其厌恶正道之人,如今又是怎么和他的小徒弟扯上关系的?
对视半晌,杜求尘突然反应了过来,他眼底闪过一抹戾气,猛地翻身压在了楚尧尧身上:“你骗我!”
说着他便去扯楚尧尧的衣服。
楚尧尧呼吸一滞,这么快就露馅儿了吗?她的后背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难道说她真的逃不过这一劫吗?
“谢临砚说过近几日便会来玉衡山见我!还望师父快些回头是岸!”这一句话楚尧尧几乎是喊出来的,衣衫已经从肩头滑落,冰冷的感觉带着让人窒息的恶心蔓延开来,她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杜求尘冷笑一声:“尧尧,到现在了还想骗为师,那谢老魔若真是你的情郎,此时为何不来救你呢?”
他话音刚落,突然眉头一皱,杜求尘敏锐地察觉到,石室之中多出了第三个人的气息,凭空出现,毫无征兆。
他猛然回头,只见石室的窗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白衣青年。
杜求尘脸色骤变,什么人竟然能悄无声息地潜入这间密室?
楚尧尧也察觉到了异常,她抬头望去,正对上一人的目光。
那是一名白衣青年,不知何时出现的,他安静地站在窗边,望过来的目光带着些许冷意。
虽是男子,相貌却生得极美,眉眼艳丽,轮廓柔和,明明那般俊美,却不带一丝妖气。一头乌发被发带随意束着,几缕发丝从鬓角垂至肩头,他怀中抱了一把漆黑的长剑,泠白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月光,宛如从画中走出的清冷剑仙。
楚尧尧一时有些看呆了,她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美到这般不真实。
杜求尘面上阴晴不定,一颗心都沉入了谷底,下一刻,他飞身而起,从石床上跃了下来,对上青年微冷的视线后,杜求尘心思急转,在开口之前,他左右手分别一扬,竟什么都没说,直接向青年出手了。
一柄湛蓝长剑从他右手袖口伸出,剑柄很快被他握在手中,眨眼间便向着青年的脖颈砍去。
青年反应极快,他怀中的漆黑长剑瞬间出窍,“当”地一声巨响,短兵相接,他轻松挡住了杜求尘这一剑。
与此同时,一枚信号弹从杜求尘左手袖口中疾射而出,冲出窗户,在幽深的夜色中炸开一朵绚丽的灵花。
杜求尘想的很简单,他只要先在青年手中撑住片刻,玉衡山中其他几位长老便能赶到了。
青年淡淡扫了一眼窗外炸开的灵花,面上并未显出任何焦急之色,他手中长剑突然调转,第一剑轻松挑落杜求尘手中的剑,第二剑精准地搭在了杜求尘的脖子上。
杜求尘的瞳孔猛然一缩,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好歹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在青年手里竟然会这般不堪一击。
青年没有马上动手,他薄唇轻启,问道:“凝玉翠在哪里?”
杜求尘心中不禁疑惑,他来玉衡山不是为了他的小徒弟吗,为什么问的却是镇派之宝凝玉翠。
在杜求尘开口之前,楚尧尧强撑着支起上半身,率先对青年道:“杀了他,我告诉你。”
青年眸光微闪,在杜求尘惊怒的目光下,他手腕微抖,剑刃一划,只听得“扑哧”一声,杜求尘的脖子上瞬间便多了一条血线,他整个人顺着惯性轰然倒下,甚至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
楚尧尧的呼吸不自觉急促了几分,青年并未就此收剑,殷红的血顺着剑刃缓缓滴下,没有一滴溅在他雪白的衣衫上,他提着剑,一步步向楚尧尧逼近。
那抹血色宛如在他的俊美中添了一笔邪气,画中仙人顿时化为嗜血的山鬼,却美得惊心动魄。
楚尧尧的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
【解锁成就:和谢临砚的初遇】
眼前之人……正是谢临砚!
“凝玉翠在哪里?”他又问了一遍,与第一遍相比,就连语气都分毫不差。
楚尧尧心脏狂跳,她不知道谢临砚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听没听到她刚刚为了自救对杜求尘说的那些话。
她睫毛微颤,最后抖着声音道:“凝玉翠是玉衡山的镇派之宝,一直被掌门养在丹田之中,你若是想得到凝玉翠,要么经过掌门的同意,要么杀了他。”
“好,谢谢。”谢临砚的语气同他的目光一样冷淡,仿佛这世间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改变他。
楚尧尧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她只觉胸口一凉,锋利的剑尖已经没入了她的心脏。凌厉的剑气瞬间撞碎她的心脉向四肢百骸涌去。
剧痛几乎击溃她的所有神经,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她只看见了谢临砚眼底冰冷的杀气,死亡的恐惧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
好家伙,穿书十分钟不到,楚尧尧被自己的任务对象干掉了。

小编推荐理由

男频主角在攻略我[穿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