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暮雪共白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晨曦暮雪共白头(薛暮蝉祁澹)

主角是薛暮蝉祁澹小说《晨曦暮雪共白头》已完结,为你提供晨曦暮雪共白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薛暮蝉以为只要自己全心全意对待祁澹,终有一天能打动他,可等了五年,却只等到他一句:你不会以为,本将真的会施舍你一场婚礼吧?原来不论她付出什么,都敌不过他心头的白月光。

小说简介

薛暮蝉以为只要自己全心全意对待祁澹,终有一天能打动他,可等了五年,却只等到他一句:你不会以为,本将真的会施舍你一场婚礼吧?原来不论她付出什么,都敌不过他心头的白月光。

晨曦暮雪共白头完结全文

年关将近,京城四处都是张灯结彩,唯有将军府内,清冷一片。
虽是挂着将军府的名头,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空壳子,几年前名震四方的祁澹祁将军,如今却是身中剧毒,双腿俱废。夫人,在下想到了一个法子,只是这药引,却需要夫人的帮忙。
宋大夫是将军府的府医,祁澹的身体状况他自然一清二楚。
祁澹的毒一直没有找到解药,只得将其压制在双腿之下,可到底不是长久之计,几年过去,终于让他找到了解毒之法。只是这解毒之法
薛暮蝉看着大夫,目光中满是疑惑,似是在询问究竟是何法子。
是了,除了祁澹成了废人外,这两年京中谈及更多的便是他的夫人,当朝太傅的独女,出身极高,可京中却无一人求娶。说着大夫的声音愈发轻微下去,只如今,此法恐有伤胎儿。
在一刻钟前,他刚替薛暮蝉诊出了喜脉。
薛暮蝉面上的喜意顿时消了大半,双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了小腹,方才她还为这个孩子而欣喜,如今许是没缘分。
薛暮蝉丝毫没有犹豫,纤细的手腕就这般摆在了宋大夫的面前。
宋大夫到底还是以祁澹为重的,哪怕对薛暮蝉有些许的怜悯,此刻也还是利落的拿起了利刃,在薛暮蝉手腕上划出了一个伤口,取了约莫小半碗血。然而下一刻,他的面上多了惊恐之色。
夫人你那血竟是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薛暮蝉脸上却是没有意外。
她自小便体质特殊,伤口极难愈合,一个小小的伤口都可能要了她的命。

晨曦暮雪共白头免费阅读

在大夫惊恐的神色中,薛暮蝉咬着牙接过纱布,一圈一圈的缠绕着伤口。
祁澹不喜血腥味。
正想着,里屋便传来了祁澹的声音,薛暮蝉指了指里屋,又指了指自己的伤口,对着大夫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若是祁澹知道,必定不会用药的。
夫人放心,此事在下定会守口如瓶。说着担忧地目送着薛暮蝉进了里屋,转身叹了口气去熬药。薛暮蝉匆忙间遮好了伤口才敢进门,见里头祁澹刚起身,熟门熟路的取了架子上的衣裳。
她是祁澹的夫人,却又更像是他的丫鬟。每日里祁澹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法子折腾她,譬如此刻,刚刚打来的热水被祁澹连盆掀翻在地。
方才本将叫了你三回你才进来。
「是有事耽搁了。」薛暮蝉抬起手比划,可祁澹看也不看就撇开眼去。
说了本将看不懂,往后莫要在本将面前比划,瞧着碍眼。
薛暮蝉的手顿了顿,祁澹不是第一次这样说,可她分明瞧见过他与府中有哑疾的下人说话,虽然只是远远地瞧着,可她直觉祁澹是能看懂的。况且,不论是真的看不懂,还是单纯不想看她,薛暮蝉除了继续比划,也别无他法。
祁澹面上满是嘲讽,怎么,在外头想着如何算计本将?
想到当初自己竟是被这个女人算计了,祁澹的脸色愈发不好。一个哑巴妻子,无异于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甚至于比他的腿都更难以令他接受。
薛暮蝉抿紧了唇,重新打了水拧了帕子给他洁面,却又被一手打翻。
这回祁澹的力道加重了一些,恰好打在了她的伤口处。

小编点评

晨曦暮雪共白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