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不是终点第2章全文免费阅读

来人穿着黑色的小皮裙,上身是白色的雪纺半袖衣,栗色的波浪卷长发,加上精致的妆容,看起来妩媚又多情。

慕小姐好!仆人打招呼。

你好,我姐夫在吗?女人说话也柔情似水。

仆人转身,让出了客厅的视线。

游炳华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听到了动静,浑身不自然地一僵,不过他还是不着痕迹地继续换着台。

姐夫!你回来啦!慕美珊兴高采烈地走进来,一走进才看到沙发的另一头坐着的秦敏君。

慕美珊顿时脚步一顿,低着头,有些怯怯地说了声:伯母好我我姐呢?

刚才明明是来找游炳华的,现在一看到游炳华的母亲也在,立马就改口变成了找她姐。

秦敏君白眼一翻,语气也阴阳怪气的:我当时谁呢?原来是慕家的人?怎么?家里揭不开锅,需要来我们周家讨要饭钱吗?慕晴的娘家人果然不一般。

慕美珊顿时脸上就挂不住,她有满腔的火气却不敢发出来,只是小声说:我不是,我来找我姐的

哼!找你姐,找你那个扫把星姐姐,还不是为了要钱?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你姐从头到脚都是用的我们周家的钱,你问她要钱,也是要的我们周家的钱!慕家的女人脸皮都这么厚!

妈坐在沙发里的游炳华终于忍不住,出声阻止:你让我消停一会儿行吗?不知道我昨晚睡很晚吗?

秦敏君一听,顿时朝楼上走去:行行!在你心里,她们慕家人就是好,就我这个妈不好!

说完,秦敏君直接撞了慕美珊一下,施施然地上楼去了。

听到楼上的门重重地被关上,原本站在客厅里柔柔弱弱的慕美珊,顿时把脸拉了下来,刻意压低声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提前走了?

别闹!游炳华站起来,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厨房的位置,同样也是压低声音: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别来找我了吗?

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为什么要丢下我?慕美珊一下拉住游炳华的胳膊,撒娇般摇了摇。

OK !这件事我们私下谈好吗?你现在给我回去!游炳华显然不愿意多谈,按住慕美珊的肩膀,就把她朝门外推。

慕美珊不甘心地挣扎着,还想要说什么,这时候,游炳华的身后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美珊!你怎么来了?

慕晴本来在厨房里的,可是刚才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她把伤口用冷水冲了一下,想要到客厅来拿医药箱,谁知道一下就看到了自己的妹妹。

慕美珊本来挣扎的身子就像是石化一下,一下就凝固住了,她身后的游炳华也是同样的表情,因为他的双手还按在慕美珊的肩膀上。

看着两人奇怪的姿势,慕晴脸上的惊喜也渐渐地冷下啦,她缓步走了过来,有些不确定地问:你们这是?

啊!姐!慕美珊僵硬的脸瞬间变幻,精致的妆容上全部都是惊喜,她转过身来,不着痕迹地挣脱游炳华的手,快步地走向慕晴。

那个妈说她不舒服,我来找姐夫带妈妈去医院,你也知道的,妈犯起病来,我是不敢搬动她的。

这个妈当然是只慕晴和慕美珊共同的母亲。

游炳华也立即就坡下驴,顺着慕美珊的话接口:就是丈母娘不好,我得去看看,所以有些急,我和美珊先去了

什么?妈妈又生病了吗?慕晴紧张起来,连忙要脱下身上的围裙:我跟你们一起去!

游炳华抓住慕晴的手,阻止她的动作,温和地开口:老婆啊你看,你要是走了,谁来照顾这个家的妈?她虽然说话不太好听,可是她有胃病,如果不好好吃饭,到时候

游炳华都这么说了,慕晴就算有一颗焦急地心,也瞬间冷却下来,她不说话,不过眼泪都是隐忍的泪水。

自己的母亲生病了,她都不能回家一趟。

姐,你放心吧。慕美珊安慰道:妈妈不是还有我吗?我和姐夫先回去了,到时候给你电话

好好!你们快去!慕晴催促着,还不忘帮游炳华拿出鞋柜的鞋,让他换上,然后还给他递过车钥匙。

慕美珊看着慕晴殷勤地照顾游炳华,浓烈的眼线一挑,眼中迸发出强烈的醋意。

不过慕晴的全身心都在游炳华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游炳华生怕慕美珊的表情被慕晴看到,有些不耐烦地推了慕晴一把:好了!你没完没了的,我还怎么出门?

慕晴被推了一个趔趄,不过所幸游炳华的力道不是很大,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母亲生病,或许是游炳华在担忧,所以才不耐烦,于是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行行你快和美珊去吧,不要耽误了妈妈的病情。

慕美珊倒转过来,抓住游炳华的手腕,声音也是很急:就是!你快跟我走吧!别在这里磨磨蹭蹭的,妈妈都等不及了。

慕晴的视线一下就放在慕美珊的那只手上,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一有这个想法,慕晴就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下,想什么呢?

美珊是自己的妹妹,难道还会有别的事情吗?

眼看着慕美珊坐进了游炳华的车子,慕晴站在院落里的台阶上,不停地对两人招着手:妈妈到底怎么样,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

游炳华一踩油门,车子像是发疯的疯牛一样冲了出去,把慕晴焦急地脸甩到身后。

游炳华和慕美珊一走,慕晴忽然想起来灶台上的炉火还没有关,顿时如临大敌般冲了回去。

刚冲到厨房门口,慕晴的步子就生生地顿住,只见婆婆秦敏君端着一碗已经煮开花的绿豆汤,缓缓地走了出来。

慕晴顿时感觉从脚底冒出一股寒气,凉飕飕地钻到裤腿里,然后直接钻到背上,再到她的头顶

秦敏君垂下有些松弛的眼皮,视线落在手里的绿豆汤里,语气无比的讽刺: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贱人,我就知道,你的娘家妹妹一来,你总会做错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