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小说第2章全文精彩阅读

湛司澈并不看云星浅:你听到了。

云星浅摆弄着自己脏乎乎的衣角,声音很轻:先生,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湛司澈冷笑一声,并厉声问道:和我结婚难道不是你一直的企图吗?

湛司澈凌厉的目光像刀子般划过云星浅清瘦的面庞,与她四目相对,云星浅吓得一哆嗦将头转过去,湛司澈却狠狠捏住她下巴将强迫她看着自己。

云星浅这才发现,男人墨镜下的线条凛冽修挺,好看到绝对是老天爷偏爱的那种,那下巴上的青黑胡茬透着他无与伦比的雄性气息。

他的西装做工考究,一看就是奢侈品。

云星浅看得出这个男人身份很尊贵。

反观自己,陈旧发霉的衣服,蓬头垢面脏臭不堪,几天没洗澡了。

他们俩去领结婚证?

云星浅垂下眼来,幽幽的说道:先生是不是觉得我在监狱里蹲了两年没见过男人了,所以随便看到一个从没见过的歪瓜裂枣就要生扑吗?

湛司澈禁不住多她一眼。

年龄不大,却牙尖嘴利,又分外冷静,对她的厌弃不免又多了一重:你是故意用这样激怒我的方式引起我对你的兴趣吗?

说完,不等云星浅回答便命令司机:去民政局!

放我下来!我根本不认识你!云星浅恐惧的想要开门下车。

湛司澈反手将她掣肘在座椅上,阴鸷的目光盯着她,声音无比森冷:女人!你给我听着,你想死,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云星浅吓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声音瑟瑟的:我……不想死。

去民政局!男人又是一声令下。

四少爷,我们就这样去民政局?副驾上助手问道。

湛司澈:?

助手看了一眼云星浅,直言道:少夫人她,衣服破旧,一身脏污……

回傅宅!男人又是一声令下。

是,四爷!司机发动引擎。

一个半小时后,车停。

云星浅下车才看到这处位于半山的豪门宅院‘傅宅’。

和三天前她见到的另一处半山别墅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这里像帝宫。

三天前的那处宅院,像破败不堪的囚笼。

那个夺走她童贞的男人,应该是个死囚吧?

神思恍惚中,手腕已经被湛司澈攥住。

她比他矮了一个多头,他步子迈的又大,被他牵着一路小跑的样子,很像他捡来的一条流浪狗。

宅院内的佣人见了男人便鞠身问候:四少爷,您回来了。

男人牵着云星浅绕过正房来到后院一排低矮平房前,将云星浅丢给几名女佣:找身干净衣服给她,让她洗个澡!

是,四爷。几名女佣一边答,一边把云星浅带进浴室。

必须得从这里逃出去。

她不能一出狱,就落入这样一个恨不能杀死她却还要和她领结婚证的男人手中。

云星浅沉浸在自己思虑中,并没有感觉到几名女佣已经把她的衣服解开了大半。女佣们集体唏嘘起来。

脖子上的淤青好像是吻痕?

回过神来的云星浅慌乱的咬唇道:我不习惯别人给我洗澡,请你们出去,我自己洗。

一名女佣问她:你是四少爷捡来的……

云星浅抢过来答道:女佣。

那你自己洗吧!女佣们爱答不理的转身就走。

都走出来了,其中一名女佣还在阴阳怪气的冷哼:还以为是四少爷的人呢,原来只是个女佣,一看就是个不检点的货色,哪配让我们给她洗澡。

抬眸看到湛司澈就立在浴室门外,女佣吓得立即闭嘴。

浴室里的云星浅在镜子前红着脸看着自己。

她最宝贵的第一次,她从未见过的她的第一个男人,此生她再也见不到他长什么样子了。

闭上眼,泪水顺着脸颊滑到脖颈处。

你果然是个肮脏不堪的女人!一道狠厉的男声赫然说道。

云星浅慌乱的张开眼眸。

湛司澈正嫌恶的打量着她的脖颈。

云星浅慌乱的拿起衣服裹住自己,羞愤的眼泪掉落下来:我刚出狱就被你劫持了,我不认识你,我再肮脏也和你没关系吧?请你出去!

湛司澈厌弃的目光落在云星浅的表情上,倒是看不出来她演戏的成分。

这女人,真是个行骗高手。

洗完澡跟我去领结婚证,三个月之后我自然会跟你离婚,然后分你一笔钱,到时候你想多赖在我身边一秒钟,都绝无可能!语毕,他关门离开。

院子里,因为湛司澈在,佣人都不敢大喘气。

这位,新上任的傅家掌权人有多狠辣和霸道,四天前这里的每一个佣人都见识过了的。

湛司澈是傅家长房第四子,他和三位哥哥并不是一母所生,而是父亲和小三所生的儿子,傅家虽然是传承百年的贵奢望族,可湛司澈这样的庶子却没有资格承袭傅家半分财产。

就连傅家的旁支,都比他有优先继承权。

十几岁时,他被流放到国外不准回来,终究有一天靠着自己打拼回国了,母亲却被陷害入狱了。

从那时开始,湛司澈便步步为营,暗度陈仓,终于在三天前,以诈死为迷惑点绝地反击,成功掌控整个傅氏家族,并把对手赶尽杀绝。

现在的傅家,是他湛司澈说了算。

回忆往昔,湛司澈满腹幽冷。

母亲并不是自愿当小三的,是父亲的嫡妻为了留住丈夫而施了手腕,利用母亲留住了父亲。

等母亲知道父亲已有妻室时,已经怀孕九个月了。

为了给湛司澈一个完整的家,母亲受尽白眼,人到中年又被陷害入狱,好不容易湛司澈掌控了整个傅氏家族将母亲从狱中接出来,母亲却只有三个月生命了。

母亲只有一个心愿,让他娶狱友云星浅为妻。

眼看着母亲将不久于人世,湛司澈只能先顺遂了母亲的心愿。

在决定捞云星浅出狱前一夜,他对云星浅做了一番调查。

发现,这女人在狱中接近母亲根本就是动机不纯。

不好了四少爷。佣人的惊叫打乱了湛司澈的思绪。

湛司澈目光一凛:慌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