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爷的小福妻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让我抓到非打断她的腿不可,哎呦,几位贵人再等等,我这就去叫我儿子去找。

婶娘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她,谢庭泞蹲在村长身后,婶娘一把没抓住她。

你个小贱蹄子还知道回来,快过来,这几个是带你去过好日子的人,东西也别收拾了,直接走吧。

虎子娘,你怎么这么着急,你不是把庭泞当作亲闺女嘛,这哪有卖闺女的道理。

很快就有人讥讽道,平日里就算表面功夫做的再好又如何?

旁人也不是瞎子,真好假好谁看不出来?

婶娘,我不要跟他们走,我不认识他们,婶娘,你别不要我,我会做更多的家务,不会再惹你们生气,饭我就吃一顿好了,求求你了。

谢庭泞拽着村长的衣服顺势滑跪在地上,哭喊着,发挥平生最好的演技。

虎子娘,我问你,你是不是要把庭泞卖到那种不干净的地方去。

还没等虎子娘解释,身后的人最先不答应,领头的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着不像是个猖狂的人。

老爷子误会了,我们褚府可是个清清白白的地方。

谢庭泞偷瞄对方几眼,觉得他们身上的衣服有些眼熟,但哭的快没力气,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哦,那也不行,虎子娘你虽然养了庭泞这么多年,但也不能说卖就卖。

虎子娘梗着脖子叫嚣,彻底撕破脸皮:我凭什么不能卖她,吃住都是我的,白养她这么大,现在让她为这个家赚点钱怎么了,本来就是个赔钱货。

谢庭泞眸色发冷,一口一个赔钱货,好似她不是女人一样。

可抬起头时,又哭的伤心:村长爷爷,庭泞还小,庭泞可以采药赚钱,不要卖了我。

她扯开嗓子哭喊,院子里不少有孩子的人不禁动容,可再心软,那也是虎子家的事,他们插不了手。

褚府的人面面相觑,情况好像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明明这女人说自己的女儿甘愿卖给褚府,没想到竟然都不是自己的孩子。

这位夫人,孩子还小,你们再商量,今日还要去别家,先告辞。他见状立刻带人离开。

虎子娘期期艾艾叫两声,对方头也不回,富裕的美梦瞬间破碎,面部扭曲跑到谢庭泞面前,尖锐的指甲眼看就要抓到她的脸上,被村长挡住。

谢庭泞气喘吁吁从地上爬起来,连哭都忘了,婶娘动作太快,她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村长,我们俩的事,用不着你个外人来插手,就算您是村长都不行。

村长爷爷你要救我,要不然我会被她打死的。谢庭泞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如此,何不彻底闹开,说不定还能绝处逢生。

村长叹口气,牢牢把她护在身后,没头没脑问了一句:虎子娘,你婆婆留下来的钱,是不是都在你那里。

没错,那是我婆婆留下来给我的,这小东西别想分到一分。虎子娘以为他们打上张嬷嬷那笔钱的主意,顿时提防起来。

村长从怀中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高高举起给大家看。

你婆婆临终前特意到我那里写了这封信,也盖了公章,如果你动了那笔钱,以后庭泞的去留随她意愿。

谢庭泞猛的抬头,张嬷嬷竟然还有后手!

哎呦,村长,话可不是你这么说的,我辛辛苦苦养活了这姑娘,现在说要走就要走,你让大家伙评评理。虎子娘丝毫不怕,掐着腰手指点着村长。

那个老不死留下来的钱都快花光了,让她去哪里拿银子?趁早卖了,还能赶紧捞一笔。只不过可惜,这小贱蹄子是个美人胚子,要是再等大点,肯定能卖个更好的价钱。

我说的话你可以不信,但这上面盖的公章可是确确实实。明日我跟你去官府走一趟,你看如何?村长笑眯眯说,虎子娘向来难缠,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谢庭泞朝他身后缩了缩,小心翼翼探头。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如果今天能走,那么她就可以永远摆脱。

村长,你是不是欺负我们不识字?还要去官府,我只知道,我养了她,花出去都是真真切切的银子,现在一个外人拿着一张纸就要带人走,上哪都是我有理。

虎子娘大声嚷嚷,直接瘫坐在地上,一哭二闹,旁边的人都劝她,可根本听不进去。

谢庭泞嗫嚅说:张嬷嬷的钱你可以不拿出来,还有你说养我的银子,我可以给你。

她抿紧薄唇,只要能够离开,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虎子娘,你看这样怎么样?反正你都是要把她卖了,正好我也缺个孙女给我养老,这些银子够不够?村长从荷包里掏出一枚碎银递给她。

本来哭天喊地的虎子娘瞬间从地上坐起来,接过那没银子狠狠咬了口,一双鼠眼转了转。

这可比褚府给的钱还多了,本以为今天好事砸了,没想到还多赚了钱。

够,绝对够,庭泞快回去收拾东西,村长可是个好人,你以后跟着他保证能过上好日子。虎子娘说完欢天喜地去屋子里把银子收好。

大家都散了吧,今天这事儿就到这里。村长挥挥手让看热闹的人都走,低头时发现谢庭泞微红的双眼。

村长爷爷,那些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她强压着情绪哽咽说,她可以把采来的药全部给他,也能用这种方法养活他们。

别说那么多,快去收拾吧。村长和蔼地揉了揉她的头顶,怕虎子娘再次发难,站在门口等她。

谢庭泞东西不多,几下就弄好,她摸到一瓶透明的水,想了想,小跑进厨房。

【宿主不快点走吗?】

毕竟从它苏醒的第一天,宿主做梦都想离开。

谢庭泞勾起嘴角:现在还不急,总要给他们点教训才行。

她已经跑到了厨房,将药水倒进手心里,往锅里抹了一把,这才拍拍手拎起包袱去找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