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追妻有点难第2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听闻这话,纪司琛直接松开了温欢的手。

纪司琛担心的眼神,如同一把尖刀刺入她的心脏。

她仿佛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江源,带太太去医院做详细检查,等我回来。

说完这句话,纪司琛便迈着大步离开这里,就连头也没有回一次。

温欢忍不住苦笑,嘴角极为艰难的牵扯着,偏偏这个时候,她的肚子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她双眉狠皱,骨节泛白的死死抓住沙发一角。

江源察觉不妙,赶紧跑上前:太太你没事吧?

温欢要咬紧牙关,尝试着站起来,却未想到视线突然变得模糊,耳畔也只剩下江源不断喊她的声音:太太!太太?

她仿佛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有人在她的腹部翻搅,要将她的孩子生生扯出。

温欢害怕的连连尖叫,清醒过后,双手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腹部,满身大汗。

苍白的天花板让她立刻反应过来这里是病房,周遭的寂静令她逐渐冷静下来。

护工见她醒了,连忙上前:太太,你醒了!

温欢看向自己的腹部,满脸苍白的着急询问:我的孩子呢?

护工赶紧回答:太太放心,你和孩子都没什么事,这段时间你只要好好休息就行。

明明前几个小时,她还对着纪司琛撂狠话,说不会生下这个孩子,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根本舍不得。

但她和纪司琛,已经结束了。

在他弃自己而去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结束了。

拜托护工帮忙打印了离婚协议,温欢怕自己反悔,快速签上自己的名字。

随后又将无名指上的那枚婚戒一并抽出,放在了协议书上。

上面还附带了一张纸条:我放下你了。

护工在一旁,欲言又止。

太太,你这么做

我想喝点粥,麻烦你帮我弄一碗来可以吗?

她打断护工的话,平静的恳求着。

护工立刻去帮她准备,而温欢则直接下床离开了病房。

外面空无一人,她心下有些不安,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

可在她走到电梯门前时,从拐角突然冒出一个熟悉的人影。

温欢认识他,是纪司琛的警卫。

见到他后,温欢忍不住往后退离了几步,警惕的看向他:你想做什么?

太太,纪先生说了不让你擅自行动。

说完,他的手猛地堵住了温欢的嘴,将她直接拖到了安全通道那边,强制带下楼。

温欢惊恐的四处挣扎,可她的力气有限,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他摔进了一辆房车里,然后被他带到一个荒郊野岭。

她颤抖着身子,咬着牙警惕的看着周围的空草地。

她想逃跑,但好几个壮汉在旁边别有深意的盯着她,没给她半分间隙。

眼看着他们步步紧逼,温欢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最前面的壮汉满脸淫秽不怀好意,放肆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纪太太,你不听话,纪先生就只好将你交给我们了。

说完,他便将她抱进了怀中。

这陌生又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温欢整个头发都麻了:是他放开我,你放开我!

可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甚至自己的衣服都被撕扯而下,冰冷的空气接触皮肤,她羞耻到不能自已。

她喘着大气,看到别在男人腰间的那把匕首,心下一狠果断抽出来要往男人身上刺去。

却不料,男人率先反应,一个反手,那尖锐的刀刃直直的划到了温欢的脸上,一股剧烈的疼痛随着血液蔓延开来

晦气!真他娘的晦气!

还是个有种的?沉水了!赶紧的!

巨大的疼痛中,温欢听到那几个男人对她评头论足,最后将衣衫破败的她捆了起来,直接扔进了不远处的那个深水池塘里。

瞬间被凉水包裹的她好像坠入了悬崖底,无能为力

她万万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纪司琛下的令。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妻子,他竟狠心至此!

难道仅仅是因为褚若然,他就要将自己置于死地,好名正言顺的带她进入霍家,让那个几个月大的孩子成为霍家骨肉?

踩着她的爱,践踏她的尊严不止,如今连性命都要剥夺,甚至连自己亲生骨肉都不放过!

纪司琛!我好恨!如果有下辈子,我不会放过你这个薄情寡义的男人!我一定会让你尝尝被挚爱的人亲手迫害的滋味!

五年后。

法国卜诺集团推出一款联名香水,名叫沉水。

其独特的香味迅速席卷国内外的香柜,而沉水背后的调香师和它瓶身设计师是同一人,也是近年来迅速蹿红香水界的天才调香师莱蕾小姐。

纪家今年花重金,通过层层关卡与莱蕾小姐取得联系,并且还与卜诺集团进行意向合作,目的就是想让莱蕾参与到纪家最新的项目中。

但那边一直没有给出明确回复。

此时的温欢正看着邮箱里那一封封纪家发过来的合作意向书,她乌黑的卷发慵懒又松散的扎在脑后,眼睛里透露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她盯着纪司琛那三个字,嘴角慢慢上扬。

纪司琛,好久未见。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七年前沉水的女人?

与此同时,江源敲响了纪司琛办公室的门:霍总,据说莱蕾小姐过几日会出席艾嘉晚宴,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去跑一趟,与她做个对接。

纪司琛倚靠在办公桌上,手指握着一支钢笔,来回的在桌上敲打着。

他不以为然的点开了莱蕾难得的一张公开照片。

图片上的女人身着红裙,言笑晏晏,浓颜立体的脸在闪光灯下张扬又美艳。

但纪司琛看她的第一眼,竟然把她的脸和温欢的脸重叠在了一起!

他猛然起身,皱着眉头再次定睛看了看。

好像是同张脸,但区别又很大。

江源还是头一次看到纪司琛在办公室如此失态,不免多问了一句:霍总,发生什么事了?

纪司琛怔愣了几秒,沉下目光将莱蕾的照片递到江源面前,询问:你看着像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