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太娇蛮第2章在线阅读全文

父亲!

她着这眉,弱弱的叫了一声,又撑着身子行了礼。

洛章坤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饶是平常万分不待见,此时见她这面色惨白的模样,心里也软了几分。

你这个样子,不用来也没关系,你祖母会体谅你的。

华浓晓得,但祖母平日待华浓尤为亲厚,华浓不能不来!

微微抬头,一双美目精明漂亮,与几天前那个畏畏缩缩的模样判若两人,饶是这身形单薄,小脸也毫无血色,可总是觉得,有一股子气撑着,说不出是什么,却被深深的吸引着。

姐儿这话说的,若非旁人不清楚,还真以为姐儿是个孝顺的,殊不知,若非你以死相逼,怎会给母亲气出这身病来,亏得母亲最是疼你,遇到你这白眼狼,是死个几次也不够的!

钱氏心思一转,冷刀子直接朝着洛华浓戳了过来,说到动情处,还不忘掩面轻轻啜泣起来,在场的人纷纷唏嘘,看向洛华浓,目光里都多了几分嫌恶。

她倒是不慌,吸了一口气,将悲伤压了下去,缓缓朝着病床上的祖过去,钱氏正要过来拦着,她回头一个冷眼,那钱氏竟是吓得愣住了神。

这这眼神竟是和她那个下贱的母亲一个模子。

钱氏强按下内心慌乱,立在了边缘处,洛华浓仔细的观察着祖母的脸色,又为祖母搭了搭脉,钱眉一皱,转身冷笑。

若是女儿没有记错的话,祖母的饮食应是母亲负责,可如今祖母中了毒,母亲觉得应如何处理呢?

中毒?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惊讶,别的不说,洛家祖母平日里最是温和,同钱氏的关系也是最好,若是说钱氏下毒想要害她,说出来这话谁也不信。

洛华浓,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分明是你昨日里,你逼母亲承认她就是害死你母亲的人,母亲不认,结果你以死相逼,直接跳湖,如此,才气的母亲发病倒在这里,如今还嫁祸到我头上,洛华浓,你这心肠未免忒怨毒了一些。

钱氏气的发抖,躲在了洛章坤的身后哭红了双眸,洛华浓只是淡淡的盯着她,她却是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祖母脸色蜡黄,毫无气色,嘴唇发紫,很明显就是中毒的迹象,玲儿,你去将祖母昨日里吃的东西拿来与我瞧瞧,找出病因。

话音一落,众人脸上的表情可都是精彩的很,洛章坤更是握紧了拳头,脸色铁青。

玲儿应了一句,匆匆要走,钱氏却偏巧,又拦在了玲儿面前,一改刚才柔弱模样,阴狠的目光投过来,恨不能将她碎尸万端。

太医都没查出来是中毒,你瞧了瞧脸色,把了脉就知道了,哼,我看着你长大,竟不知你何时学了这一身本事,这医术比宫里的太医还了得?

母亲,依我看着,便不是她学了什么行医看病的本事,是学了什么栽赃陷害的本事,哼,腌臜东西,净学一些不入流的玩意!

洛云裳也追了出来,环着双臂,挡在了玲儿面前,尖酸刻薄的言语,一下一下的刺着。

母亲和妹妹又何必如此紧张呢,不过是查查饮食而已,难不成,是心虚了?

洛云裳话还没出口,洛华浓便直接推开了她,给玲儿让了一条路,又素手用力拽过她的衣襟,贴耳说道,洛云裳,昨日的仇,我是一定会报的,你给我记住了,我为嫡,你为庶,这是尊卑,我为长你为幼,这是规矩,我为主,你为奴,这又是体统,你若是再无理取闹,我便好好教教你!

洛华浓推开她,洛云裳的后背已经渗出一层冷汗,看着她的模样,都在发抖,白着脸色,退了下去。

不多时,玲儿已经将昨日老太太吃的食物端了进来,洛华浓皱着眉头一一查看,可就是奇怪,愣是没发现任何异样。

你确定,祖母吃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确定!

可那就奇怪了,祖母的反应明显是中毒,为何怎么都查不出来,这不知道病因,又如何对症下药呢。

华浓,你就别再瞎闹了,你什么本事,我不知道么,别再丢人现眼了,快回去,让太医来!

洛章坤似乎是厌了,不耐烦的催促着,他可不想让洛华浓查出来任何东西,这一堆的外人都在,要是真查出来自己夫人下毒害了母亲,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京城混下去!

可是父亲

没有什么可是,这洛家,究竟是我做主,还是你做主啊!

洛章坤厉声道,洛华浓垂下的手攥紧又松开,她若是坚持也并非不行,只是当众驳了父亲的面子,日后便是更加难过,如今之计,还是隐忍退下,然后再查才是上策。

是。

洛华浓暗声道了一句,退到了一侧,太医上去瞧了瞧,又重重叹了一口气。

哎,洛大人节哀啊,夫人这是急火攻心,又加上旧疾复发,如今九死一生啊!

太医说罢,摇摇头,退到了一边,洛华浓看着这情形,气愤不已,原来这太医,是收了钱氏的钱啊!

钱氏的姑母,便是当今皇上的宠妃,使唤一太医,自然轻而易举。

爹,既然太医束手无策,不如让女儿试试。

退下,洛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都不用考虑,洛章坤直接就呵退了她,钱氏又是忍不住的轻笑出声。

姐儿啊,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你倒是瞧瞧,这满屋子的人,有谁信你呢?

我信!

钱氏正得意的笑着,前厅却突然传来一道男音,众人纳闷,纷纷跟着洛章坤去了前厅。

到了才见,一个白衣男子正被五花大绑,身后还跟着几个家丁压着他,男子直直的立着,居高临下,气宇非凡。

太太子!臣参见太子殿下!

洛章坤双腿一软,拉着一家老小连忙下跪,洛华浓这时脸都黑了,谁能想到闯入后院的流氓,居然是当今太子司空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