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少追妻路太难第3章全文精彩阅读

江源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脸色有些微的变动,但最终还是说:霍总,莱蕾小姐是法籍华裔,可能五官上很巧合的与太太有些相似,但完全不是一个人。莱蕾小姐是陆家一直养在外面的小女儿,她

陆家女儿?

纪司琛眉头微皱,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只见他敲打了下桌面,提醒江源:艾嘉晚宴是什么时候?

江源似乎猜到了纪司琛的意思,诧异道:霍总是要亲自前往吗?我想区区一个调香师还用不着您亲自出面,如果有什么

但他话还没说完,纪司琛那凌厉目光便投射而来。

江源吞下了后面的话,恭恭敬敬的表示:我明白了霍总,我现在就去安排。

五年了。

温欢都已经走了五年了。

纪司琛想到某些画面,扶住办公桌的手指因为过于用力,微微泛白。

他一直觉得,温欢应该还活着。

即使当初找到了沉水的尸体,即使种种迹象都表明那女人就是温欢,可他却不愿相信。

他的目光又再一次的落到了莱蕾身上。

他倒是要亲自去会一会,这个天才香师。

像纪司琛这种级别的人物突然出现在晚宴上,难免引起轰动。

但他双目阴沉,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又让人不敢靠近。

接过应侍生递来的香槟后,突然看到了长廊的尽头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身形,那走路的姿势,和温欢一模一样!

纪司琛愣了下,下一秒,却感到腿部被什么东西撞了下,紧接着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女娃声:哎呀!

纪司琛回头,看到一个穿着鹅黄连衣裙的小宝宝,此刻正气鼓鼓的揉着被撞痛的额头坐在地上。

肉乎乎的脸粉雕玉琢,乍一看像个移动的奶黄包,软软糯糯的。

纪司琛对上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他大抵是魔怔了,竟觉得这双眼睛与温欢有些相似之处。

没由来的烦躁,令他眉头蹙的更深。

看在她是小宝宝的份上,纪司琛难得温和眉眼,蹲下身来问他:撞疼你了?

女娃小小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看到男人的脸时愣了下,随后奶声奶气的拍着裙子从地上爬起来:我没事!

纪司琛怕她摔着,又伸手扶了下。

女娃顺势抓住了他的手,双眼亮晶晶的冲他微笑:撞到这么帅的叔叔,珂珂一点事都没有。

纪司琛眉眼微动,难得这么有耐心:你叫珂珂?你妈妈呢?

珂珂指了一下纪司琛的背后,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儿,声音甜甜的喊着:妈咪。

此时温欢微笑着走了过去,却在看到男人的脸后脚步一滞。

是他?!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温珂珂跑过去牵住温欢的手,和纪司琛说道:叔叔,这就是我妈咪,美丽优雅的莱蕾女士。

软糯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调皮劲,翘挺的小下巴满满都是骄傲。

纪司琛的目光落到温欢脸上,有了片刻失神。

温欢曾无数次的幻想过,她光鲜亮丽的出现在纪司琛的面前那是一番怎样的场景。

却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三人如此近的距离,珂珂辨识度极高的五官,与纪司琛的下半张脸一模一样。

温欢深吸一口气,蹲下身子摸摸温珂珂的头:珂珂,妈咪有点事情,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回房间的对不对?

珂珂笃定的点头。

她朝纪司琛挥了挥手,甜甜一笑:帅叔叔,我们还会再见的。

纪司琛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眉眼微动,回神后温珂珂已经消失在长廊。

温欢不动声色的挡住了他看珂珂的视线,相当客气的出声:不知先生是?

纪司琛收回神色,冲她伸手:纪司琛。

温欢语气淡然:原来是纪总,久仰了。

纪司琛闻到女人身上的苍兰香,双眸发紧,再一次怀疑的看向温欢。

因为他的太太温欢,身上的香气就是小苍兰。

这味道再熟悉不过!

但莱蕾直白张扬的眼神又与温欢截然不同,他的太太,一直很谦逊低调,温和到在人群中毫无存在感,如一张苍白的纸。

正在这时,有人打断了两人谈话:莱蕾小姐,我们该走流程了。话音一落,看到纪司琛在旁边,诧异不已,连忙打了招呼,纪总,您也在这啊。

温欢轻嗯一声,只是看了纪司琛一眼,连告别的招呼也没打,便离开了这里。

来日方长,她不急。

舞会流程逐步进行,直到舞会环节时,温欢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褚若然。

温欢漂亮的双眸,瞬间满是冷意。

五年了!

褚若然没什么改变,看起来依旧清纯无辜,美丽动人。

看着她在人群中寻找什么,温欢的目光顺着落到了另外一角的纪司琛身上。

她唇角微勾,而后快褚若然一步,提裙来到纪司琛的身边。

缓缓冲纪司琛伸出纤细的手,她嘴角扬起一个毫无破绽的美艳笑容:不知莱蕾是否有幸,能邀请纪总跳一支舞?

她那双灵动的眼睛秋波流转,聚光灯下的连衣裙熠熠发光,像极了一只优雅的白天鹅,天生矜贵。

纪司琛放下手中那透明的酒杯,一手揽过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捞入怀前:是纪某荣幸了。

两人踩着音乐的节点,顺着那道光滑入了舞池中。

纪司琛知道温欢是不会跳舞的,但曾经为了配合他,刻意在家学习过。

可脚步笨拙,总跟不上他的步子。

而莱蕾脚步轻盈,步步生莲般气质优雅。

即使两人相差这么大,看到莱蕾的脸,纪司琛还是忍不住想起温欢。

此刻的温欢心里不禁冷笑起来。

自己现在的样貌和过去有所不同。

他不知道,当初自己在同那些男人挣扎时,那把刀子在自己脸上划了有多深,差一点,温欢就以为要仪容不整的死在那片深水塘。

被救起之后,为了平安生下宝宝,她又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拜纪司琛所赐啊。

五年间,每一个噩梦缠身的夜晚,都和他纪司琛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他的狠心,温欢又何至于到这种地步?

她将那些情绪隐忍在心,却不小心踩到了纪司琛的皮鞋。

抱歉,纪先生。

温欢毫无歉意的扯动嘴角。

纪司琛倒是波澜不惊:无妨。

顺道收拢了他扶腰的手,将温欢更近一步带入自己怀中,似乎想要多闻一闻那股熟悉的苍兰香。

与此同时,褚若然看到了这画面,双眉紧拧,眼神赫然狠厉起来。

由于隔得远,没有看清温欢现在的模样,但褚若然的双手俨然已经紧攥成拳,身上处处透露着愠怒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