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妻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丑妻有点甜(薛四月楚卫)

主角是薛四月楚卫小说《丑妻有点甜》特别推荐,丑妻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她本是一名军医,跟着部队上前线,一次作战中为了治疗中枪的首领,冒着枪林弹雨为首领取子弹,好容易子弹取出来了,对面飞来颗炸弹,正中她胸口。明明是十死无生,为何她还活着?

小说简介

她本是一名军医,跟着部队上前线,一次作战中为了治疗中枪的首领,冒着枪林弹雨为首领取子弹,好容易子弹取出来了,对面飞来颗炸弹,正中她胸口。
明明是十死无生,为何她还活着?

丑妻有点甜全文阅读

婚事?跟陈大力?薛四月挠了挠头,仔细地从原主的记忆仓库里寻。
这位是楚公子吧。陈春扭动摇摆着身段,款步上前,一把握住四月的手,叹道,楚公子,您这样好的模样,什么样儿的好姑娘寻不到?就别跟我们大力抢了。
楚卫微眯着眼,猛地看向薛四月,眼底含着难以遏住的怒气:你真的有婚约在身?
薛四月下意识地摇头,她根本就没有从原主的记忆中寻到此婚事,可见陈春和钱氏在扯谎。
楚卫,我没有。薛四月转向陈春,沉声道,陈姨,你怎么也和我奶一样污蔑我?
这是什么话?我咋会污蔑你?陈春猛地一拍四月的手,朝楚卫继续道:哎呀,我们家四月人长得乖巧,又勤劳懂事,谁不喜欢?
楚卫背过身去,粗重地喘了一口气,
忽地,一阵冷气飘来。陈春和四月均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陈春浑然不觉,继续道:楚公子,这大力与四月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您就退婚吧
陈姨,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四月急忙扯着陈春站在一旁,无奈道,我啥时候和陈大力有婚约了?
顿了顿,四月蹙眉道:难不成,你是因楚卫家里有钱,想借此事敲诈?
一下子被对方拆穿,陈春脸上顿时红了起来,捏着扇骨急急地扇着风,打着哈哈道:四月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把陈姨当什么人啦?
薛四月余光偷偷回望,见楚卫肩膀有些发颤,心下更急,此事须得尽快跟他解释清楚。
陈姨啊,你就说,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便是。四月一脸坚定,沉声道,反正这门婚事我不认,你要是现在不说个价钱,以后再同我要,我一分钱都不会给。
陈春讪讪地笑了笑,闷闷地踱了几步,仍不甘心地道:我不是为了钱
我奶说这话八成是为了薛金花,你的话,定是为钱。四月深呼一口气,眼睛转了转,压低声音道,陈姨,你也知道我想要嫁给楚卫,不若这样,你开个价钱,你别耽误我嫁人,我也可借此事给您一个照应,如何?
陈春被四月哄的大喜,忙不低地伸出两根手指。
薛四月笑着点头,暗暗因着陈春向楚卫那方向走:不就二两银子嘛。容易,我这就给你钱
二百两。要想我给楚卫解释清楚这件是,你必须给我二百两!
薛四月猛地揪住陈春的手,余光是不是瞥向楚卫,浅笑道:二百两?你咋不去抢?陈姨,你是不是根本不想跟楚卫解释这件事?
陈春别过脸去,呼呼地喘了两口气,阴阳怪气道:既然给不起,那我就把婚书给撂下了。明天,我家大力就来接你。
婚书?自己都没承认,哪里来的婚书?薛四月打开那张薄纸,简单地浏览一遍,便扔到地上,笑着质问道:陈姨啊,给我一盏茶的功夫,这样的婚书我能伪造一百份,凭什么就说这婚书就是
这盖着村长的印,咋?陈姨还能造假?
不是造假是什么?四月深呼一口气,声音带着几分威胁与阴狠:陈姨,我与陈大力根本没有婚约在身,你们若还以为我是曾经的薛四月,谁都可以上来踩上一脚?那便想错了。
陈春被四月的目光震住了,低咳一声,后退了一步。
村长既然盖印,此事便是真的。楚卫冷冷的声音四散,顿时给四月浇了一盆冷水。

丑妻有点甜免费阅读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上扬村家家户户紧闭房门,生怕寒气吹进屋子里,连平日上山打猎的猎户都没进山,也就没人发现山脚下的雪地上,竟昏着个人。
薛四月费力的想要睁开眼,眼皮却像被冻住了似的,裂不开一丝缝隙。试了几次没有效果,却反应过来一件事,她没死?
她本是一名军医,跟着部队上前线,一次作战中为了治疗中枪的首领,冒着枪林弹雨为首领取子弹,好容易子弹取出来了,对面飞来颗炸弹,正中她胸口。
明明是十死无生,为何她还活着?
好冷四肢冻僵,浑身发抖。她不被炸弹炸死,也要被冻死了。
思忖间,嗒嗒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薛四月想立马站起来挥手,但身体动弹不得,只希望路过的人能救她一命。
马蹄声近了,旋即听到一人问话声。
主子,前面雪地里有个小姑娘,好像冻僵了。
薛四月想叫这人送自己去医院,却连张口说话的力气也无,心里祈祷车里的是个好心人。
紧接着,传来的话语将她打入深渊。
不必理会。
清冽的声音比三九寒天还要冷上三分。
薛四月浑身发抖,牙齿打颤,将这声音牢记在心里。见死不救,够狠。
耳边马蹄声渐远,薛四月最后一丝意识也跟着消散。
大风吹过,一妇人从山脚下匆匆走过,见路边躺着个人,定睛一看,眼底略过抹精光,把人背在背上。
薛四月意识全无,脑海里黑漆漆的,倏然白光一现,眼前场景清晰。
场景里有个十三四岁大的女孩,正被奶奶辈的老妇人打骂,女孩小脸挂满泪水,不敢闪躲,目光呆滞。旁边有年轻的妇女添油加醋,亦有人阻拦着,场面混乱。
紧接着更多画面涌现,主角都是这胆小懦弱、任人欺负的女孩。最后一个画面,是这女孩被奶奶赶出家门,又饿又困,晕倒在路边。
这姑娘的命运也忒悲催,奶奶不疼舅舅不爱的。薛四月正感慨,耳边传来模糊的谈话声。
娘,你把薛四月带回来干啥?她奶奶知道了还不拆了咱家。
她敢!那死老太太心还真够狠的,平日里对这丫头非打即骂的也就算了,下这么大雪的天还把人赶出来了,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都不如干脆卖了呢。陈春越说越气愤,说到最后,眼里却泛起算计。
卖了?薛四月一激灵,什么情况?出于警惕心,她费力睁开眼,入眼的是个穿着古怪,稍微丰润的妇人。
妇人一身古代的衣裳,破旧的打着补丁,旁边那少年的衣裳也好不到哪儿去。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少年转过头看她,眼睛瞪的老大:薛四月,你醒了?
薛四月脑海中画面一闪,眼前这人便在记忆里浮现出来。村里陈春的儿子,陈大力。
陈春这么多年的风流史,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年轻时落户到上扬村,勾引村里村外的男人,生下陈大力,都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也就拉扯大了。当年的事传遍十里八村,再加上陈大力游手好闲,性格恶劣,十八了还没个说亲的上门。
薛四月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也不爱与他说话。
陈春则一脸惊喜的看向薛四月,好像看着块宝贝疙瘩。但见薛四月神色茫然,笑容顿了顿,该不是冻傻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四月?朝陈大力使个眼色,快,看看你四月妹子这是咋了。
陈大力好不情愿的凑到床边,看着薛四月,伸手朝她胳膊上掐去。
许是原主被欺负怕了,还残留着意念。薛四月条件反射的往后靠,护着胳膊,连忙说了句:我清醒着呢,多谢陈姨救命之恩。
这会儿薛四月算是明白了,自个儿多半是穿越了。
陈春听这话,惊喜更甚,风韵尚存的脸上堆满笑容:陈姨就知道你是个命大的,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等着,陈姨肯定给你找个好人家,让你后半辈子都不愁吃喝。
薛四月一头雾水,找什么好人家,按原主的记忆,还不打算给她说亲。不仅是她,陈大力也没听明白,瞪着眼睛看向陈春:娘,你说啥呢?
陈春不满的横了他一眼:啥都要问,你懂个啥。你四月妹子在家是个啥待遇,你也不是不知道,这要是回去了,又得过那猪狗不如的日子,还不如我给她找个好人家,就这么嫁过去,兴许还能过过好日子。
转头又对四月道:你就先在陈姨家住两天,陈姨去和镇上赵财主说去,赵财主原先可是地主,嫁过去了,那可是神仙日子。不过这事是陈姨张罗的,那彩礼陈姨可就不客气了。
原主对镇上的赵财主可不陌生,大半个身子都埋进土里的人了,大病在床,神棍说要娶个年轻姑娘冲喜才能好。原主奶奶知道这事儿,没少打原主主意。
要不是原主娘以死相逼,原主奶奶早张罗了。
要她看,那赵财主活不了几天,嫁过去就是守活寡的。薛四月眼睛微眯,眼里闪过一道寒光。这是要卖了她啊。
黑漆漆的夜晚刮着寒风,吹着窗户呼啦呼啦的响,伴随着捶衣服的声音。
大冷天的怎么会有人在外头顶着寒风洗衣裳?这自然不是正常人能干出的事儿,可孙氏为了闺女四月,豁出去了。
今儿个她去镇上卖自个儿缝的坐垫,回来听弟妹说四月被赶出去了,赶忙出去找,找遍村子也没找着人,就回来问婆婆钱氏,哪成想钱氏含糊其辞不说,还要她洗完全家的衣裳再去问。
孙氏晾上最后一件衣裳,连忙去敲东屋的门:娘,衣裳我都洗完了,您快告诉我四月被你赶哪儿去了,这都大半夜了,她自己在外面还不得冻出个好歹的。
因着长时间在结冰的水盆里洗衣裳,双手早已红肿没有直觉,也不知敲门的力道。
这哐哐的凿门声,不仅叫醒了钱氏,连带着一大院子的人都让她给吵醒了。

小编点评

丑妻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