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高手开局得了个未婚妻第5章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杜沁雪从车库里开出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段启封也跟着上了车。

车子飞驰而出,两人沉默了一段时间。

段启封淡淡地开口道:你平时是不是一到晚上就腰疼不已,白天又接着恢复正常?

你怎么知道?杜沁雪很惊呆了,但她旋即明白过来,我知道了,肯定是爷爷告诉你的。这是老毛病了,从一出生我就这样,夏天还好,一到冬天的晚上就浑身发冷,像有一万根针扎在腰上似的。

段启封不置可否,点点头说:我可以帮你治好。

此言一出,车内安静了些许。

虽然你治好了我爷爷的病,但我这病确实有些棘手。

这么多年她求医问诊,什么药都吃遍了,无数大医院的专家都看过了,还是没法缓解。

段启封这么一个农村小子能治好她?她觉得不可能!

段启封看她黯然的神色,不自觉的用手捏上了她的脸,温柔道。

放心,既然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是一定会治好你的。

杜沁雪抿了抿唇,脸上有些燥热,喃喃自语。

不是说好了一年为限的嘛,怎么刚认识就

很快,兰博基尼停在了一个金碧辉煌的高档大楼门口,二人走了进去。

杜沁雪没有跟前台说话,而是轻车熟路地带着段启封进了一个豪华包间,里面非常宽敞,耀眼的灯光四射,里面坐了不少人,有说有笑的。整间屋子非常明亮,华丽无比。

他们一进门,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沁雪,你可算是来了。一个衣着华丽的漂亮女孩笑着站起身,走到杜沁雪身边,伸手挽着她胳膊,问道,这个人是谁啊?你男朋友吗?

说话的是杜沁雪的朋友筱雅,两人都是富家千金,平时玩的也很好,说话就比较直接。

周围的人见到段启封打扮很朴素的样子,都在低声偷笑。

其中一名男子端着酒杯站在一旁,眼神不善地看着段启封,目光中充满敌意。他身着阿玛尼高档西装,一看便价值不菲。

你可不要乱说!杜沁雪连忙摆手,脸上微微带着绯色,这是段启封,是我爷爷的远方亲戚,我带来见见世面的。

大家好,我叫段启封。

段启封顺着杜沁雪的话介绍了下自己。

筱雅,你看你说的,这样一个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沁雪呢!那名男子端着酒走过来,一脸奉承地对杜沁雪说,沁雪,好久不见了。

嗯。杜沁雪对他态度很是冷淡,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

这个男子名叫程迪,育圣集团董事长程天序的儿子,人品很恶劣,一直在追求杜沁雪。

因为自家的虎腾集团和育圣集团有着商业合作,关系密切,杜沁雪也不好得罪程迪,只好能躲多远躲多远。

筱雅拉着杜沁雪坐到了一边,程迪也跟着想坐在旁边,却被一个人抢先了。

你他吃惊地看着来人,正是段启封,刚才还明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段启封眼尖,看出来杜沁雪对程迪的厌恶,极快的走来拉住杜沁雪的小手,顺势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杜沁雪松了一口气,没有介意他握住的手,对段启封的态度也顿时有了改善。

一个化着浓妆的女子满脸嘲讽地看着段启封,对杜沁雪说,沁雪,没想到你们家还有这么一个穷亲戚,别再是故意来讹人的!

我怎么闻着这屋子里有股怪味呢?程迪故意掩着鼻子,夸张地说。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杜沁雪眉头微微一皱,虽然段启封是个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但好歹也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救过她爷爷,怎么能这么遭人侮辱呢!

你们够了,再这么说,我可就走了!

说完,不禁回头看了段启封一眼,后者也望了过来,两目相对,好似带着丝丝温情。

众人见此,也都消了言语。

不一会儿,饭菜就被服务员送了过来。

满桌子的珍馐美味,所有人都见怪不怪的,有说有笑地吃着。

突然,另一个服务员送进来一个豪华的大蛋糕,女生们都哇地叫了出声。

程迪站着起来,笑着说,大家好久没见,没点甜品怎么行,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另外,今天的酒菜我全包了,大家尽情地吃喝!敞开了就行!

哇哦

大家都纷纷笑着鼓掌。

程哥大气!

谢谢程哥!

坐在一旁的段启封看着这一桌丰盛的饭菜,不禁摇了摇头,从小他就养成了节俭朴实的习惯。这么一桌子饭菜他们肯定吃不了,最后剩下被倒掉,属实是浪费了。

而程迪故意对段启封说,段兄弟,我看这些菜你连见都没见过吧,唉,多吃点,说不定你这辈子再也吃不到了!

他的话又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段启封没有理会他。

突然,砰地一声,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生一下子栽倒了,连带着很多酒瓶哗啦啦砸到地上。

婷婷,婷婷,你怎么了?她旁边的女生惊慌失措,扶起她来,轻轻摇晃着。

怎么回事?大家都围了过去,面面相觑。

筱雅吓坏了,一脸惊慌,拉着沁雪,怎么突然发生这种情况,沁雪,现在该怎么办啊!

怎么好好的就晕倒了?程迪凑过去,赶紧说,这可跟我们没关系啊!她自己晕倒的!

你快闭嘴吧!杜沁雪很生气,这个男人一点担当也没有,只知道推卸责任。

此时,一旁的段启封凑到近前,蹲下仔细观察,说,她皮肤潮红,呼吸紊乱,身上出现红疹,这是酒精过敏的症状。

看着围在病人身边的女生,严丝合缝的,段启封眉头微皱。

大家散开来,病人需要新鲜的空气。

听段启封说的怪严重的,大家半信半疑的还是往后退了几步。

酒精过敏?

怎么可能啊?

以前我还跟她喝过酒,一点儿事也没有啊!

众人议论纷纷。

我看你是不懂装懂吧!程迪鄙夷地说,一看就不相信段启封的医术,我看还是赶快找个服务员来,别在让她死在我们面前了,真是晦气!

程迪,你怎么能怎么冷漠呢!筱雅忍不住了,冲他喊道。

虽然筱雅也没有想到之前嘲笑的段启封一个农村小子都敢上前医治,而这个程迪不信人家的医术就算了还嫌女生死在这晦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就是啊其他人也偷偷嘀咕。

哼,你别忘了今天的饭局是谁请的!程迪满脸嫌弃,倨傲地说,她自己有病,还不让人说了?

你!杜沁雪气得说不话来。

这时,段启封扶起晕倒的女生,对杜沁雪开口:沁雪,赶紧去打急救电话,让其他人端点热水来。

杜沁雪也不懂,愣了片刻,还是照做。

此时,段启封从袖口取出三根金针,在酒中消毒后,分别缓缓扎入女生的人中和头顶。

这小子居然还会针灸?

他能行吗?我怎么听说针灸都是骗人的!

治不好可别连累咱们啊

段启封对周围人的议论毫不在意,发动内力注入了金针里。

女生的呼吸渐渐稳定下来,脸色也有些恢复正常了,但还处于昏迷中。

每个人酒精过敏的程度都不一样。酒量过低的人,空腹饮酒都有酒精过敏的危险。见情况稳定下来了,段启封开始对大家解释道:我做了急救处理,现在就只能等救护车来了。

原来如此

没想到他还真有一手!

沁雪她这亲戚有点厉害啊。

大家逐渐转变了对段启封的态度。

谁想到之前看着其貌不扬的人,医术竟然如此高超。

这也太牛掰了,直接三根金针下去,人就好的差不多了,这小伙子,前途无量啊!

之前说段启封坏话的人,也都缩在后面,不敢吭声。此时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救护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