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姐姐两个妹第7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别打妈妈,求求你了,不要打我妈妈,我妈妈很疼,呜呜。小女娃哭成了泪人:妈妈,笑笑不疼的,一点事都没有,哇哇,真的不疼,一点都不疼,放完血你就没事了。

小女孩一边哭,一边说着不疼。

柳诗颖的心彻底碎了。

女儿啊!柳诗颖哭声震天:苍天,我做了什么孽,如果要惩罚就惩罚我吧,放过我的女儿啊!

张天锐,你这个混蛋,你死了没有?没死就来救救你的女儿啊,你混蛋,你是个混蛋,啊啊啊!

爸爸你在哪,快来救救笑笑和妈妈啊!笑笑哭着,心里在喊着,泪水爬满了稚嫩的小脸:笑笑很乖的,爸爸一定会喜欢笑笑,不忍心笑笑受苦的,呜呜。

我爸爸他是英雄,他一定会踩着七色云彩,身披战甲,来救笑笑和妈妈。

提到张天锐,沈昆更加来劲了。

张天锐?呵呵,你还指望那废物来救你们,真是不要太天真!沈昆的脚突然踩在柳诗颖的脸上,狞笑道:就算张天锐那废物还活着,他敢来吗?就算他敢来了,一个废物,老子分分钟踩死他!

轰!

一声巨响犹如雷鸣,吓了院子里的人一大跳。

厚重的大铁门轰然坍塌,一道人影携带狂暴的气势电射而入。

汪!

那条黑狼犬训练有素,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露出锋利的獠牙朝着那道冲进来的人影扑去。

恐怖的拳头一往无前,照着狗头狠狠砸下。

砰!

犹如西瓜炸裂的声音爆响,一大团血雾爆开。

狗头直接炸裂,变成一具体无头尸体横飞出去,一声闷响过后,就砸在沈昆的脚下,场面异常的血腥。

这。

事出突然,猝不及防之下,沈昆等人吓得大脑直接当机。

啊啊啊!

愤怒的嘶吼声宛如野兽的咆哮,让这一片区域为之颤抖。

冲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天锐。

在山庄别墅山脚下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柳诗颖母女的惨嚎声。

于是,愤怒的他疯狂冲击,直接将别墅的大铁门撞飞。

当看到柳诗颖母女悲惨的模样,张天锐直接炸裂。

一拳轰爆黑狼犬的狗头后,铁手一抓,狠狠掐住那个给笑笑放血的汉子。

你干什么?汉子惊恐大叫:这里可是沈家。

去死!张天锐恐怖的力量爆发,单手直接将汉子提前来,然后翻转,头朝下狠狠砸向坚硬的地面。

不!绝望惊恐的惨叫炸穿耳鼓。

砰!

那一颗大好的头颅直接变成血渣,变成一具无头尸体。

下一刻,铁爪一闪,狠狠扣住了沈昆的脖子上。

主帅,这样杀了他,太便宜他了。身后,虎山和幽影冲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幕,两人杀意滔天。

张天锐打住狂暴的气势,咬牙切齿地嘶吼:别墅里的畜生,一个不留。

是。幽影黑影一闪,人已经消失进别墅大门里。

很快,别墅里便响起一道接一道的惨叫声。

虎山赶紧救人。

你,你,张天锐?

这会沈昆终于反应过来了。

当看到张天锐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时,他的瞳孔差点炸裂。

熟悉,是因为这张面孔的确是他们认识的张天锐的脸,那个自己堂妹沈雨倩曾经招纳的赘婿二代。

陌生,是此时张天锐那狰狞凶狠的面目,以及那骇人的滔天杀意。

这气势,根本不像当年那个赘二代废物啊。

啊啊,吼吼!沈昆,又是你沈家的人,我张家的灭门之仇。沈家,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轰!

愤怒的嘶吼声中,往日的仇恨犹如出闸洪水,在脑海里汹涌而来。

很小的时候,张天锐的父亲张青山带着他入赘方家做上门女婿。

张天锐长大后。

六年前,他继承了父亲的衣钵,被沈家沈雨倩招纳为赘婿,成了远近闻名的赘二代,废物中的废物。

谁知,新婚之夜,新娘沈雨倩联合方家发动一场阴谋,张天锐被暗算紧急送往医院。

为了救儿子,张青山被自己有名无实的妻子方琴胁迫交出家传至宝,换起五十万手术费。

不曾想,手术当晚,张天锐病房突然起火。

在病房里照顾病人的张青山活活被烧死。

那一夜,整个房间全成了烈火肆虐的世界,成了一个巨大的火葬场。

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柳诗颖闯了进来。

张天锐脑海里回想起当初柳诗颖救自己的一幕,那被烧的皮开肉绽的俏脸,那痛苦的惨叫声。

那一张刚毅的脸因为愤怒在渐渐扭曲。

沈雨倩!

三个字突然从他口里吐出,钢牙几乎要咬碎。

这些年来,沈雨倩名字就如张天锐心中一根刺,每每想起,都让他如鲠在喉。

六年了啊,沈雨倩,方琴,你们两个恶毒的女人,想不到我张天锐还活着吧。

沈家,方家,你们从我父亲手中夺走那件至宝,六年时间里飞速崛起,成为了平州市顶级家族,竟然还不够。现在,连我孤儿寡母的妻儿也不放过,用这般畜生的手段残害她们,你们丧心病狂,畜生不如!

我张天锐在外浴血奋战保家卫国,你们这些人渣享受着老子用命换来的和平却干着残害我妻儿的事,若不灭你们,天地不容!啊啊啊!

宛若野兽的嘶吼再一次响起,张天锐的铁手突然抓住沈昆的手臂一用力。

嘶啦!

一条血淋淋的手臂直接被愤怒的野兽撕扯了下来。

啊,啊!沈昆的惨叫犹如一把利剑撕破夜空,冲上云霄。

轰!

没等沈昆的惨叫声完全放开,他的身体便如一条死狗被砸了出去。

砰然巨响,血沫飞溅。

沈昆的身体和地面猛烈撞击的瞬间,躯体全部麻木,感觉身体好像已经不存在了。

沈少!女人的尖叫声响起,是沈昆的那位姘头,那个妖艳女郎。

刷!

张天锐目光射过去,杀意森冷,目光如刀。

女人吓得魂飞魄散,手脚冰冷,她想跑,可脚上好像灌了铅一般,根本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