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小说(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

抖音热推言情虐文《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小说》火爆来袭,主角是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奉上:云星浅眸底最后的一抹亮光就此熄灭,她黑白分明的瞳眸里,染上了灰暗。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极低极低,为什么? 他居高临下地睨她,把心脏换给雪儿,可以留你多活几日。

小说简介

她是一位知名画家,她的老公是娱乐圈顶级流量歌星湛司澈。她和湛司澈结婚三年,有关他的花边新闻少之又少,鲜少几次的绯闻都是和所谓的神秘女子。
众人都在津津乐道那女人到底是谁,身为妻子的云星浅,却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女人是湛司澈心底的朱砂痣

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小说全文阅读

黄昏前,云星浅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她是被临时保释出狱的,假期只有一天。
手里捏着地址,在监狱门口乘车,天快黑时她到达位于半山腰的一处老旧的别墅内。
看门人带着云星浅往内室走。
内室漆黑一片,进门能闻到一股浓郁血腥味,还没等云星浅适应屋子里的黑暗,一双劲霸的手臂便把她掠入怀中了。
随之,炙热的气息袭击着她:你就是他们给我找来让我死前享用一番的小姐?
小姐?
云星浅的眼泪夺眶而出。
继儿突然吓的声音都颤抖了:你快死了吗?
嗯!后悔做我这单生意吗?男人幽幽冷笑。
不后悔。云星浅凄然说道。
她没有后悔的余地。
因为母亲还等着她去救命呢。
室内漆黑,她看不见男人的长相,只知道男人根本不像快要死了的人,两个三小时,男人终于睡了过去。
是死了吗?
云星浅顾不上害怕,连滚带爬的逃离别墅。
夜空中下着浓密冷雨,她一路冒雨奔去‘林宅’。
时值深夜十一点,林宅大门紧闭,但云星浅能听到宅内的欢闹声,好像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活动。
开门!快开门,快给我钱,我要去救我妈开门!开门!
大门依然紧闭。
风雨交加中等公交,使得云星浅昏昏沉沉站立不稳,可她必须打起精神把大门拍的震天响:开门!开门啊!快给我钱,我要去救我妈妈
咣当!大门被推开,云星浅绝望的眼神闪起一丝亮光。
门内的人透着鄙夷厌恶的目光打量云星浅。
云星浅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比乞丐不如。
她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只扑到开门人面前,眼神里充满乞求:你们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快把钱给我,我妈的命等不及,求求
你妈已经死了,所以你不需要钱了。开门人将一个黑色相框扔在雨中,便无情的关闭大门。
什么?云星浅惊愕在雨中。
许久后,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哭喊:妈
妈我来晚了是吗?我错过了救您的时间?我妈妈死了我妈妈死了云星浅抱着母亲的遗像,蜷缩在雨中喃喃自语。后来她爬起来疯了一般叩击大门:骗子!我答应你们的事情我完成了,你们却没有救活我妈妈,把我妈妈还给我!骗子!你们全家不得好死骗子,骗子!骗子!我诅咒你们全家不得好死
云星浅哭晕在‘林宅’大门外。
再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她被重新送进了监狱。
昏迷时她发烧不退被送进病区,三天后烧退,才又把她送到原来的监区。
几名女犯围了上来。
我还以为被保释出去从此自由了呢,这才三天又被送回来了?
听说被借出去被人玩了一整夜?
彪悍的大姐头扯着云星浅的头发笑的阴毒极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好命!看我今天不把你打死!
云星浅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打死她吧,打死她正好跟母亲团聚。
一群女人正要扒她衣服,门口一道严厉的声音:干什么!
大姐头立即赔笑:云星浅病了,我们关心她呢。
管教也不答话,只喊云星浅的编号:036,出来!
云星浅走出来,木木的问:我又犯错了?
你被无罪释放了。管教面无表情的说。
什么?云星浅以为自己幻觉了,直到她走出监狱大门,才意识到这是真的。
她欣喜的流泪呢喃:妈!我没能救回您的命您能原谅我吗,我现在去看您,您埋在哪里了
是沈小姐吗?一道男声冷冷的问。
云星浅的眼前站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男人身后停了一部黑色轿车,轿车内隐约能看到一位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正在注视她。
她点头:我是,你
男人不答话,只转身恭敬的对车内的墨镜男人说:四少爷,是她。
让她上来!墨镜男命令道。
云星浅懵怔中便被推进车里,和墨镜男并排而坐,她立即感受到来自墨镜男身上的冷戾杀气。
云星浅觉得自己的命就捏在他手里了。
我叫湛司澈。男人冰冷的自我介绍。
云星浅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幽幽问道:我其实不是被释放了而是要被处死刑了是吗?
带你去领结婚证!湛司澈嫌弃的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云星浅忽而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耳熟,和那天夜里那个死去的男人的声音很像。
但,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小说免费阅读

湛司澈并不看云星浅:你听到了。
云星浅摆弄着自己脏乎乎的衣角,声音很轻:先生,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湛司澈冷笑一声,并厉声问道:和我结婚难道不是你一直的企图吗?
湛司澈凌厉的目光像刀子般划过云星浅清瘦的面庞,与她四目相对,云星浅吓得一哆嗦将头转过去,湛司澈却狠狠捏住她下巴将强迫她看着自己。
云星浅这才发现,男人墨镜下的线条凛冽修挺,好看到绝对是老天爷偏爱的那种,那下巴上的青黑胡茬透着他无与伦比的雄性气息。
他的西装做工考究,一看就是奢侈品。
云星浅看得出这个男人身份很尊贵。
反观自己,陈旧发霉的衣服,蓬头垢面脏臭不堪,几天没洗澡了。
他们俩去领结婚证?
云星浅垂下眼来,幽幽的说道:先生是不是觉得我在监狱里蹲了两年没见过男人了,所以随便看到一个从没见过的歪瓜裂枣就要生扑吗?
湛司澈禁不住多她一眼。
年龄不大,却牙尖嘴利,又分外冷静,对她的厌弃不免又多了一重:你是故意用这样激怒我的方式引起我对你的兴趣吗?
说完,不等云星浅回答便命令司机:去民政局!
放我下来!我根本不认识你!云星浅恐惧的想要开门下车。
湛司澈反手将她掣肘在座椅上,阴鸷的目光盯着她,声音无比森冷:女人!你给我听着,你想死,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云星浅吓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声音瑟瑟的:我……不想死。
去民政局!男人又是一声令下。
四少爷,我们就这样去民政局?副驾上助手问道。
湛司澈:?
助手看了一眼云星浅,直言道:少夫人她,衣服破旧,一身脏污……
回傅宅!男人又是一声令下。
是,四爷!司机发动引擎。
一个半小时后,车停。
云星浅下车才看到这处位于半山的豪门宅院‘傅宅’。
和三天前她见到的另一处半山别墅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这里像帝宫。
三天前的那处宅院,像破败不堪的囚笼。
那个夺走她童贞的男人,应该是个死囚吧?
神思恍惚中,手腕已经被湛司澈攥住。
她比他矮了一个多头,他步子迈的又大,被他牵着一路小跑的样子,很像他捡来的一条流浪狗。
宅院内的佣人见了男人便鞠身问候:四少爷,您回来了。
男人牵着云星浅绕过正房来到后院一排低矮平房前,将云星浅丢给几名女佣:找身干净衣服给她,让她洗个澡!
是,四爷。几名女佣一边答,一边把云星浅带进浴室。
必须得从这里逃出去。
她不能一出狱,就落入这样一个恨不能杀死她却还要和她领结婚证的男人手中。
云星浅沉浸在自己思虑中,并没有感觉到几名女佣已经把她的衣服解开了大半。女佣们集体唏嘘起来。
脖子上的淤青好像是吻痕?
回过神来的云星浅慌乱的咬唇道:我不习惯别人给我洗澡,请你们出去,我自己洗。
一名女佣问她:你是四少爷捡来的……
云星浅抢过来答道:女佣。
那你自己洗吧!女佣们爱答不理的转身就走。
都走出来了,其中一名女佣还在阴阳怪气的冷哼:还以为是四少爷的人呢,原来只是个女佣,一看就是个不检点的货色,哪配让我们给她洗澡。
抬眸看到湛司澈就立在浴室门外,女佣吓得立即闭嘴。
浴室里的云星浅在镜子前红着脸看着自己。
她最宝贵的第一次,她从未见过的她的第一个男人,此生她再也见不到他长什么样子了。
闭上眼,泪水顺着脸颊滑到脖颈处。
你果然是个肮脏不堪的女人!一道狠厉的男声赫然说道。
云星浅慌乱的张开眼眸。
湛司澈正嫌恶的打量着她的脖颈。
云星浅慌乱的拿起衣服裹住自己,羞愤的眼泪掉落下来:我刚出狱就被你劫持了,我不认识你,我再肮脏也和你没关系吧?请你出去!
湛司澈厌弃的目光落在云星浅的表情上,倒是看不出来她演戏的成分。
这女人,真是个行骗高手。
洗完澡跟我去领结婚证,三个月之后我自然会跟你离婚,然后分你一笔钱,到时候你想多赖在我身边一秒钟,都绝无可能!语毕,他关门离开。
院子里,因为湛司澈在,佣人都不敢大喘气。
这位,新上任的傅家掌权人有多狠辣和霸道,四天前这里的每一个佣人都见识过了的。
湛司澈是傅家长房第四子,他和三位哥哥并不是一母所生,而是父亲和小三所生的儿子,傅家虽然是传承百年的贵奢望族,可湛司澈这样的庶子却没有资格承袭傅家半分财产。
就连傅家的旁支,都比他有优先继承权。
十几岁时,他被流放到国外不准回来,终究有一天靠着自己打拼回国了,母亲却被陷害入狱了。
从那时开始,湛司澈便步步为营,暗度陈仓,终于在三天前,以诈死为迷惑点绝地反击,成功掌控整个傅氏家族,并把对手赶尽杀绝。
现在的傅家,是他湛司澈说了算。
回忆往昔,湛司澈满腹幽冷。
母亲并不是自愿当小三的,是父亲的嫡妻为了留住丈夫而施了手腕,利用母亲留住了父亲。
等母亲知道父亲已有妻室时,已经怀孕九个月了。
为了给湛司澈一个完整的家,母亲受尽白眼,人到中年又被陷害入狱,好不容易湛司澈掌控了整个傅氏家族将母亲从狱中接出来,母亲却只有三个月生命了。
母亲只有一个心愿,让他娶狱友云星浅为妻。
眼看着母亲将不久于人世,湛司澈只能先顺遂了母亲的心愿。
在决定捞云星浅出狱前一夜,他对云星浅做了一番调查。
发现,这女人在狱中接近母亲根本就是动机不纯。
不好了四少爷。佣人的惊叫打乱了湛司澈的思绪。
湛司澈目光一凛:慌张什么!
那个女人……跳窗跑了。佣人胆战心惊的说道。

小编点评

云星浅湛司澈许安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