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长歌一世安第4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萧锦华看不见慕容惜的脸,只觉得冰冷的水将自己淹没。

她紧紧攥着拳头,任由指甲深深嵌入肉里面。

时到今日,却是由另一个人告诉她。

原来她孤苦无依,流落街头,全是因为南宫奕!

是他灭她满门,却故意救下她,让她为他效忠。

萧锦华猛地呕出一口血,好一个狠毒的男人!

慕容惜很满意地笑了笑,又道:今日,本宫还为你准备了礼物。

她侧首吩咐了一句,随即,十余个太监朝萧锦华走近。

萧锦华双目失明,但她能感觉到有人在撕扯着她的衣服,抚摸着她的身体。

这种熟悉的耻辱感令她不由一颤,她拼尽全力推开身上的人,无奈她力气薄弱。

慕容惜看戏一般笑着,道:听闻楚皇便是如此待你的,你好好享受吧。

太监们因不是正常的男子,大都心理变态,他们扯开萧锦华的衣服,疯狂地啃咬着她的肌肤。

萧锦华的手拼命推搡,她忽而摸到了一个尖锐的利器,那是慕容惜刺瞎她双眼所用的簪子。

为了不再受辱,她握住簪子,刺向自己的心脏。

血,喷洒了一地。

临死前的一秒,萧锦华模样癫狂,她扬天长笑,道:我萧锦华以血为咒,南宫奕、慕容惜,你们二人终将死无葬身之地!惨状胜我百倍!

仿佛是在梦境里,萧锦华一身红衣,浑身是血,眼前满是曼陀花开。

有一个女子在花丛之中翩翩起舞,女子白衣飞舞,她忽然回眸,看着萧锦华。

萧锦华出言问道:你是?

那女子勾唇笑道:沈长歌。

萧锦华喃喃道:沈长歌、沈长歌…….她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却突然在她心底扎根,深入骨髓。

她问:沈长歌是谁?

女子眼神迷离,道:沈长歌是你,你便是沈长歌。

萧锦华头痛欲裂,她奔向那曼陀花海,女子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见。

而声音却响彻长空:沈长歌,你记住了,你要向那些人讨回一切!

萧锦华一脚踩空,身子像是跌入了深渊,无穷无尽的水将她淹没,就在即将窒息而死的瞬间。

她的心底一阵冰凉,猛地睁开了双眼,宛如重生归来的恶鬼。

…….

小姐,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啊!赵嬷嬷眼眶通红,像是哭了许久,见了她家小姐醒来,开心极了。

萧锦华的眼睛十分空洞,她看见了一片陌生的环境,还有一个陌生的妇人在哭泣。

她不是瞎了吗?

萧锦华立即起身,眸光转动停留在自己身上,触目所见,手臂肌肤雪白,没有半点伤疤。

不,这不是她的手。

她从前为了习武,手掌心里满是茧子,而且征战沙场多年,她的肌肤上应该布满了伤疤才是。

为何这双手是如此白皙柔嫩?

赵嬷嬷见状,忙问:小姐,你怎么了?

萧锦华惊道:小姐?

一出声,这音色与她完全不同,她慌忙下床,跑到铜镜前。

铜镜里的女子,有一张稚嫩的鹅蛋脸,带着些婴儿肥,那双眸子清澈明亮,宛如夜空里的星子。

这样一张脸虽谈不上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但亦是清秀可爱。

这张脸,与萧锦华梦里所见的女子,一模一样。

凝目,刹那间电光火石,萧锦华忽然明白了一切。

她的魂魄,进入了沈长歌的身体。

这一瞬间,无数的记忆灌入萧锦华的脑海之中,而这些记忆是属于沈长歌的。

沈长歌是西周沈太傅的嫡长女,生母早亡,父亲沈易抬了妾室李如云为正妻。

李如云曾诞下一子沈安与一女沈长瑾。

沈长歌的母亲早亡,父亲无心顾及后院之事,沈府皆是由李如云管理。

在李如云的巧妙安排下,世人皆知沈太傅有个女儿沈长歌是天生的草包,诗词书画一窍不通,审美品位皆是粗俗,更是喜欢花痴美男子,让沈家丢尽了颜面。

因此,沈太傅对这个女儿亦是厌恶。

三日前,沈长歌在湖边不慎落水。

真正的沈长歌死于十三岁这年。

萧锦华跌坐在铜镜前,她前世二十八岁时死于冷宫之中,如今重生在一具十三岁的少女身上,这样荒唐而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那她便要借此向那些人讨回一切。

南宫奕、慕容惜,你们好生等着吧!

萧锦华不由扬起了唇角,皆是冷冷笑意。

赵嬷嬷见小姐有些怪异,问道:小姐,你怎么了?说句话呀,奴婢心里慌。

萧锦华回过神来,看了看身旁的妇人,赵嬷嬷是母亲顾影怜的陪嫁丫头。

这么多年一直陪在沈长歌身边,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

她小声问:你可听说过萧锦华将军?

赵嬷嬷想了一会,小姐,我们西周没有姓萧的将军啊,也没有听说过萧锦华。

萧锦华顿住,原来重生之后,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萧锦华也从来没有存在过。

不过没关系,萧锦华的恨、沈长歌的仇,她都会一一讨回!

今日起,萧锦华已经死了,她就是沈长歌,一身两命的沈长歌。

沈长歌犹豫了会,问道:赵嬷嬷,如今是何年?

赵嬷嬷闻言,诧异道:今年是天宝二十九年,小姐你……

沈长歌的头部有道伤口,她扶额道:我落水时撞到了头部,因此有些事不记得了。

天宝二十九年,南宫奕还没有登基。

赵嬷嬷轻轻摸了摸沈长歌的伤口,以为她的小姐伤了脑子,担忧唤道:小姐。

沈长歌握住赵嬷嬷的手,道:我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并无大碍。

赵嬷嬷觉得沈长歌变了许多,但她察觉不出是哪里变了,想起沈长歌这次自尽是为了九皇子,便是一阵叹息,道:小姐,日后莫要做傻事了,你这次可吓坏了奴婢。

沈长歌蹙眉问道:做傻事?

记忆里告诉她,她并非是故意跳水自尽,而是有人在背后将她推下湖中。

赵嬷嬷摇头叹气,道:奴婢知道小姐一直喜欢九皇子,九皇子拒绝了你,你也不能想不开跳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