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张狂厉王请上榻第4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月如霜,你凭什么?月如花怒问。

三万两银子,若然就这么给出去了,那她得少了多少衣服和首饰?

月如霜冷笑:你说我凭什么?我的钱,难道不该要回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三姐要试试吗?

月如花磨牙,却不敢再接下去。

双方对峙,良久之后,上官依晓终究是松了口:给你一万,你嫁去厉王府。

三万,少一个子都不行。毕竟,三日,可以发生很多事。抛下这么一句话,月如霜扭头便走。

居然威胁她!上官依晓气得咬牙切齿,直恨不得将月如霜瞪出一个窟窿:该死的贱人。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也敢这么嚣张。月如花也气得不轻,她问上官依晓:娘,难道真的要给把那三万两银子都给她?

上官依晓磨了磨牙,良久才道:现在还不是动她的时候,先把银子给了她,他日,我要让她连本带利地吐出来。

娘,要不,我找人教训她一下?月如花试探性地问道。

上官依晓四下看了看,方才对月如花道:若然人不可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可别忘了,咱们以前派出去的人,还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就连尸首都不曾见过。

此次,定然不会生出半点意外。月如花道:娘,你说,若然婚前月如霜便给厉王戴了绿帽,那她嫁过去,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糊涂,若然戴了绿帽,厉王还能娶人吗?上官依晓喝斥。

月如花道:娘,女儿一定会处理好。

回到如霜苑,月如霜将自己关在屋里,取出床下的箱子,翻出一大堆瓶瓶罐罐的捣鼓,直至日落黄昏,月上枝头,在清竹一再催促之下,才将东西收起来,重新放了回去。

翌日一早,上官依晓便亲自将银票给月如霜送了过来,并把喜服一并带来了。

她说:好歹是相府的人,嫁的又是厉王,理当隆重些。

随后两日,上官依晓好似变了个人似的,竟亲自为月如霜操持起来。

事出异常,必有妖!

月如霜深以为然,也多留了个心眼。可直到厉王府的花轿来接人了,她也没发现有何异常,顿时疑惑了。

难道上官依晓真的突然转性了?

不对!

事情也太顺利了一些吧?

正想着,花轿来了,月如霜由媒人扶着上前,却听距己不远处的人道:王妃,王爷有要事处理,不能亲自来接你,故而,派属下来。

哟嗬!这才刚开始,便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月如霜沉眉,却道:王爷心系天下,忙些也是应该的。

子彦倏然变色,这话说得好听些是忧国忧民,为君分忧,可若说得大些,却是有谋反之嫌,又有谁能忙得娶妻都顾不上了?

讽刺,回敬,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然,子彦却说不得,动不得,只能憋着一口气将人领回厉王府。

出乎意料的,厉王府宾客盈门,月如霜一下轿,便感受到神线刷刷刷地射过来,直有要将她看穿之势。

子彦却越过众人率先入了府,而待他再回来时,手里已然多了一只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