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第4章完结全文阅读

它?什么动物?鸡还是鸭?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一句中华汉字的博大精深,她他它不分,以至于我没有第一时间听出来那是什么东西。

温如歌低声说:死人肉。

呕!我吐了!

难怪我就说,怎么一股腐烂的恶臭味!

但可恨的是我五花大绑,不能抠着喉咙吐个爽快。

温如歌微笑地看了我一会儿,突然低声说:他会来找你的。

谁?我问。

但这神经病这时候就不回答了,笑呵呵地收拾好了碗筷,把灵牌重新摆回供桌上,我猜想她刚刚是为了让我看清楚灵牌才摆到地上来的。

她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出去了,出去的时候念着那诡异的童谣,但却有些东西变了:

生拘人,死拘魂,收了阴老爷的白纸钱,吃了阴老爷的心头肉,睡了阴老爷的棺材盖,是人是鬼都跑不掉。

她吟唱的声音极低,似乎是害怕徐洋家的人听到她的歌词,可又听得出她是高兴的。

而我却是对不寒而栗!

不管那歌词是什么意思,我听起来都像是被献祭的物品!只不过,献祭的对象从徐洋换成了姓阴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么做的用意又是什么?

她究竟是帮我,还是要害我?

我心中存在着无数疑惑,一时半会间许多事情都想不明白,只好暂时搁下疑虑,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屋外的动静,见没人来,于是也小心翼翼地撑起身体,正打算学着电视里的人一样,找个东西磨破绳子的时候,突然

肚子一痛!

是那块肉!

那终究是个不干净的东西,吃下去会肚子痛也做所难免!

可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会儿疼啊

我痛得晕了过去。

也不知晕了多久,等醒来时,则是换了另一种疼法。

有人从背后压住了我,我以为是徐洋,于是叫道:徐洋住手!

徐洋?身后传来一个低沉而陌生的声音。

我顿时浑身僵硬!

我想过自己现在沦为阶下囚,可能会被徐洋用强,可可身后那声音却不是徐洋呀!

难道徐洋绑我来,就是打算用我做筹码换取什么?

我来不及多想,身后那人笑了一声,听不出是气笑的,还是嘲笑:品色不纯的祭品,竟也敢窃取本尊心头肉以结契?找死!

死??

我打了一个寒颤!然而此时身体却又传来了更加剧烈的疼痛,仿佛要将我整个人撕成两半,我硬生生地痛晕过去了。只是那凌迟又时不时地把我的意识揪出来,迷迷糊糊中,我感知到他一直凌虐我到窗外变白才尽了心,站在一边看了我许久

再醒来时,是冷醒的。

我尖叫着醒来,只见双腿间埋着一个黑脑袋是徐洋的疯子姐姐,不,应该说是温如歌。

她嘿嘿傻笑着,擦洗着血迹,动作相当的不知轻重。

我忍着痛,打算等她清理完后再询问她究竟怎么一回事,门突然哐当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了,徐洋母亲面目狰狞地出现在门口!

她看一眼地板上的血,再看一眼温如歌的动作,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你这疯婆娘!徐洋母亲气恼地冲了过来,一脚踢翻水盆后,抡起来就劈头盖脸地朝温如歌打去。

温如歌吃痛,赶紧起身就跑,这时候徐洋母亲展现了她无比彪悍的一面,把温如歌堵在屋子里不断地揍,她揍得很狠,这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徐洋母亲却全都是朝温如歌脸面上打去的,可见多恨!

这时,徐洋走进来了。

他拦住了他母亲。

我也不知道该说温如歌是真傻还是装傻了,她一见到徐洋就马上猫着腰躲到了他的背后,抱着他的腰,动作挺亲密的,看来他们感情很好。

怎么了?徐洋问。

他母亲恼恨地摔了木盆,指着我说道:那疯丫头,也不知道是出于嫉恨还是什么,竟然用手指夺走了她的

我一愣!

想起来刚刚徐洋母亲进来时的角度,她应该是误会了。

我不想解释什么,我也害怕我说出昨晚的事后,我会被徐洋和他母亲迁怒,看徐洋母亲那悍妇的样子,我可不想跟温如歌一样,被打得头破血流!

徐洋脸色一变,推开温如歌,快步走过来,想要检查。

我脸一红,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拼命地挣扎。

这时,他母亲甩来一条血色毛巾,说:还看什么看?地板上那么多血都没擦干净呢,你眼瞎了才看不到?

徐洋叫道:也许是来大姨妈了呢?哪有、哪有第一次流这么多血的?

这种女人家家的事,你懂什么?滚边儿去!我来检查。

徐洋母亲朝我走来,徐洋则像个傻子一样站在一旁,样子很紧张。

她看一眼就明了:都肿成这样了,就是你姐做的好事!

说完,就要找温如歌算账,但一抬头哪里还有温如歌的身影?只好作罢。

徐洋苍白着脸,抖着嘴唇,问我:罗昕,刚刚刚刚真的是我姐

嗯!我也不敢说出真相,只好应了,心想那疯丫头不知道是站那边的,但依她那疯癫的样子,就算是站出来反驳我的话了,只要我咬紧不松口,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她的话的吧。

没事、没事的徐洋似乎受了很重的打击,整个人都在发抖。

他发抖着整理我凌乱的衣服,像是在安慰我、又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他哆哆嗦嗦地说:我不在乎我一点都不在乎!罗昕,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虽然虽然我也很珍重你的第一次,不过不过这是个意外。是姐姐,又不是别的男人,都是一家人,没、没关系的

真大度!

还有,真的是别的男人!

但我不说。

只是,事到如今,我也弄明白了,昨晚的事看来并不是徐洋一家人安排的,而是那疯丫头安排的。

一个疯女人,她究竟想做什么呢?

正在我打算做个闭嘴哑巴的时候,徐洋母亲冷冷地开口了:阿洋,我不许你娶她!

徐洋一愣:为什么?

他母亲不悦道:什么为什么?你还没看到吗?这女人身体不干净了!

徐洋愤怒地叫了起来:那是姐姐弄的!

就算是这样,她也是不干净了!徐洋母亲扫了一眼供桌上的牌位,冷冷地说:你安排一下吧。

安排?

牌位?

他们要弄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