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弦鱼言辞王后在线阅读

迟弦鱼言辞小说的名字是《总裁的叛逆爱宠》,它是由王后创作的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她没想过,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十八眼圣石天珠这种东西存在,原以为九眼就已经珍贵之极。可九眼天珠并不能使她长久变成人形,那如果是十八眼呢。

《总裁的叛逆爱宠》精选:

花代挑眉问道:“你不是说不买东西吗?”

心口泛起了一股急切,迟弦鱼简直想拍桌子:“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我需要它。”

她没想过,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十八眼圣石天珠这种东西存在,原以为九眼就已经珍贵之极。可九眼天珠并不能使她长久变成人形,那如果是十八眼呢?

答案她相信是肯定的,因为心口产生的强烈感应告诉她,一定是可以的。

“那不然我带你来这里干嘛?”花代摸了摸下巴,又继续说:“可你不是没钱吗?”

迟弦鱼一愣,她也没想到打脸来的如此之快,只怪花代一开始就在戏弄她,“我跟你借。”

花代笑了笑,很是欠扁,“你还的起吗?拿什么还呢?”

看这阵势,大有让她以身抵债的趋势。

迟弦鱼干脆破罐子破摔的说道:“我不是你的爱宠吗?给我买个玩具怎么了?”

反正她知道,花代肯定有钱。

这理不直气也壮的模样惊呆了花代,竟令他不在反驳的说道:“那你悠着点。”

对面厢阁的墨心接了一个电话后,柔声对木然的言辞说道:“辞哥哥,我想要那串天珠,你送给我好不好。”

言辞那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孔没有丝毫波澜,她继续说道:“你知道的,我身体不好,早就听说了天珠神奇的作用,一定会对我有帮助的。”

默然了一会,言辞转头看她,那双漂亮的眼眸令他晃了晃心神,犹如被吸进去一般,他下意识弯起了眼眸,唇角泛起一抹温柔的弧度,道:“好,你喜欢的都依你。”

墨心立即变得雀跃开心起来,挽住言辞的胳膊笑的像个孩子,少了从前那般的温婉柔弱。

对面的举动当然没错过迟弦鱼的视线里,她只觉得墨心不管是装扮还是行为举止都与她从前大相径庭,像极了另外一个人。

“九千零一万。”有人举起了号码牌。

墨心勾了勾唇角,抬手举起了号码牌,“一个亿。”

一下子抬价这么高,那是铁定对这串天珠势在必得了,众人惊叹连连。

听着下方的吸气声,以及各种探究围观的目光,墨心笑的更加柔和了,只觉得心灵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终于,终于光明正大的在别人眼中被羡慕被仰望,不用再在某个人的光环之下畏首畏尾。

众人一看是言家的号码牌,也都不敢再加价了,更何况这价格叫的,实在让人望尘莫及,让人输的心服口服。

有各种议论声传进了迟弦鱼的耳朵。

“这墨小姐还真是大手笔,听说她不仅是言少的未婚妻,更是迟家义女,自从迟大小姐没了以后,迟家可真是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的对待,还为她出嫁准备了丰厚的嫁妆。”

“我看言少对她也是有求必应,这可真是多少女人羡慕不来的。”

“那双眼睛可真是漂亮,听说迟大小姐生前也是将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的对待,就连死后都要将眼睛捐献给她,这可真是上天的宠儿了,长得也怪漂亮的,难怪能将迟大小姐都收服不了的言少收下。”

……

众人如今都私下应声奉承着,直把墨心夸的天花乱坠。

迟弦鱼隐在斗篷里的面色白了白,她悄然握紧了拳头。

没有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当听到迟家将墨心当做亲生女儿一般对待,她的心被狠狠的刺痛。

如果爸妈他们知道,就是这个他们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的义女不仅陷害她,最后还害死了他们的亲生女儿,又该作何感想?

内心有一股愤然之气,连带着目光都多了几分冷意。

拍卖师喊道:“一个亿一次……”

“一个亿两次……”

迟弦鱼举起了手中的号码牌,幽冷却带着软糯的嗓音响起,“一亿……零一万。”

原以为凭借极高的价格和言家与迟家的声名,已经没人再敢与她抢东西,墨心诧异望过去,只见是先前曾一直盯着她和言辞看的那位装扮怪异的少女。

不知为何,当时她就感觉那目光令她很不适,下意识冷冷回望过去,如今,却是她要和她抢东西。

有时候,女人之间的相互讨厌,来的就是这样莫名其妙。

见是花家的号码牌,众人难免八卦起来。

“花家不是从不参与这种竞拍活动,一来竟然直接和言家迟家叫板?这不是以卵击石吗?那位穿的很奇怪的小姐是谁啊?怎么从来没见过?”

在明城人眼里,花家可跟言家不是一个段位的。

听到别人总是将迟家与墨心绑做一块,迟弦鱼心里如同被烙铁烫烧一般难受,不舒服极了。

这下连言辞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打量了几分。

迟弦鱼的身体一僵,微微侧身,避开那道目光,被身侧的花代看在眼里。

墨心唇边泛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冷笑,接着举起了号码牌。

“一亿五千万。”

迟弦鱼邪邪的勾唇,她才没那么傻叉,既然要借钱买东西就不要哄抬物价了,她继续举牌,“一亿五千万,零一万。”

似乎是杠上了瘾,在场的人就看着她们两个女人较劲。更多的,还是想看三家对垒,低调如花家,究竟实力如何。

“一亿七千万。”

“一亿七千万零一万。”

“两亿。”

“两亿一次……”

叫价已经到两亿了,拍卖师激动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迟弦鱼正要加价,却忽然被身侧的花代按住手。

迟弦鱼挑眉,“怎么,别说你钱不够?”

花代却问了她另一个问题,“你拿到了那串天珠真的能完全变成人以后,你会去做什么?”

熏香依旧在烧,花代的面孔在烟雾后变得飘渺起来,盯住迟弦鱼的眼睛却炯炯有神。

迟弦鱼看了他一眼,挣脱他的手举起了木牌。

“两亿零一万。”

然后旁若无人的坦白道:“我就可以把你的天珠还给你,然后去做我想做的事,再没有什么能够束缚我。”

“你要离开?”花代眯起了眼睛。

那方的墨心已经被迟弦鱼这种一万一万的加价磨的没了脾气,对方就像是真心想求这串天珠,而她却是在跟人争一口气一般,从开始的万众瞩目变成了供人观赏的笑话,显得掉价,更何况,这天珠虽然珍贵,花两个亿的价格购买,实在是有点人傻钱多的意思,从前她却不知道,花家如此不可小觑,可骄傲又绝不允许她败下阵来。

对面那个少女,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正犹豫着,一旁沉默看了许久的言辞忽然夺过她手中的木牌,清冷的声线从嗓子里发出。

“三亿。”

迟弦鱼听见这声音立马顿住,隔着空气,两道视线产生了交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