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新书】张言穿越唐朝 张言李梦瑶李世民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精彩内容试读

“父皇,母后如何了?”李承乾和李泰几乎是同时开口问道,满目关切的看着李世民。

此时的李世民看上去很没精神,到现在为止已经是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了,要不是一股信念撑着,李世民恐怕早就倒下去了。

而现在精神稍微一放松,疲倦上涌,两眼一闭,李世民便昏睡了过去。

一旁的太监赶紧抱住就要倒下的李世民,担忧的喊道,“陛下,您怎么了陛下?”

“只是太累睡了而已,不用太过担心。”张言也打了个哈欠,说道。

手术虽然时间不长,但比想象中更要耗费精力,搞得自己都有些困了。

“竖子,你在里面到底对陛下和娘娘做了什么?陛下怎可能会突然睡下!”这种能够表现自己的机会,王成晧可不会放过,指着张言便是一句质问。

在之前太监告诉他张言的事之后,王成晧就在考虑一件事。

要是张言治不好,那张言便不足为惧,若是张言治好了,以张言的医术,这太医馆之中还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吗?

好不容易熬走了一个张璇,现在又来了一个张璇的儿子张言。

现在不仅可以表现自己,还能除掉一个潜在的威胁,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王成晧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便将此子关入大牢,一旦陛下或是皇后娘娘有些微闪失,便将此子秋后问斩!”

张言冷冷的看了一眼王成晧,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他张言,“说话可要凭良心。”

王成晧感觉到张言语气中的不善,却没有在意,而是冷笑一声,说道,“在立政殿中不过三四人,你若要行歹事,我们在外面也不容易发现。”

“证据呢,你可有证据?”

“证据我确实是没有,但这也是担心陛下与皇后娘娘的安危,若是你什么都没做,我们自然不会冤枉好人,治好了娘娘还能论功行赏。若你真做了什么,我们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王成晧说的有理有据,言之凿凿的模样。

那些大臣谁还不是个人精,全都在一边默然的看着,全然没有参与其中的意思,但王成晧成功的调动了那些太监宫女以及太医的情绪。

“是啊,我们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陛下一出来就晕倒了,的确疑点重重。”

“王大人所言倒也有几分道理,此人听说在坊间传言还是一个傻子,谁知道会不会做些什么。”

“也说不定是被张太医的死刺激了,要来此报复。”

“的确有这个可能,最好是将此人打入大牢之中,听候发落。”

听着这些偏向自己的话,王成晧冷笑一声,大手一挥,喝道,“来人,将此子带入大牢!”

在不远处守着的侍卫立刻走上前来,一左一右按住了张言。

就在士兵要把张言带走的时候,给李世民把完脉的孙思邈喊了一声,“慢着!陛下无事,的确是太过疲累,体力不支才倒下的,休息过后便无事了。”

听到这话很多人都松了口气,只有张言眯着眼,用冰冷的目光看着王成晧。

张言并不知道王成晧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只不过张言并不是会忍气吞声的类型,被人欺到了头上,就没有不反击的道理。

“放开!”张言甩甩手,想将侍卫的手甩开,却没能做到。

并没有人理会张言,在张言真的治好了长孙皇后,体现价值之前,在这立政殿前,谁都比张言要有价值。

“既然父皇无事,那便请孙大人去殿内看看母后如何了。”李承乾在一边对孙思邈微微抱拳,开口说道。

李世民昏睡的现在,这里明面上的话事人就是太子李承乾,听李承乾这么说,虽然有些犹豫,但孙思邈还是点了点头。

守着立政殿宫门的太监面露苦笑,“太子殿下,陛下说过,不准进去打扰娘娘休息。”

“让开!”李承乾眼神微冷,看的太监心里一阵发毛。

就在太监顶不住压力要让开的时候,那边还被按着的张言大声喊道,“不能进!”

李承乾转头看了一眼张言,冷声道,“现在本宫相信你做贼心虚了,来人,绑了丢一边!”

“太子殿下想让皇后娘娘丢了性命吗?”

听到这话,李承乾抬起的脚步一顿,回头冷眼看了一眼张言,喝道,“绑起来!”

三两下张言就被绑起来丢在了一边,眼睁睁看着李承乾他们就要打开立政殿大门。

而此时,李世民眉头微皱,轻声呢喃,“何事喧哗?”

“陛下醒了!”那太监吩咐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声喊道。

本来要进立政殿的李承乾等人也止住了脚步,看着李世民站起身,眼中慢慢的恢复了清明。

这不过睡了十几分钟,李世民的精神状态便好了一些,目光一扫,正要开口,立政殿内走出了长孙皇后的贴身侍女,有些慌慌张张的模样。

“陛下,娘娘的额头很烫。”侍女一出来就对李世民焦急的开口,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李世民眉头微皱,目光再次一扫寻找张言的身影,这才发现张言被绑起来丢在了地上。

“快解绑,让他给皇后看看。”李世民挥手说道。

张言身边的那两个侍卫堆着笑就要上去给张言解绑,做这皇宫的侍卫,察言观色还是要会的。

然而张言身子一扭,把绳结压在身下,呵呵一笑,说道,“适才可是有人言明了草民是个坏人,草民可不敢再给皇后娘娘诊治了。”

“怎么回事?”李世民眉头皱起,问道。

一旁的太监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封不动的给李世民说了一遍,此时的李世民内心焦急,担心长孙皇后的情况,也没心情去判断什么对错。

听完之后,李世民对地上的张言问道,“要如何你才愿意继续诊治?”

“除非,此人跪下给草民道歉!否则,草民绝不再踏进立政殿半步!”说着,张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就那么躺在地上。

“你!”王成晧指着张言,一时间说不出话,被气的脚步都有些不稳。

这个时候众人想起了之前张言也是说了要让李世民向灵牌道歉的话,果然是一点亏都不愿意吃的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