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的财迷妃》免费阅读 白若溪慕千疑小说免费试读

精彩内容试读

听这人传话的意思,他家主人倒还像是个女的,白若溪把花挑起来嗅了嗅,道:“你不肯说你家主人是谁,那你好歹透些口气给我,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家主人是好人还是恶人?”

传话的人沉吟了一下,道:“小的只能说,我家主人与娘娘是亲戚。”

“亲戚?”

难道,是白雪?应该不会,那一日白若溪看得清楚,为了那玉如意,白雪恨不得生吞了她,哪里还有心情约自己去园中摘花?

“本宫喜欢花,自己去摘就可以了,不劳烦你家主人了,你只需告诉我,这京城之中,哪里有这曼陀罗华的地方?”

“这个,”那传话之人沉吟了一下,道:“好吧,此去西边二十里,有一处园子,门口立了一排爬架,种的是爬山虎,往里走是一处木门,却是不锁的,里面就是曼陀罗的园子,园中有时候有野狗出没,娘娘若是想去玩,还是小心为好。”

白若溪点了点头,“多谢你了,区区野狗而已,本宫还至于怕成这样。”

白若溪将曼陀罗花拿给慕千疑看,慕千疑只觉得芳香扑鼻,便随口赞了一句:“嗯,不错。”

白若溪便道:“王爷,臣妾听说此去二十里,便有一处曼陀罗花园,臣妾想去采一些回来,可以吗?”

慕千疑这时候正在与楚磊等人商量正事,也懒得搭理她,当下也未多想,道:“你若在府上呆不住了,便去玩乐一番吧,带上溪玉和罗虎,路上小心,哦对了,不许再去清楼抛头露面。”

“知道了,臣妾定然不会朝那个方向去的。”白若溪道,嗯,难得有机会出去府中透透气,白若溪兴奋异常,拉着溪玉和罗虎,便按那传话之人说的方向行去。

果然,行了二十里,真的找到了一处院子,门口架子上的爬山虎已经层层叠叠,密布成一道墙,想必是栽种的有些年头了。

白若溪晃了晃头,怎么记忆里,自己好像来过这里?但是,这记忆又好模糊,又像做梦一般。

难道是自己做梦到过这里?不会吧。

白若溪与溪玉一起下了轿,走到了那木门边,轻轻的敲了两下,里面没有人回话,用手轻轻一推,果然如那人所说,这门是虚掩着的。

向里走了几步,立时,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原来,前方居然是一片曼陀罗华丛林,如今,白花开得成片,胜雪一般,美不胜收。

“天呀,太美了。”

白若溪向前跑了几步,深深的吸了口气,果然,这气味泌人心脾,嗯,自己的清楼以后就要上一个香熏项目,就用这曼陀罗华做精油,一定会在这些官太太当中卖得大火。

罗虎想要跟进来,溪玉连忙阻止他道:“哎,罗虎大哥,你就莫要进来了,这曼陀罗花细嫩娇弱的很,你这种粗状的男子,倒亵渎了这花的清香,我们主仆只是随意采些花回去就可,你就不用跟着了。”

罗虎其实也觉得跟着两个女人出来摘花挺无聊的,自己好歹也是跟着九王爷的曾经浴血杀场的人物,如今却沦落到与女人一起摘花的地步,别提多窝火了,听溪玉说怕他毁了这花的清香,他乐不得的不跟着进去。

溪玉手里拎着篮子,一路跟在白若溪的身后,走了几步,便进了那花丛中,白若溪手里拿着剪子,专挑那花开的大,香气正浓的剪,一一剪落了下来。

溪玉道:“娘娘,你若想用这种花来沐浴,吩咐下边的人替你来操办就是了,何必自己跑一趟?”

白若溪横了她一眼:“笨蛋,若是让王府的人弄了,岂不是这花要留在王府里?如今咱们出来弄了,这花采回去以后,直接差人送到清楼,到时候,清单里就加一个项目,叫百花浴足,卖她一两银子一次。”

溪玉一听,连连摇头,原本这次以为是白若溪转了性,也开始学着做些妃子们应该帮的事,却想不到说来说去,她还是为了让清楼赚钱,这个主子,看来真是钻进钱眼里去了。

正在这时,白若溪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了句话:“你来了。”

“谁?”

这声音充满了磁性,让白若溪心头一惊,似乎有些原主的记忆在脑海里闪现,她回过头来,见到了一个人。

太子,慕千傲。

身边的溪玉连忙跪拜下来:“见过太子殿下。”

慕千傲挥了挥手,一脸笑意的看着白若溪,道:“想不到这么多年,你还记得这里的曼陀罗华,唉,当年溪妹你亲手种下,如今已经长成满园春色了。”

这难道是原主种下的?

白若溪回头看向那一片雪白的曼陀罗华园,心头一酸,看不出来,原来原主是这样一个浪漫而追求恬静的人。

白若溪冷冷一笑:“这么说,今日送我鲜花,引我来这里的人,应该就是太子殿下您了吧。”

慕千傲淡然一笑:“只是春暖花开之时,孤想起这片园林,便过来照看一眼,恐它荒废了。”

“殿下您日理万积,还能记得这片园林,倒真是很清闲呀。只是,有些事,便如这曼陀罗华一般,在盛开的时候万般绚烂,但一旦花期一过,便也是满目荒凉而已。”

慕千傲懂她的意思,便向前一步,语气有些暧昧,道:“孤日理万积,还有心顾念这片园林,自然是还念着旧事,难道溪妹你就不念吗?”

白若溪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道:“殿下不要忘了,如今我可是九王的正妃。”

虽然自己千方百计的想要与慕千疑断了关系,但是如今受到太子的纠缠,白若溪还是得拿出这个挡箭牌来,她可不想一个还没扯清,又来了下一个。

慕千傲闻言哈哈大笑:“若是孤想要,还在意你是谁的正妃吗?”

还挺自恋?

白若溪咬牙道:“殿下,你错了,当年你抛弃之恩,若溪终身不忘,九死一生之后,若溪心已死。如今,若溪只想一心做好九王的正妃,安心相夫教子,不想其它了。”

慕千傲傲然道:“溪妹,你可别忘了,孤可是太子,将来便是一统天下的人,你若是从了孤,日后的机会,你可是懂的。”

白若溪眉毛一扬,道:“只可惜呀,当年的太子正妃之位,殿下你给了别人,而侧妃,若溪却嗤之以鼻。”

慕千傲一听这话,连忙道:“只要溪妹愿意,孤这就将这太子正妃的位子转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