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成禽兽太子李儒裴如意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11章

李儒没跟裴如意解释,一个人直接来到上林苑。

这是专门给天子狩猎的地方,里面的猎物林林总总,李儒这回来,便是想再找一条狗补上。

“太子殿下,不知您有啥吩咐?”上林苑卿笑嘻嘻的问道。

“滚滚滚!”李儒挥了挥手,“有你啥事,一边儿呆着去!”

换狗这件事可算隐秘,越少人知道越好。

上林苑卿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连忙告退,“微臣告退。”

看这厮走远,李儒才开始撅着**认真寻找。

好半天,终于找到一只和之前那只极其类似的哈士奇。

“哈哈,真像啊,不会是那只狗的亲兄弟吧?”

李儒想了想,对着二哈开始有蹦又跳又扭**,一会之后……

“还真是兄弟啊!幸好狗没啥亲情意识。”

又捣鼓了一会,那只狗就温顺的趴在了李儒脚下。

李儒悄悄看了两边,见没人看到,便把狗揣进了怀中,转身出了上林苑。

等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立刻把怀里的狗放了出去,“去吧,小爷接下来能不能全身而退,可就全靠你了……”

做完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便想悄磨叽回到东宫。

谁知还没走到门口,突然被呼啦啦一群冒出来的御林军,团团围住。

李笑冉从御林军里头冒了出来,骄傲的哼道:“李儒,你还往哪跑?”

李儒一听,不乐意了,小丫头还蹬鼻子上脸了?

刚想骂人,却远远的看到一张严肃的脸孔。

不是皇帝更是哪个?

李儒心里先是一慌,随后索性上前一步,对正隆皇帝行了一礼,

“儿子见过父皇。”

正隆严肃的问道:“笑冉说你吃了太后的狗,可有此事?”

在看一旁的李笑冉,正得意洋洋的看着李儒,那妩媚的丹凤眼里写满了得意,仿佛再说,看你还怎么办。

正隆皇帝见李儒半天不答话,也不禁怀疑起来。

“到底是不是你吃的?事关重大,你老实交代,否则朕也救不了你了。”

前两天还觉得李儒脱胎换骨了,怎么没两天就干出这种狂妄的事情来?

吃个狗不是什么大事,可你这小子吃谁的不好,偏偏挑太后的吃!

就连他这个皇帝,都不敢在太后面前生事。

李儒寻思着,现在他临时找的那条二哈,八成已经到了太后寝宫,便笑着说道:“父皇明鉴,我可是老实人,怎么能可能干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少抵赖了,我明明看见的,你后花园还有一锅狗肉呢……”李笑冉气哼哼的说。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太监高声喊道:“皇太后懿旨……”

这下子别说李儒了,就连正隆皇帝也乖乖从轿辇下来,站在原地接旨。

“奉天承运,太后懿旨:兹太子李儒偷吃富贵一事儿,纯属误会,现富贵儿已经寻回,此事到此为止!钦此!”

太监说完,正隆皇帝总算出了一口气,“看来此事果然是误会,朕就知道,儒儿干不出此等忤逆之事!”

李笑冉却说什么也不信,“不可能!明明就是他吃的!”

“喂,事实真相都出来了,你还要污蔑我……”李儒说着,对着正隆行了一礼,假装难过道:“父皇,儿臣知道众人都瞧不上儿臣,但洛阳公主这样欺负儿臣,儿臣实在冤枉啊……”

李笑冉看李儒偷偷对她挤眉弄眼的模样,气的柳眉倒竖。

正隆皇帝到底还是偏袒儿子的,闻言换了一副面孔:“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笑冉你怎么能以老眼光看待太子呢?这事也由你引起,污蔑太子更是重罪,朕就罚你跟太子道歉,再闭门思过十日。”

“父皇,我……”

李笑冉还想辩解。

李儒却道:“咋滴?你想抗旨不尊吗?”

李笑冉闻言,一口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强行忍住打爆李儒狗头的冲动。

“女儿不敢。”说完之后,又对着李儒冷哼一声,“对不起。”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李儒不买账。

“对不起!!!”洛阳公主对着李儒大声喊道。

李儒被震的够呛,跳开去得意道:“小妹妹,做人要低调,这次是个教训,记住咯!”

李笑冉更气,正隆却是摇摇头,直接起驾回宫。

见皇帝走远,李儒摇头晃脑的回到了后花园中。

却见裴如意一脸好奇:“你怎么做到的?”

李儒也有点钦佩自己,故意逗她,“此事只能有天知、地知、我……和我老婆知道。”

裴如意闻言,跺了跺脚,“不想说就算了,我还懒得知道呢。”

小妮子说完,气鼓鼓想走,李儒却赶紧拦下:

“喂,老婆,先给我点金银使使!”

小丫头一听银子,财迷本性立刻上来了,谨慎问道:“你要银子干嘛?”

“你老公我要养你,只靠那么点俸禄怎么够,当然要赚钱的啊……”

裴如意狐疑的瞧了李儒一眼,显然不太信。

磨蹭了半点,掏出了一锭银子扔给他。

李儒看了一眼,啧了一声,“这区区十两银子够干啥啊?你老公我是要做生意,做生意懂不懂?快点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小丫头迷离迷糊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懂。

李儒差点气的吐出一口血。

早知道就不把这个守财奴留下来了,花自己的钱都难了。

好说歹说从裴如意那儿搞到一些珠宝首饰,李儒二话不说就带着钱往皇宫里头走。

自打被李笑冉逼得跳墙,李儒就意识到,手头必须的有点能打的人才行。

从哪里搞人呢,自然是他的便宜亲妈,皇后那里来的最方便。

很快便到了慈宁宫。

皇后才刚用过早膳,一听太子来了,激动的吩咐下去:“快去御膳房挑些好菜,给儒儿端过来,今天宫里头的所有好酒好菜都先紧着本宫这里……”

不就是去自己老娘这走一趟串串门子吗?

至于搞这么大动静吗?

李儒瞧着自家老娘的动作,觉得也太夸张了。

“母后不用着急,我吃了饭才过来的……”李儒说完后,走到了皇后身边,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翡翠簪子递了过去,“这是儿臣特地给母后您挑的。”

汗!其实是他看小丫头不戴了,好不容易才有小财迷那里讨来的。

皇后一听,连簪子长啥样都没看清,一下子激动地热泪盈眶,拉着李儒的手就开始哭,“儒儿你已经一年多没到母后这来过了,我的儒儿真的长大了,居然知道孝顺母后了……呜呜……”

李儒一听,这才知道皇后那么大动静的原因了,只能感慨,慈母多败儿了啊。

皇后喜滋滋的把发簪往头上一插,开心的那个样子,跟天上掉下来几十斤金子似的。

见皇后高兴,李儒突然哀嚎一声哭了起来,装的惟妙惟肖,把皇后给吓了一跳。

“儒儿何故痛哭?”

李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李笑冉带人怒闯东宫的事添油加醋的复述了一遍,皇后听了,顿时大怒:

“混账,敢欺负我儿!”

说完之后,大手一挥,直接挑选亲卫队精锐二十人,送给了李儒。

“对了,还有你。”皇后素手一指身边的老太监,“今后你就跟着儒儿吧,儒儿的未来可全靠你了。”

老太监躬身道:“老奴遵旨。”

李儒眼角一抽。

这老太监头发都白了,恐怕都走不动道了吧,“母后,您能给儿子换个年轻的吗?”

老太监一听,就知道李儒小瞧他了。

走到门口,伸手一拳,直接在门上打了一个洞。

李儒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个高手啊!

一把搂过老太监的肩膀,“老太监啊老太监,我得你,如刘皇叔得卧龙。”

老太监闻言,一脸懵逼,大隆皇叔都姓李啊,哪有什么刘皇叔?

这卧龙又是谁?

好像之前太子殿下在大殿里也提过。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