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的财迷妃》新书在线阅读 白若溪慕千疑小说结局

精彩内容试读

“免了。”白若溪道:“我这九王妃当得不错,悠哉悠哉,就不劳烦太子挂记了。”

太子还想说什么,白若溪却叹道:“本是有心想采些花朵回去静静心,如今反倒遇到了堵心的人,溪玉,咱们回去吧。”

“是娘娘。”

一直在一边听得心惊胆战的溪玉终于等到了白若溪的指令,连忙过来搀着白若溪,脚下生风的离开了。

太子也没唤她,只是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出神。

太子身后,一名躲在暗处的侍卫站了出来,不解的道:“殿下,您身边美女如云,何必,对这白将军的庶女这般在意?”

慕千傲嘴角向上勾了勾,道:“如今,后宫纷乱,父皇对孤早有了芥蒂,九弟归来,受百官敬仰,是孤的大患,既然这女人还念着对孤的情义,只要收了她的心,岂不是孤在九弟身边,留了一个耳目吗?”

那侍卫这才笑道:“原来殿下如此深谋远虑,小人佩服,佩服。”

慕千傲望着她走过的路,道:“当年她对孤那般痴情,甚至不惜以身殉情,孤就不信,她真的心如死灰,孤倒要看看,如今,她还能挺得过几时?”

白若溪与溪玉匆匆从园子里走出来,罗虎正在外面闲得无聊,躺在一边的石头上晒太阳,见她们神色慌张的冲出来,连忙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娘娘,发生了什么事?”

溪玉刚想把方才的事说出来,白若溪连忙拦下她道:“啊,没什么,”这件事万万不可传到慕千疑的耳中,否则,慕千疑定然会胡思乱想,他早就介意自己与太子之间纠葛不清,还是不要把这件事传到他耳中为好。

“这园中多年失修,虽然花长得美,却也是蛇虫鼠蚁出没之地,此等荒废之处,确是不适合摘花。”

罗虎一愣:“难道这里有蛇?让娘娘受惊了,小的这就进去把蛇抓出来。”

“回来,”白若溪见罗虎这般莽撞,不由得微怒道:“这里面又不只一条,你要抓到什么时候,不必管它,本宫累了,想要休息,速速回府吧。”

罗虎要闯进去,一旦与太子碰个正着,那可是要麻烦的。

罗虎见白若溪有些生气,连忙应是,这位娘娘如今与慕千疑这般亲近,他可惹不起,回身叫了轿子,与白若溪一同回去了。

白若溪对溪玉道:“回去王爷若问起,便说因园中有蛇,不敢进园,也并未见到任何朋友,听真了吗?”

溪玉连忙道:“是,奴婢知道了。”

还好,回到府上,慕千疑正在与几位幕撩议事,白若溪悄悄的走了小门,生怕惊动了慕千疑,刚刚回到自己的落月楼,就见清楼的管家梅姨从小门也走了进来。

“娘娘,你,你怎么还从小门进来了?”

这小门平日里,都是那些小商贩,给府里送些柴米油盐的才从这里出入,这大门,才是身份的象征,不知道这堂堂九王妃,如何从小门出入了?

白若溪怒视了她一眼:“本宫的行踪,难道还要向你汇报吗?”

梅姨脸上的笑立时尴尬起来:“是,是,是小的多嘴了。”

索性,白若溪也不回房了,便在那园子中的木椅上坐了下来,对梅姨道:“你今日此来,是有什么事?”

梅姨将怀中的帐本取出,恭恭敬敬的双手递了上去,道:“今日正好是月末,小人特来向东家报帐。”

“嗯。”白若溪随手翻了翻帐本,不由得火冒三丈,“啪”的一声把帐本合上,道:“梅姨,我好生把这清楼交由你掌管,你可曾尽心尽力了?”

梅姨吓得连忙行礼,道:“娘娘,小人冤枉,小人真是全心全意为清楼张罗,半点儿也不敢有所懈怠呀。”

“你若是尽心尽力,如何这个月的收入却只有这么几两银子?我那偌大的店铺支在那里,连房租都不能回本。”

梅姨哭丧个脸,道:“娘娘,你难道忘了,几日前小人来与您汇报了,原本那两位江南的技师,萍儿双儿,都回乡去了,如今这店里也没什么手法好的人了,客人们到了店里,点的那些技师,纷纷不满意,有的做了快半个时辰了还发脾气要退银子,伤了不少客人呢。”

白若溪拍着桌子道:“既然没有技师,为何不快些招人来?难不成要本宫把这清楼关门歇业吗?”

“哎哟我的娘娘哎,这技师可是说招就招得到的?本来这一行的人才都十分稀少,如今这城中,见到娘娘的清楼赚了钱,那几家富户,都学着娘娘的样子把这**店开了起来,如今这城中,怕是有五六家了,这技师的薪资怕是水涨船高,高薪难求呀。”

白若溪咬了咬牙,道:“但凡这世间的生意便是这般,拼的是个财大气粗,这些技师一个个的也没什么诚信,谁家的薪资高,便跑到谁家去,嗯,当真可恶,既然没有现成的,不如我们就来自己培养。”

自己培养?

梅姨还是皱眉道:“自己培养,怕是这人选一时也不好办,一来这好人家的姑娘不愿意出来抛头露面,成了亲的,夫家更是看管的严,而愿意出来赚钱的,又一个个笨手笨脚,一时半会儿,也很难筛选。”

白若溪怒道:“你不出去做,单单只在这里与本宫抱怨,自然是找不出人来,你先出去,广发告示,说清楼高薪招收学徒,我要求你,每隔两日便送到府上来三个应征的,不许挑那些歪瓜裂枣来唬弄我,本宫要一个一个亲自挑选,我就不信,找遍这京城,还找不出个像样的来。”

看来这娘娘这次真是动了气,梅姨没办法,只得点头道:“好吧,那小人这就回去干活了。”

白若溪一把把手中的帐本扔给她,铁青着脸道:“下个月若还是这种收入,你就不用来见本宫了。”

梅姨早知道此行必然会招至一顿臭骂,只是为了赚人家的银子,不得不硬着头皮跑过来汇报,如今好容易熬过了这一关,梅姨松了口气,乖乖的回去了。

溪玉见状过来劝解道:“这些人做事不上心,娘娘就不要动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白若溪叹道:“如今王爷死活不肯让我出去抛头露面,这店中也没有一个能主事的人,怕是再这样拖延下去,本宫辛辛苦苦创立下的清楼,早晚是要黄铺了。”

溪玉道:“娘娘莫急,这人选之事,需要慢慢碰,京城中人才济济,想要挑一个能为娘娘分忧的,应该也不是难事。”

“但愿吧。”白若溪无奈的道。

话说这梅姨回到店中,愁眉不展,白若溪每隔两日便要三个人选上去,这可让她去哪儿找呀?

天圣国因为经济发达,所以行为开放,却也生财各有道,京城的女子,一般除非是特别落魄的,家中一般都看管的严,定然不会让她们随意抛头露面,给人家做**的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