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虐心娇妻》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苏沂厉慎小说全文

精彩内容试读

苏沂安安静静的听她编。

苏眉抓着苏沂的手臂,哀求道,“沂沂,姐姐真的不想破坏你的家庭,可是感情这种事无法强求,你为阿慎生了孩子,跟他结了婚,我本以为你跟他就尘埃落定了,可是阿慎非要找我,姐姐拒绝了无数次,也是没有办法的呀。”

旁边的厉曼白搭腔,“别说你姐姐这事儿做得怎么样怎么样,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几斤几两,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一肚子烂臭的坏水,为了攀上豪门什么缺德事都做得出来,我要是我哥,我宁愿让一只鸡嫁进来,也不会找你这种肮脏的**东西!”

苏眉道,“曼白,你别这么说……”

“你看看你姐,都怀上孩子了都还顾虑你的感受,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差别就那么大?”

苏沂静静的听着,等着她们的话音落地。

她不做声,厉曼白跟苏眉的拳头就好像砸在棉花上,让她们的火气更加膨胀。

厉曼白声音尖锐,“你心虚了吧?我戳到你脊梁骨了吧?哑巴了?你跟我叫嚣啊,你有本事像当年逼我哥娶你那样伶牙俐齿啊!苏沂,你要是敢放一个屁,我就撕烂你的嘴!”

苏沂冷静极了,声音清脆,“除了这些,你们还有什么事要说么?没有的话,我就先上去了。”

她准备起身走,好像看够了戏了无生趣一样。

苏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说出的话像刀尖似的在苏沂的心上刮,“沂沂,姐姐怀孕了,今天来,其实是厉家夫人的意思,她说我怀着孩子不能没名没分,以后……就要在这儿住下了,从此我们也有个伴,互相照料,你不介意的吧?”

苏沂的眼眸瞬间暗了下去。

苏眉还在说,低声下气,“沂沂,你不要生姐姐的气好不好……”

苏沂腹里的酸楚跟悔恨几乎要爆炸开来,可面上依然收拾得妥当,“好啊,欢迎姐姐。”

她跟苏眉拉开距离,周围的空气她都不想碰到。

苏沂迫不及待的往楼上走,想逃离这个地方。

苏眉站在原地,好一会,满脸的委屈收起来,眼底才闪过一丝笑意。

到底还是生气了,忍不住了,她还以为苏沂生个孩子,就有了铜墙铁壁的本事。

现在才什么时候,以后有的是好日子给你过。

苏沂刚走到转角口,楼下大门就传来了指纹开锁的声音。

她扭头,看见厉慎高大的身影踏进来,那双森冷敏锐的眼睛不看厉曼白,不看显眼的苏眉,一眼就看到了拐角处单薄的苏沂身上。

苏沂扭头就走了。

厉慎收回视线,步履沉稳的走到客厅中央,把外套递给厉曼白。

厉曼白还没伸手,苏眉就几步走到了厉慎跟前,笑容优雅,“阿慎,我来帮你放吧。”

厉慎看了苏眉一眼。

厉慎的眼神历来凌锐,如神祗般的贵气扑面而来,把苏眉压得心脏乱跳。

在明城,没有几个女人能受得了厉慎看一眼。

他是所有女人的理想型。

苏眉越想越娇羞,脸颊红了起来。

厉慎挽起袖子,看了眼厉曼白,“刚才你们聊什么?”

厉曼白看了苏眉一眼,然后笑着玩弄了一下指甲,漫不经心道,“瞎扯呗,一不小心就戳到了苏沂的伤心事,跟我们吵了一架就跑了。”

苏眉懂厉曼白刚才的眼神,咬了咬唇为难道,“阿慎,刚才我听说,我妹妹生的那个孩子不是你亲生的,是真的吗?”

厉慎的眸子突然一沉,周身的戾气涨了好几个度。

苏眉连忙道歉,“对不起阿慎,我刚才也是太惊讶了,才会……”

厉曼白打断道,“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呀,这又不是秘密,当初苏沂挺着肚子进门的事人尽皆知,刚才你不是还听见了吗?她都亲口承认了,那孩子……”

“说不够是不是?”厉慎阴沉出声,俊脸上布满了阴翳。

厉曼白还是有些惧怕厉慎的,她悻悻闭了嘴。

但是厉慎生气了,她更开心,接下来某个人有的好受了。

苏眉上前安抚,“阿慎,先不说这个了,你饿吗,我给你做点吃的。”

厉慎推开她,“不用了。”

他隐忍得手背上爆了青筋,一把扯下领带往楼上走去。

苏眉看着他的背影,眉头松下来,眼里除了倾慕,还有几分得意。

厉曼白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苏沂为了讨好我哥,想尽办法证明那个狗东西是我哥的,可不管她费多少心思,都无法让我哥相信她。”

苏眉听出了点意思,问道,“曼白,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厉曼白为自己的手段颇为得意,但是她此刻跟苏眉还没有好到交心的地步,冷嗤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苏眉,我让你辛辛苦苦的怀上孩子,不是让你胡思乱想的,你要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就得看你的本事,能不能把苏沂那个女人给我搞死了!”

苏眉心念一动,想到以后自己做厉家太太的样子,忽然就有了力气。

她看着眼前的厉曼白,何尝不知道她纯粹的利用自己,毕竟厉曼白是厉慎的妹妹,她要做什么事,必须要手脚干净,所以才会借她的手。

苏眉不介意这些。

有朝一日她把厉慎拿下了,苏沂算什么?厉曼白算什么?甚至整个厉家都会是她的。

……

苏沂被气得不轻。

可冷静下来,她又觉得没什么好气的,她在嫁过来的时候,就做好了迎接最坏的准备,为了几个**生闷气,不值得。

她嗅着自己一身的奶味,去看了厉准之后,就放水洗澡。

门外,厉慎推门进来。

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仿佛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让人不寒而栗。

月嫂惧怕这样的厉慎,也怕他吓到孩子,就连忙把厉准往婴儿床里放,可刚松手,厉准就小嘴一张哭了起来。

洪亮的婴儿啼哭,一声声震着厉慎的耳膜。

也惊扰了正在洗澡的苏沂。

她身上还有泡沫,就系着浴巾出来了,“厉准怎么哭了?”

一出来,她就看到了厉慎。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