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天才医妃致富忙》小说全集阅读 林惊雨瑾王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精彩内容试读

林惊雨并未急着看着,而是先让人打开门窗透气,再吩咐人打水给她净手。

一边净手,她一边询问董老爷这一天都吃了什么。

董卿琢闻言倒是颇为配合,一口气说了董二爷早上和中午吃了什么、喝了什么。晚上董二爷是陪着董老夫人用的,董老夫人这边也有嬷嬷配合说了他都吃了些什么。

董二爷吃的东西单独看都没有大碍。这样的世家,于吃喝之上都很精心,除非有人陷害,不然也不至于再吃食上出什么问题。

然而听了这些人的说辞,林惊雨一双眉毛就越皱越紧了。

董二爷这一天吃得东西太过于多且杂了。先是鹤曲书院的好友临别赠宴,他就吃了不少的酒肉,回京途中又在路边茶寮喝了不少的茶水,在外吃了一顿不少寒凉之物。

至于到了家中,他没有好好歇息就算了,还又陪着老夫人吃了一顿重油重盐的晚饭。

等回到房子,又是冰镇过的饮子。

这样吃下去,肠胃如何受得了?

她净手后过去坐在床边给董二爷诊脉。

屋中一时安静了些,林惊雨诊了脉又伸手感受了下董二爷额头的温度,这才道:“问题不大,应当是因为天热,吃得热冷交替,一时间肠胃不适又舟车劳顿,休息不足,多样症状并发才会如此的。”

话音刚落,董二爷就觉得腹中一阵绞痛,立刻让小厮扶着去了内室。

董家虽然有些常备的药丸之类的东西,可药材毕竟有限,林惊雨让人先是冲了一碗盐水送来,然后才根据现有的药材斟酌着开了一个方子让人抓了药去熬。

等着盐水送来,董二爷也被小厮扶着出来。

林惊雨让他喝温热的盐水,开始问一旁小厮他上吐下泻的东西。

董家一家人坐着,听她问这些东西,女眷脸上不由出现了些许不自在。小厮也没有想到会问这些,还不时回去查看了下。

林惊雨确定了就是饮食不当引起的急性肠胃炎,就道:“先补充些盐水,等喝下药之后,除了进水之外,不能吃任何东西。等到明日一早,我再给二爷诊脉看看情况。”

“等到明日一早,还是请不当值的御医过来瞧瞧吧。”董老夫人并不十分信任林惊雨,“让人守着,一旦过了宵禁的时辰,就带着家中帖子去请人。”

这话着实有些过分,董卿琢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林惊雨,见她一脸稚气未褪,却不见喜怒,心中对这位林大夫更是看重了三分。

他自是信任妻子的,因此对林惊雨的医术也是先入为主信任了几分。

董二爷是急症,林惊雨开的也是应急的方子,大火熬煮,不一会儿就有丫鬟送来了一碗汤药。趁热喝下之后,董二爷就长长舒了一口气,慢慢靠在了椅背上。

又等了一刻钟,他再没有反胃想吐的趋势,人也缓过来了些许。

“林大夫这药一剂见效,董某佩服。”董二爷虚弱地开口,脸上蜡黄之色褪去还是颇为苍白。只如今他气息稳了些,看着也没有之前那么虚弱了。

一群人皆松了口气,林惊雨却道:“这药虽然见效快,不过我估计二老爷还是会腹痛一两次才好。这期间多补充些盐水,若是没有大碍,能睡就多睡一会儿,休息好了,人也恢复得快些。”

董二爷应下,缓了两口气,这才苦笑着道:“孩儿不孝,让母亲担忧了。”

董老夫人叹了口气,道:“你孩子都当爹了,怎么吃东西还这般不留心。”虽是责怪,可也是一副慈母心肠。

董二爷老实认错,回头才又对董大爷和董大夫人道:“劳烦大哥和大嫂了,因着我一人扰得全家不得安睡。”

“都是一家人,何必说外话。”董大爷劝慰了两句,一旁董大夫人也道:“二弟千万别这般说,这都是应该的。”

一群人劝慰董二爷,董二爷又去了内屋一趟,回来之后脸色却渐渐好了些,又说了会儿话,见他确实好转董老夫人就宽慰他好好休息,带着人散了。

等人都走了,董卿琢这才对芸姨娘等人道:“今晚还是我来照顾父亲吧,姨娘们且回去歇着吧。”

芸姨娘还想说什么,却听到董卿琢又道:“有林大夫在这里,姨娘放心就好。”

董二爷此时也略微抬抬眼,有气无力道:“都散了吧。”

众姨娘这才散去。

林惊雨被点名要照顾病人,只能无奈地坐在一旁发呆,并不想掺和到二房姨娘争宠的斗争之中。

偏偏董卿琢当了两三年的县令,比之一般的年轻人更难糊弄。

林惊雨之前只含糊说是饮食不当,如今人都散去了他就起身对着林惊雨拱手,认真请教董二爷病得如此急且重,究竟是何缘由。

他这般一开口问,董二爷也抬眼看了过去。

林惊雨不好隐瞒,只细细把他吃的这些东西都过了一遍,然后才苦笑着道:“董二爷吃得太多太杂,再加上舟车劳顿,马车颠簸之下胃里原本就难受。回府又跟着老夫人吃了油炸丸子等油腻辛辣的**之物,肠胃就更不堪重负了。”

“竟然是如此?”董二爷苦笑了下,只觉得这真是一场无妄之灾。

好友相送,他自然不好略略动筷,就多吃了些。路途之中马车颠簸,他只强忍着不说,为了压下胃中翻滚之意就多喝了不少的茶水。

加之回来之后吃的那些油腻、辛辣之物……

他说着摇摇头,也很是无奈。

林惊雨略微沉吟了片刻,这才又淡淡开口:“最为要紧的却是晚上喝的那一壶冰镇的饮子。”

“那饮子可有什么问题?”董卿琢闻言双眼一亮,立刻追问道。

林惊雨道:“董二爷原本肠胃就不适,若是好好休息一晚,最多有些消化不良,胃胀一两日也就好了。偏偏那冰镇的饮子就如同药引子一般,把二老爷体内的不适都给引发了出来,所以这病症才来得急且重。”

简而言之,芸姨娘为了讨好端来的冰镇饮子就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