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从救曹操长子开始》丁辰曹昂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天近黄昏,春寒料峭,一抹残阳斜照在宛城郊外的曹军营寨。

营内手持长枪的巡逻军兵来回穿梭,戒备森严。

丁辰急匆匆的进到其表兄曹昂大公子的军帐,搓手顿足道:“兄长,今夜你身边一定要多备几匹马。”

曹昂正坐在案前看着一本兵书,头也不抬的回道:“天马上就要黑了,我又不出去,备马匹作甚?”

“张绣要反!”丁辰心急火燎的说道。

丁辰本是后世一名历史系学生,正在宿舍玩一款简单经典的怀旧老游戏——《三国群英传2》。

可是他眼前突然一黑,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穿越到这曹军军营里。

这具身体也叫丁辰,字子文,十六岁,美姿仪,乃是曹操原配丁夫人的娘家侄儿,现为曹军行军主簿。

这是在建安二年的宛城……

丁辰是史学专业,自然清清楚楚知道这段历史。

去年,曹操迎奉天子于许都,从此开启了“奉天子以令不臣,秉至公以服雄杰”的时代。

今年,春正月,曹操亲率大军攻伐宛城。

宛城守将张绣投降,曹操志得意满,上了好**的瘾头,于是魏武挥鞭,强纳张绣婶母邹氏为妾。

此举令张绣感到羞辱,于是突然反叛,杀了曹军一个措手不及。

曹操以长子曹昂、爱将典韦、侄儿曹安民战死为代价,仓皇逃得一命。

丁辰回忆起这段历史,早已吓得冷汗淋漓。

他看看自己一身文士装扮,心中暗自思忖:“若叛军杀过来,曹军死伤无数,以目前这具菜鸡身体,岂非要落地成盒?

为今之计,只有赶紧向姑丈曹操示警。”

于是他一刻也没有耽搁,急匆匆跑到中军大帐。

可是在中军帐周围第一道岗哨,他就被拦下了,护卫死活不肯放他进去。

论关系他虽是曹操内侄,但在军中却地位不高。

以他一个主簿的身份,想要面见主帅,并非那么容易。

丁辰可是耗不起的,于是又赶紧来到了表兄曹昂的营帐……

……

听丁辰说出“张绣要反”四个字,曹昂脸色立即沉了下来,看看左右无人,低声道:“休得胡言,这种话也是能乱说的?

若是传扬出去,父亲说不得要治你个扰乱军心之罪。”

“这些都是千真万确。”

丁辰见曹昂不信,更是着急道:“兄长你出去看看,张绣军正全副武装的在咱们营帐门口行军呢。

若突然杀过来,我军该如何抵挡?”

对丁辰来说,表兄曹昂是他姑母一手养大,平常待他非常亲厚,所以其他人战死那都不是事儿,只要能把曹昂救了,将来的荣华富贵就能保住。

更何况曹昂在宛城战死是曹操一生永远的痛,此番为曹操救回儿子,那曹姑丈岂能不赏?

可是此时曹昂对丁辰今天的举动却感到诧异异常,疑惑的看了表弟一眼:“张绣军带械移防,那是父亲的命令,岂容得你多疑?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知道这个表弟平常沉默寡言,老实木讷,又是个文吏,从不过问军事,可是今天却突然越俎代庖,关心起张绣军动向了来了。

曹昂也算久经战阵,经验丰富,带着教导的口气道:“张绣既然已经投降,岂有立即反叛的道理?

这话也就是在我这里说,若传扬出去,必扣你一个诽谤降将的罪名。

我就当什么都没听见,回去吧。”

丁辰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果然在曹营主簿死于话多,哪怕说的都是实话。

看来想要说服曹昂也是不可能了,只能另谋对策。

“兄长,小弟告退。”

他刚要转身离开,曹昂却突然叫住了他,“等等!”

随即曹昂从桌案下面拿出一个油纸包,抛到他的手里,“这是我手下军校打的野味,我专门留给你的,拿回去解解馋,等回到许都就有好吃的了。”

丁辰打开纸包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只烤焦黄的山鸡腿,喷香扑鼻。

丁辰心里满是感动,看来表兄对自己还挺不错的,有口吃的先想着自己,也没有辜负自己第一个想要救的人就是他。

出来曹昂营帐,只见残阳如血,红霞满天。

远处张绣军全幅武装,正大摇大摆的从营寨门口行军。

……曹操一世英名,竟然犯这种错误,大概被胜利以及**冲昏头了,丁辰无奈的笑了笑,穿过营帐间的过道,直接来到养马的马厩。

只见围栏里养了数百匹高大的枣红战马。

一个圆脸的官吏笑呵呵的迎了过来,极为客气道:“丁郎君,要用马么?可有文书?”

“文书还没到,你先选几匹良马,用长缰绳拴在一起,套好备用,”丁辰漫不经心的吩咐。

既然曹昂是因为把自己的马让给曹操才战死的,那么丁辰就给把马给曹昂备好。

只要有了马匹,连十岁的曹丕都能从宛城逃脱,曹昂没有理由逃不掉。

“好嘞,”养马官吏知道眼前这位少年官职虽低,但却是曹氏的顶级外戚,自然痛快的答应。

接下来,丁辰就等在马圈旁边。

只要叛乱起来,哪还用得着文书,当然是抢了就走啊。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他眼睁睁看着红日渐渐沉没,耳边只有马儿打响鼻的声音,却未有任何异象。

但是还是会一直守在这里,哪怕过夜。

突然,远处隐隐传来嘈杂的声音,很快声音渐渐变大,依稀可以辨认那是喊杀声。

来了!

丁辰心中一沉,趁着养马官吏愣神的工夫冲进马厩,骑上那四匹用长缰绳拴在一起的马匹,冲了出去。

这具身体虽然弱鸡,但这个时代骑马是本能,所以他骑术倒也不赖。

当他冲出马厩的时候,才发现整个营寨已经大乱,周围喊杀声震天,许多帐篷都起火了。

曹军本来人数就少,又被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众军兵慌不择路,狼奔豕突,被叛军纷纷屠杀。

看着这等乱相,丁辰心里焦躁起来,纵马向曹昂的帐篷疾驰了过去。

可是到了却发现,那军帐早已被烧的一干二净,曹昂却已不知去向。

丁辰心中又焦急又懊恼,不至于明明知道这个结果,还让表兄死了吧?

此时四周火光冲天,到处都是喊杀声与惨叫声,流矢在耳边发出阵阵啸叫。

这一刻,他虽然感到害怕,但却没有退缩,骑着马在乱军之中四处冲荡寻人……

……

时间倒退到半个时辰前,曹昂送走丁辰之后,摇头苦笑了一下。

想不到表弟一介书生,竟然关心起军事来了,只可惜他只明其表,却不知其里。

曹昂觉得,看来有时间要给小表弟上上兵书课了,曹军前来征伐宛城,大军尚在舞阴,张绣便望风而降,这说明什么?

说明张绣心里清楚,根本无力跟曹氏大军抗衡。

如此,现在就算给了张绣武器铠甲,张绣还敢反?

想来小表弟不过是疑神疑鬼罢了。

曹昂心中不以为意,坐在书案前面继续看书。

过了一会儿,耳中隐隐传来喊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