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离婚吧夏芷》完整版阅读 夏芷莫文昊小说结局

精彩内容试读

莫文昊阴冷的眸子泛着寒光,她什么都不要只要那个别墅,难道就是要卖了吗?

“她在哪里!”莫文昊冷眸看向助理,心中莫名烦躁。

助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他也只是听人闲聊才知道这件事情的,至于夏芷在哪里谁知道啊!

“总裁,我不知道太……夏小姐在哪里。”助理突然意识到不能再叫太太了立即改口。

一双眼睛不敢去看莫文昊的寒眸,低着头站在温度骤然下降的办公室中。

“那还不赶紧去找!”莫文昊突然怒吼。

助理立即转身向门口走去,吓到后背发凉。

“站住!不管用什么办法,去将那套别墅买下来。”助理的手刚碰到门框就被莫文昊重新叫住。

助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搞不清楚总裁到底在想什么。

一道寒光突然向他射来,他立即退出莫文昊。

莫文昊坐在办公室中,脑海中又浮现夏芷的身影。

暮色已经降临,外面的霓虹从落地窗照进漆黑的办公室。

灯光斑驳映照着莫文昊英俊无比的侧脸,他脑海中突然闪现那些过往。

以往无论多晚,她总会在那个房子里等他回家。

那个房子总亮着的橘黄色灯光他总觉得很是让人沉懒,可是现在想来,好像能给人暖暖的感觉。

“砰!”

想到这里莫文昊伸手便将手边的水杯扔到地上,眸底浮现一丝愠怒。

他讨厌这种感觉,讨厌这种不由自主的想念!

他告诉自己,他不爱她!别人可以有弱点,也可以有爱的人,他莫文昊不行,这就是他娶那个女人的原因。

莫文昊起身离开公司,开车直接去了跟姜雨婷新买的别墅。

女人,大都是一样的,只要他身边有女人,他就不会想起她。

“莫少每个月付给你们这么多钱,你们就买来这样这样的燕窝吗?”姜雨婷面色温柔,但是语气却有点让人害怕。

莫文昊冷冷的站在门外,她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上心了?

“文昊,你回来了,吃饭了吗?”莫文昊刚想转身走姜雨婷立即起身喊着他。

他转身想要离开,姜雨婷却已经迈着步子靠近他。

“外面是不是下雨了?你身上都湿了,我叫佣人去给你做点吃的,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姜雨婷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

可是莫文昊却还是感觉浑身都有一种不明的不悦,这豪华的别墅,怎么看都不像家。

他向里面走去,剑眉始终紧蹙。

以前的那个别墅,他每晚只要一到家,她就会去厨房里,不一会儿桌子上便摆满了菜肴。

她身上围着围裙的样子,一度让他感到放松。

夏芷的影子在莫文昊的脑海中不停的走动,他越来越感到烦闷。

该死!他为什么还在想那个女人?

她连他们的房子的都卖来了,他为什么还会想她?

莫文昊越想越烦躁,看着姜雨婷的红唇更是感道受到**。

他上前便去啃着姜雨婷的唇,她顿时吃痛。

“文昊,你,你怎么了?”姜雨婷被莫文昊咬的唇都有点疼,双手下意识的推开他。

莫文昊看着姜雨婷,突然觉得她的脸换成了夏芷的!

“文昊,文昊?”姜雨婷喊着他。

莫文昊突然回过神来,双眸立即变得冰冷。

“文昊?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好吗?”姜雨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他无比的反常。

莫文昊听着她的声音突然回过神来,他到底在做什么?

“我出去一趟,早点休息。”莫文昊起身大步走出别墅。

姜雨婷望着莫文昊的背影,眸子渐渐的变冷,这个房子已经装好很久了,她在这里呆了几个月,可是他连碰都没有碰过她一下。

她双手抱怀,阖上双眸朝沙发靠去,他到底怎么了?难道是真的爱上那个女人了吗?

可是如果他爱的是那个夏芷,那又为什么离婚呢?

“去查一下,今天莫氏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姜雨婷终究是按捺不住,起身去了楼上打电话给手下。

她要知道莫文昊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反常的举动,要不然她都不知道下一步棋该如何的走。

半个小时后姜雨婷总算是得到了消息,今天与昨天唯一的不同就是莫文昊得知了,夏芷卖掉了那套别墅。

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开始变得不淡定,手机被她猛的扔了出去。

用力太大,电视墙旁边的花瓶顿时碎了一地。

她看着地上的碎片感觉心口止不住的疼,这些碎片好像在告诉她,她跟莫文昊是不可能和好如初的,就像着碎了的花瓶一样。

“呀,这怎么碎了?我去扫一下。”佣人听到屋内的声音赶紧上来。

姜雨婷起身向书房走去,即便他爱上那个夏芷又如何,心是别人的,那就抢回来,反正人现在不已经是她的了吗?

但是夏芷还是要除掉的,否则,她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我要你们做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夏芷究竟在哪里?”姜雨婷打电话给另外一个手下。

夏芷的行踪,她已经叫这个人查了很久。

那边却告诉她,根本查不到有关于夏芷的任何信息。

姜雨婷一只手揉着太阳穴,真的感到头疼,在这个城市竟然查不到一个人的踪迹。

“再去仔仔细细的查!她卖掉了房子,一定会找住处,跟所有酒店打招呼,还有那些租房的买房的,一定要查到!”她握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

近来莫文昊的所有举动,让她极其的不淡定。

她一定要将那个夏芷从莫文昊的心中清除,她不能让自己苦心的经营葬送在夏芷的那个女人手中。

夏芷当然不知道姜雨婷的打算,见了贝贝之后,她拿着东西便去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离开了莫宇瀚,房子也卖了,她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从失去孩子以来她都没有睡过一个整觉。

可是今晚她竟然早早的进入梦乡,只是夜里还是多梦,一直被那些梦缠绕着。

翌日,晨光如碎金般洒进屋子,夏芷苏醒转眸,起身拉开窗帘,伸手去看着指缝的阳光,眼睛竟被那阳光刺的睁不开双眸。

夏日的早晨,凉凉的风吹进来让人无比的惬意,夏芷转身去了卫生间,洗漱好之后便坐在窗台发呆。

她想要离开,可是却不知道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