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年不知夏》安知夏赫连盛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安知夏一口气冲出了酒店,滚热的空气钻进了她的鼻尖,仿佛在灼烧她的肺。

她盯着渐渐露出鱼肚白的东方,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脸颊**辣的疼,豆大的泪珠也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内心的屈辱和不甘沸腾到了顶点,可安知夏却不敢让自己哭出声。

因为她没资格。

手里的银行卡也像烙铁一样灼伤着她的肌肤,她的心。

此时此刻的她觉得自己跟那些坐台女没什么区别。

可是能怎么办?不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那一刻,谁愿意出卖自己?

安知夏抹了把眼泪,扫了一辆共享单车,骑车赶回家里。

家中,外婆还没有起床,安知夏洗掉一身肮脏后,又出去了一趟,两个多小时才回来。

“外婆,你起来啦。”

这是一栋老旧的西式小洋楼,安知夏回来就看到外婆苏明意正坐在院中的摇椅上乘凉。

安知夏盛了一碗早已放凉的小米粥端给苏明意,苏明意接过,并没有喝,而是缓缓放了下来。

“知夏,刚刚陈院长打电话给我了,说你给医院支付了一大笔的医疗费,让我今天就去做化疗。”

苏明意抬头看向安知夏,“你哪来那么多钱。”

安知夏早已料到,笑着说:“当然是借的了。”

苏明意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知夏,你别骗我,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又去求林庚尧那个**了。”

安知夏急忙摇头,“我没有外婆,我怎么可能去求他。”

“那你哪来这么多钱?你——咳咳咳——”

苏明意猛咳起来,苍白的脸色瞬间涨的通红。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要这个畜生的一分钱!我们家被他害得还不够惨吗?你外公你妈妈,还有我们整个安家,全都被他毁了!我们再穷再窝囊,也不能去求他!再累再苦,也不能丢了尊严!”

苏明意明显有些激动,她好像认定这钱是找林庚尧借的。

一提起他,安知夏是一阵恨意涌上心头。

这恨深入骨髓,刻骨铭心。

“外婆,我可没忘记上一次是怎么被他给轰出来的,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怎么可能再去求他?这钱是我找朋友东拼西凑的,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苏明意却狠狠打了安知夏几巴掌。

“你这傻孩子,就我这把老骨头,你借钱给我看病干什么,顶多只能拖几年晚点死而已,背上这一笔人情债,你以后怎么还的清。”

“还不如趁我现在还活着,多存点钱,早点准备和小海的婚事,好让我在死之前看你结婚生子,让我了了一桩心事。”

“等等,你这钱该不会也跟小海家借了吧,糊涂啊,你们俩人的婚事还没定就像他们程家借钱,这以后你要是过门了,还怎么在他们程家立足啊。”

一听程海瑞的名字,安知夏咬着嘴巴不说话了,她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让外婆看出什么,可眼睛里还是爬上了泪水。

苏明意吓了一跳,以为这孩子是在担心自己,不想看着自己死,一时间便也悲从中来,红了眼睛。

“别哭知夏,我死后你一定要坚强的活着,你还有小海,你还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到时候把这栋老房子卖了,和小海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回来。”

外婆这么一说,安知夏绷不住了,眼泪一滴一滴流了下来,她一直摇着头,可却什么都不能说。

现在的她还怎么和程海瑞谈婚论嫁?在她决定出卖自己尊严的那一刻起,和程海瑞就已经没有可能了。

只是心里的这份委屈和屈辱,她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头破血流,只能一个人走下去。

_

赫连盛悠悠转醒,侧头一看,身边躺着一个赤身**的女人。

他一下子就记起了昨晚的情形。

奇怪,他怎么会睡到现在?他明明是要问时若的死的,完事后突然就睡倒了。

一定是昨晚的那杯水。

他记得昨晚完事后,林熙妍给他到了一杯水,然后他就……

记起这些,赫连盛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他起身穿上衣服,然后漠然的将一旁熟睡的林熙妍给踹下了床。

林熙妍一声惨叫,裹着被子坐在地上。

“盛,你这是干什么?你弄疼人家了。”

赫连盛脸色愠怒,“昨晚的那杯水你是不是下了安眠药。”

林熙妍将长发理齐,不慌不忙的说:“是啊,这不是想和你多待会吗,我知道你问完事后肯定会离开,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赫连盛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林熙妍见状也不装糊涂,从包里拿出了一个u盘交给了赫连盛。

“这是你要的东西,我可没有食言。”

赫连盛拿过u盘端详了一阵,然后收好。

“我暂且相信你,你要是敢耍我,必死无疑。”

赫连盛穿戴整齐,戴上墨镜,转头就走,毫无留恋之意。

林熙妍提醒他,“我劝你现在不要出去,酒店大门早已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了,你这会出去,刚好被他们抓个正着。”

赫连盛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林熙妍。

“你喊来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林熙妍大方承认。

“没错,是我喊来的,谁让你三番五次拒绝我,总不给我好脸色,这次好不容易被我逮到了机会,我当然要制造舆论来逼迫你了。”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

林熙妍得意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赫连盛拿起桌上的酒杯狠狠朝自己砸过来。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