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不耐》大结局阅读

《不耐》 小说介绍

主角叫唐浅闫筝的小说叫做《不耐》,是作者咔咔哇咔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打开平层的大门,一眼就看见坐在客厅中央的闫筝。这幅场景陌生的有些滑稽,…

《不耐》 第九章 一次是借过,一次是** 免费试读

打开平层的大门,一眼就看见坐在客厅中央的闫筝。

这幅场景陌生的有些滑稽,毕竟之前坐在那里等待的一直都是唐浅,于是她弯弯眉眼打招呼:“嗨。”

闫筝脸色看不出好坏,翘着下巴朝沙发努了努。

茶几上放着一张纸。

唐浅走过去,快速浏览后开口:“房子、钱、我都不需要。”

闫筝默了许久,张口说话:“这是你应该得的,毕竟你也陪老子睡了三年!”

唐浅皱眉看他,看的闫筝无意识绷紧身子。

“你别这么说话,装出来的粗俗不适合你。”

闫筝气笑了:“不是你说的吗?我什么样子你都喜欢!怎么?说两句粗口你就不喜欢了?”

唐浅第一次觉得闫筝有些胡搅蛮缠,不由得放软了声调:“闫筝,你不要无理取闹。”

“你移情别恋凭什么说我无理取闹!”

唐浅懵了片刻,随后想到了什么:“你调查我?”

说调查其实过了,自从那晚接到林清荷电话后,闫筝便有意控制不去过问唐浅的事,就连温子恒送来的银行账单也选择视而不见。

但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明明当初是唐浅,不择手段、机关算尽的非要嫁给他,为什么不过短短三年就变心了呢?

想到这他冷笑一声:“调查你又怎么样?”

唐浅顿了顿,随后扬了扬手中的纸张:“闫筝,现在是你该求我。”

看闫筝一脸茫然的模样,唐浅残忍道:“如果我将三年婚姻的事实公布于众,你觉得怎么样?”

唐浅说着向前两步,歪头甜笑道:“或者说……我不同意离婚,你又该怎么样?”

又是这该死的模样!

歪着脑袋,恬静的笑颜,软的像是一捏便成了一团水。

熟悉的火热从小腹蔓延而上。

闫筝在唐浅这从不会委屈自己,双手上前便捏住她的:“你这个无法无天的女人!水性杨花!三心二意!要离婚的是你!不要离婚的也是你!你凭什么?”

分别不过四五天,闫筝却觉得像是隔了好几个月,激动的手臂抖了抖,小心又生涩的模样像极了三年前的第一次。

但这次的唐浅不是三年前的唐浅。

她觉得脏!

“你属狗的吗!”

闫筝吃痛的吼了一声,却丝毫不放开钳制她的手臂。

唐浅费力的挣扎着,嘴巴毫不服软:“闫筝!你如果敢碰我!我!我……”

唐浅挣扎的模样像根针一样扎进闫筝的心里,她与方擎站在一起笑颜如花的模样反反复复的在脑海中播放。

啪的一声。

后面被拍了一下,唐浅一怔,难堪加上羞耻让她口不择言:“你不嫌脏吗?要一个被人睡过的女人不算!还要第二个?!”

闫筝身子僵住,不可置信的大声吼道:“你和他睡了?”

“唐浅你怎么敢?”

“你真**!”

接二连三狰狞怒斥的模样映入瞳孔,却未入眼底。

深海附中是深海市有名的贵族高中,高一那年唐浅曾动过转学的念头,但是面对比寻常学校高出一倍的升学率,她妥协了。

妥协换来的是繁重的学业和无止尽的打工生涯,枯燥的生活中总需要些调剂作为支撑。

闫筝便是她的调剂。

他和寻常人一样,又不一样,一样的是苦大仇深的学习模样,不一样的是生机勃勃的动力,和高傲却不失气节的矜贵。

原来真有人,生来便不同于别人。

唐浅见过他打工的模样,笨手笨脚却很认真,认真到老板都不舍得苛责。

像只纯洁又矜持的白兔。

老板怎么忍心让他去刷碗呢?

唐浅愤恨的祈祷每天都下雨,这样闫筝就可以少刷些碗。

但是老天爷没听见她的祈祷,于是她在与他一墙之隔的地方削了一年的土豆。

其间两人是说过两次话的。

一次是篮球砸到她身边的女生。

闫筝说:“借过。”

一次是高三那年,闫筝恶狠狠的眼神像狼,他说:“**。”

小说《不耐》 第九章 一次是借过,一次是** 试读结束。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