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狂豪神医》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林岩林落落小说全文

精彩内容试读

第20章

要他去见总裁办公室的那位女人?

要不是师父至尊的嘱托,他不能去的。

但是,以前她可是亲自去了,居然不见他,现在想要见到我,她必须放下身段,亲自来找我!

我没空去见你!

“对不起,我没有空。”

林岩简单的丢了两个字,关上门,只留下苏叶一人在原地发呆。

苏叶没想到林岩会拒绝!

那是徐若薛的邀请啊!

撇开徐若薛完美集团总裁的身份,她也是南江徐家的千金啊!

更重要的是,她是南江三大美女之一啊!

千家万户的少爷门想见都见不到的存在啊!

徐若薛现在给了这个人机会,他居然拒绝了?

甚至连考虑都不考虑啊!

必要这么简单的吗?

以前你不是打过保安还大喊大叫要见徐若薛吗?

为什么今天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豪华别墅区。

它坐落于云州新城核心腹地,是云州少有的优质、低密度、个性化生态别墅社区。

这儿的别墅有个特点,就是有钱也不一定买不起。

一栋别墅差不多要十几亿。

生活在这里的人一般都是大家族的孩子或世界五百强的老总。

也有徐若薛在其中,那一年她妈妈暗地里为她购置的,即使集团失败了,也有一处价值十几亿的房产作为退路。

里面是徐若薛的别墅,环境非常安静。

此时徐若薛正在浴室里洗澡,这是她每天下班的习惯,闭上眼睛,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就这样出现了,她光滑的身体上布满了无数的泡沫。

一直到一个电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女孩露出圆润而有滑腻的珍珠肩,伸出她修长的白皙嫩藕的手臂接起旁边的电话。

“董事长,他拒绝了!”

苏叶刚说完,徐若薛的脸就变了,就因为林岩拒绝了她邀请。

她强忍着自己的怒气,轻声说道:“我知道了。”

然后把电话挂了。

不知徐若薛此刻心里有多生气。

她高高在上的徐家公主发的邀请,竟然有人会拒绝?

多年来从来没有!

在她的心里甚至有一种挫败感。

“是我长得不够漂亮?或者说,林岩,你不是男的?”

徐若薛站起来,那完美的身材几乎使整个房间黯然失色,她随手抓起一件浴袍,走向镜子。

接着,她的红唇勾出了弧度:“林岩,真狂傲。如今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我倒想看一看拒绝我徐若瑄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次日。

林岩从修炼中醒来。

他首先拿起那块黑石头,试图把心意钻进去。

但结果,显然他还是在那道威压下大放异彩。

“再这样下去,何年何月才能解开里面的秘密。不行,我得马上去附近的一家药店看看。”

由于今天是星期六,苏叶不用上班,所以还没有起来,林岩也不打算叫她,留了个便条就走了。

云州并不算太大,中药店也只有三家,林岩选了其中一家最大的中药房。

仁德堂。

林岩坐车来到这个中药店,被他那豪华的门面镇住了。

红色漆面大门,顶上悬挂着黑色的金丝楠木匾,上面龙飞凤舞,三个大字“仁德堂”。

这题词居然就是当年华龙国大人物的手笔!

尽管时间还早,但已经有人早早地排队买药了,生意实在是火爆。

通过周围人的聊天,林岩也知道了这家店的来历,据说是百年老招牌,在全国都有分店,而且百年来,任何分店都没人敢去闹事,可见其背后有多可怕。

林岩走进仁德堂,发现里面大多是一些老人,不禁感叹,这年头也只有老一辈的人才会相信中医。

由于人满为患,林岩只能在旁边等候,无聊的时候,他注意到墙上的一幅古画。

这幅古画可能是店里的珍品,装裱得非常精美。

即使在观看的过程中,林岩也发现有几个人过来看着,显然是怕他破坏了这幅画。

林岩看了几眼,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确信那是一幅假画。

“遗憾。”

正在这时,林岩身边出现了一位老人和一个少女。

“喂,你摇头干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把自己弄得很懂画似的,你看得懂画吗?”少女不屑的声音在林岩耳边响起。

林岩看了一眼说话的女孩,让他有些不悦。

但他是来买药的,自然不可能和这位姑娘发生争执,他就朝对面走去。

“我让你走了吗?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瞧你那一身地摊货,怕是这辈子都没有资格接触这种东西吧。”

那姑娘说话时扬着雪白的下巴,脸上带着轻蔑和不屑,仿佛林岩的出现玷污了这幅画。

“噢。”林岩淡淡地说了一句,还是准备离开。

这样的女孩子还是少惹为妙,简直是泼妇。

姑娘见林岩这番态度,脸上的怒气愈来愈浓,只是准备拦住林岩,一旁的老者便开口说道:“梓欣,不要没有礼貌。”

姑娘立刻不再说话,撅着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岩。

身穿唐装的老人,头发花白,手持拐杖,显得学识渊博,看了一眼林岩道歉道:“小友,真不好意思,我这孙女脾气就是这样,从小就受父母宠爱,还请海涵。”

林岩点点头,也不想和这老头儿瞎扯,准备去排队。

姑娘见爷爷竟然对这小子如此客气,还责备自己,更加不乐意了。

“爷爷,你跟这种乡巴佬说什么,他懂个屁,你看他那贼眉鼠眼的样子,也许是来偷东西的。”

老人见孙女如此无礼,咳嗽了一声,少女的嗓音顿时轻了下来,接着,老者便又把林岩叫住,好奇道:”小友,我看到你似乎对这幅画很失望,请问为什么呢?是因为绘画技术不行?或者是意境不行?或是…”

老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林岩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这幅画是假画。”

这话一出,大厅里的气氛就变了。

老人那满是皱纹的脸抽搐了一下,少女更是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林岩,仿佛见鬼似的!

这个小子真敢说!

竟然说仁德堂的镇店之宝是假的!

就在几年前,仁德堂在中州举行的秋水拍卖会上,拍出了九千万的高价!

它仍然是经无数收藏家认证的唐伯虎的真迹啊!

这些年来,全国有多少收藏家为了一睹真迹亲自乘飞机来参观呢!

即使是云州的每一界大佬们上任的时候,都要为这幅真迹题字!

如今,这达官显贵的作品,却被一个青年称之为赝品?

对方的口吻说得好象是陈诉了一个客观事实。

“这家伙难道是云州精神病医院溜出来的疯子吗?”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臭家伙?假货,你信不信,马上就会有人以谣言的名义把你带走?今天你到仁德堂来,我看你没安好心。”

这个女孩满脸怒气和轻蔑!对她来说,林岩是个无用的无用之物!想以这种行为来抹黑仁德堂!

不远处的保安也发现了林岩,刚准备过来将林岩带走,从惊讶中醒过来的老者挥了挥手,让他们退去。

老人略带深意地看了一眼林岩,认真道:“小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实不相瞒,我是云州仁德堂的老板诸瑞达,这幅画就是我在中州花重金拍卖得来的!前几天,有三百多位收藏家验明了真伪,你们都说它是真货,你这样否定,岂不是在说那些收藏家都是吃干饭的人?!”

可是林岩没有想到眼前的老头子却是这家仁德堂的老板,不过他还是道:“对啊,那些收藏家真是吃干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