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俏霍南爵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主角叫黎俏霍南爵的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这消息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打在黎俏头顶,她踉跄着倒退两步。

幸好扶住墙壁才站稳身子,她自嘲一笑。

霍南爵还真是心狠手辣。

他就是个冷血无情的恶魔,如果真的是他亲手掐死了母亲,那他根本就不是人,简直就是行走在人间的恶魔!

许久后,黎俏调整好情绪,转身回了包厢。

一顿饭吃完,她几乎没有听到霍南爵他们再说什么,只是礼貌地保持微笑。

在明皓那边没有明确的回复之前,一切都还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她还没有愚蠢听风就是雨的地步。

商务宴结束,三人送走了合作对象,沈风去开车,黎俏抬手看看时间,已经午夜十一点半。

暗夜之下,她明显感觉有一道视线凝视着她这边,让她隐隐的有些不安。

沈风停好车,下车打开车门,霍南爵躬身坐了进去,沈风贴心的挡在他的头顶。

在霍大BOSS身边工作,细节真的很重要。

“上车!”男人冷冽的声音传来,惊醒了黎俏的沉思。

她挑眉看过去,昏暗的车厢内,他一双瞳仁漆黑而深沉,但感觉到背后焦灼的视线,她没有抗拒,随即坐进了车里。

沈风踩着油门离开,暗夜之下,只留下璀璨的尾灯渐行渐远。

苏嫣然气愤的捶打着方向盘,“都已经离婚了,还纠缠在南爵身边,真不要脸!”

之前计划失败,还害得南爵受伤,她本想着过去照顾表现一把,结果被霍老爷子那个老不死的挡在外面。

“黎俏,我们走着瞧,我不会放过你的!”

……

黎俏看着沈风开车朝着枫苑而去,顿时冷声提醒。

“既然离婚了,回去难免尴尬,我也已经找到了住处,沈特助,麻烦你去丽景花园!”

霍南爵冷眸微挑,嘴角扬起几不可闻的轻笑。

“黎俏,戏过了。”

黎俏转头迎视着他的视线,那双清澈水眸中,曾经的唯唯诺诺不在,有的是让霍南爵格外熟悉的高傲。

“霍总未免自视太高,如果你那么好,我会舍得和你离婚吗?在怀疑别人别有用心之前,不如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沈风一个头两个大,专注的开着车,恨不得将自己化为隐形人。

他只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成为这对夫妻战争的炮灰。

霍南爵点点头,虽然在笑,却也是皮笑肉不笑。

不得不承认,离婚后,她表现出来的伶牙俐齿和某些气质,真的和那个小女人很像。

但越是如此,越是会让他更加厌恶。

他轻轻挑起黎俏那精致的下颚,冷冷提醒。

“黎俏,我提醒你,别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

黎俏扬了扬下巴,脱离他的桎梏,气场全开怼了回去,“这么自恋,我看你是有点那大病。”

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逼仄车厢里的温度就仿佛低了好些。

黎俏有些后悔,她不应该激怒这个男人的,最起码,海洋之心还在他的手上。

她深吸口气,试探开口。

“喂,海洋之心你真的送给苏嫣然了?”

车厢里安静的黎俏都可以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果然下一秒,霍南爵冷漠回头,嘲讽一笑。

“记住你的身份,黎俏,你只是我的前妻。”

前妻两个字,仿佛一把刀深深的刺进她的心底。

即便在婚姻内,她都没有任何的发言权,更不要说离婚后,她现在还在他的公司上班。

但,海洋之心对她意义重大,要是落到苏嫣然手里……她实在不甘心。

“你能不能把海洋……”之心不要送给苏嫣然。

话还没说完,就被霍南爵冷声呵斥。

“停车!”

刺耳的急刹车声传来,黎俏狠狠的撞到前面椅背上,还未坐稳身子,一阵熟悉气息传来,霍南爵已经倾身上前打开车门。

“滚下去。”

有些人始终看不清自己分量,自不量力的肖想一些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霍总,要下雨了!”沈风小声提醒。

天色漆黑,看不清云天的情况,但车窗外压抑的氛围招式着大雨即将要来。

现在赶太太下车,不太好吧……

霍南爵一个冷厉的眼神打过去,沈风自觉闭嘴。

黎俏几乎气晕了头,下了车,目送绝尘而去的迈巴赫,忍不住跺了跺脚。

狗男人!太狠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根本就打不到车!

几分钟后,大滴大滴的雨点降落,砸在身上,黎俏觉得很疼,却不及她心疼的万分之一。

雨点越来越密集,大雨倾盆而下,顷刻间将她浇透。

下暴雨的午夜街头,她一人形单影只,朝着丽景花园的方向走去。

冰凉的雨水浇醒了黎俏,该收起不该有的妄想了。

她和霍南爵注定不会有结果,更何况,如果那场车祸真的和他有关……

他们之间剩下的就只是浓得化不开的恨了!

黎俏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到了小区附近的药房,买了一盒验孕棒。

她前脚刚刚离开,苏嫣然就跟进了药房询问。

“你好,我想问一下,刚刚那个女人买了什么药?”

店员礼貌一笑,“抱歉,那是客户的隐私,我不方便透露给您。”

苏嫣然很果断的拿出一沓百元大钞,拍在桌子上。

“那我就买和她一样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一直都适用。

果然,店员很快弯腰到柜台里拿出两盒东西。

苏嫣然看到上面的字时,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验孕棒!

难道黎俏那个小贱人怀孕了?

怎么可能,南爵连看她一眼都厌恶,怎么可能和她发生关系!

但想到霍老爷子寿宴那天的事情,她不由得心头发颤。

是因为把他们锁在一起了,所以顺水推舟了?

不,绝不可以!

苏嫣然怒气冲冲的离开。就算怀了又怎样?她不会让那个小野种生下来的!

……

黎俏回到家里,压抑着心底的复杂情绪,进了卫生间。

几分钟后,她看着验孕棒上清晰的两条红线,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她明明吃了避孕药啊!

怎么就突然有了他的孩子!

就那么一次,就中奖了?还是在离婚后?

老天爷未免也太会玩人了!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