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蛊术》大结局精彩试读 《灵魂蛊术》最新章节列表

精彩内容试读

程天赐做事非常麻利,一会儿的功夫饭菜就做好了。竹笋炒肉、番茄鸡蛋、麻辣豆腐、清炒白菜、蘑菇肉末汤,尽管没有什么高级食材,但是他的技术确实不错。三个人一下子就吃得干干净净,连汤都喝完了。

吃饱了之后,三个人喝着茶又开始聊天。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程兄弟,你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黄德林发问。

“我卖蛇毒啊,经常和外面的药店还有一些医疗研究机构做生意的。800多一克,我出一次货就能赚几万块钱。”

“哇,看来你还是个有钱人啊!”

“哪里哪里,小钱而已。”

“你就用力的吹吧。”兰素莹看着程天赐吊儿郎当的表情,忍不住说了句。

“嘿嘿,信不信由你。”

“你有钱,怎么不把房子修下呢?”

“我喜欢住木房子,干爽舒服。也适合养蛇。”

“你说你是养蛇的,但是除了那条大蛇,一直没有看到其他蛇啊?”

“蛇这种动物,很多人都怕,看到一条都要跑,要是看到一大群,我觉得素莹妹妹你会吓得尿裤子哦,哈哈!”

“你才尿裤子呢。哼!”

三个人聊着天,突然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有很多人,不一会儿就到了竹篱笆前。出去一看,有30多个手拿电筒,穿着连帽黑衣的人正站在篱笆外。程天赐急忙到屋内取出两片竹叶,拿在手上。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彭伯伯啊,贵客到来,有失远迎,还望见谅。”程天赐大声说道。

只见一个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身高170左右,身材魁梧,眼神犀利,留着大胡子,大概60多岁。一开口声音宏亮:“天赐侄子,好久没见了啊。你是知道我的性格的,今天来找你,只有一个目的,带这两个人走。”说着指了指黄德林和兰素莹。

“二十年了,我们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突然兴师动众来找我要人,好像有点不讲礼貌啊。我要是不给呢?”

“那我就硬抢!”

“来啊!”

“上!”彭姓老者,一声令下,众人开始往里面冲。

看到这个阵势,黄德林和兰素莹都非常紧张。而程天赐则很淡定。只见他把两片竹叶放在嘴边,吹出了尖锐的声音。然后旁边的竹林突然沙沙作响,竹竿剧烈摇晃,竹叶纷纷飘落下来。紧接着数百条大大小小的蛇窜了出来,速度极快的冲进人群,张口就咬,几十个人被咬得发出各种惨叫声,浑身是血的到处乱跑,场面异常凄惨,震撼人心。

程天赐的竹叶声一停,数百条蛇也停止了撕咬,全部趴在院子里,盯着人群。几十个手电筒掉在地上,照得院子非常明亮。

“大家不要怕,这些都是无毒的蛇。”听到彭姓老者的话,众人一瘸一拐的退出院子。

“这些确实是无毒的蛇,我不想杀人,你们走吧。”程天赐说道。

“走?没那么容易。拿雄黄!”

只见众人从身后的大袋子里,一人抓了把黄色粉末,朝蛇群扔。受到雄黄的**,数百条蛇立马到处乱窜。

“看你小子还有什么招!”

没想到对方竟然准备充分,还带来了雄黄,程天赐也立马紧张了起来。受到**的蛇,是无法听指挥的。

但是,突然起风了。一阵大风吹得竹叶沙沙响,也瞬间把空中飘着的雄黄粉吹得不见踪影。没有雄黄的**,蛇群安静了下来。而人群也不敢贸然进攻了。

“哈哈,彭伯伯,这是老天帮我啊!”

“老天帮你又怎样。我们还有很多雄黄,就在这里等到风停。”

“你别逼我!”程天赐又吹响竹叶,跟刚才的不是一个音调。只听到吊脚楼的二楼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上百条蛇探出了脑袋,吐着猩红的舌头,青牙也在其中。“彭伯伯,你看这些蛇的毒性如何?你觉得在雄黄发挥不了作用的短时间里,我的蛇能咬到几个人?”

见到上百条毒蛇,人群瞬间慌了。而彭姓老者站在原地,瞪着眼睛,吹着胡子,显得非常气愤又无奈。

“我们不会罢休的,你等着。走!”老者一招手,众人就跟着老者走了,几个手电筒的光亮不一会儿消失在黑暗中。

程天赐又吹响竹叶,院子里的蛇群有序的溜进了竹林中,楼上的毒蛇也都溜走了。

整个过程不过20分钟左右。但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黄德林和兰素莹都傻傻的站着看呆了,心里想着,还好程天赐不是敌人。

“喂,你们两个是不准备走了?”

“走?”听到程天赐的话,两个人才缓过神来。

“当然,你们想在这里等死?快去收拾下东西,马上走。”

“去哪里?”兰素莹问道。

“跟着我就行了。这里太危险。”

兰素莹没有什么东西,而黄德林身上也只有一个被水浸湿无法开机的手机,之前被雨水浸湿的烟和打火机早就丢了。

“我们回村吧!”兰素莹第一次离开妈妈这么久,突然想家了,“在村里,他们那些人不敢乱来的吧。”

“回村?那你们将会更惨。村里有他们的众多耳目,甚至有些就是他们的人。”这时程天赐没了平时的嬉皮笑脸,而是一脸严肃。

“啊!不可能吧?”

“信不信由你。”说着程天赐提着一袋收拾好的东西,到院子里捡起几个手电筒,然后转过头,“到底走不走?”

两个人没办法,也只能捡起几个手电筒,跟着程天赐。

“谢谢你!”也许是刚才被震撼到了,黄德林现在才记起来说声谢谢。

“谢谢你。程哥。”兰素莹也跟着说了声,这个谢谢是由心底说出来的。从刚开始认识程天赐到现在,只不过短短1天的时间,他们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兰素莹渐渐不讨厌他了,好感度不断提升。

“别客气,我最受不了这样的肉麻话了。如果把我当朋友就不要再说了。也不要叫我们什么程兄弟、程哥,以后就叫我天赐吧,听着亲切。”

“好的,天赐。”“好的,天赐哥。”

“这就对了嘛,听着顺耳。”程天赐又恢复了嬉皮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