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第一章大明驸马爷全文阅读

《第一章大明驸马爷》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周世显朱媺娖的小说叫做《第一章大明驸马爷》,它的作者是隔壁小王本尊所编写的重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6章生死就在一瞬间,三十步,二十步,十步……“砰!”十步远,…

《第一章大明驸马爷》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生死就在一瞬间,三十步,二十步,十步……

“砰!”

十步远,周世显完成了装填,击发了火铳,随着一团黑色硝烟绽放,铳子在空气中,爆发出尖锐的鸣响。

在如此近的距离上,准度已经不再关键。

比的是谁不怕死,谁更凶悍!

高速飞行的铅弹,正面击中,战马发出惨烈的悲鸣,在高速奔驰中,看上去便好似喝下了烈酒一般,歪歪斜斜的向着井口一块巨大的青石撞去。

“轰!”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黑血漫天飞舞。

周世显慌忙向一侧翻滚,连毙两骑,起身时双腿不受控制的战栗,心中暗叫一声。

“侥幸。”

这一战他赌的是命,并且,他赌赢了。

呛人的硝烟散去,镇外安静了下来,人,马的尸体七零八落的躺着,刺鼻的血腥味弥漫。

“嗬,嗬!”

一个镶红兵伤而未死,被沉重的战马尸体压着,瞪起了布满血丝的眼珠,大口吐血,他嘴角抽搐着,狠狠瞪着。

淌着血的嘴唇微微张开,吐出了仇恨的字眼。

“明……明狗!”

周世显快步上前便是一刀,将其了结。

“去你姥姥的!”

一声咒骂,阵斩两骑,他傲然肃立,也来不及细细清点,先脱下外袍,将两颗首级割下包好,又将两个旗兵的随身物品,马弓,马刀捡起。

最后看了一眼永清卫方向,十几个汉军骑兵,正蜂拥而来。

这伙汉军的战术素养,可比他们的主子差远了。

“呸!”

周世显朝着那些汉军,啐了口唾沫,撒开腿,如同一只狡兔,向着千步之外的密林中狂奔而去。

身后马蹄声大作,十余个汉军狂追而来!

“砰!”

一声清脆的铳响,一名汉军骑兵在高速疾驰中,猛然间飚出一蓬污血,伴随着战马的悲鸣向前栽倒。

余下的汉军心生畏惧,慌乱间勒马减速,或是向两侧避让。

“砰,砰!”

时不时的林中爆出一团硝烟,进了这片林子,周世显的行踪更是飘忽不定,抱着火枪,狡兔一般在林中穿行。凭一己之力,打的十多个汉军纷纷翻身下马,一个个连滚带爬的叫骂着。

“这狗**!”

“杂碎!”

骂归骂,这些汉军却已被打的寒了胆,只敢在远处咒骂躲闪,迟迟不敢入林围剿。这就给了周世显闪转腾挪的空间,将军校里练就的一声本事,尽情的施展着,便如同鱼儿入了水,神鬼难测!

“砰,砰!”

这一夜,永清卫外围时不时的响起一声冷枪。

人喊,马嘶,咒骂声响了整整一夜。

七天后,京城,东直门。

又是一个清晨,太阳从东方升起。

早春的寒意深入骨髓,一个个守军蜷缩在城墙上,身上破旧的鸳鸯战袄,代表着王朝的没落。

城墙上,站着一个中年武人,国字脸,四十来岁,穿一身七品青色彪补官袍,正在翻看着几张公文。

正七品武官,这是一位总旗,隶属于……锦衣卫。

这位总旗人称李爷,单名一个迁字,是看守东直门的将官,前些年从辽东逃回来的。

这东直门卫所里的人,都说他曾经是辽军的夜不收。

夜不收,大明辽军里最精锐的野战骑兵,除刺探情报,还肩负渗透,袭杀之责。在辽军能当上夜不收的,都是百里挑一的军中高手。

只不过,辽军早已全军覆没,昔日威名赫赫的夜不收,也损失殆尽了。

李迁伸了一个懒腰,很快睁大了眼睛,随着第一缕阳光洒落,几匹马,一个人出现在远方。

在这死寂的清晨,渐渐靠近。

李迁吃了一惊,常年出生入死的本能,让他发出一声怒喝。

“来骑止步!”

辽东汉子粗狂的嘶吼声,就像一面破锣,将睡在城墙上的守军惊醒,纷纷爬了起来。

“李爷,李爷,出事了?”

“鞑子杀来了?”

一阵惊慌,城墙上炸了锅。

李迁胡子拉碴的脸上,十分难堪,这还是大明的兵嘛,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便险些上演了一出炸营。

“慌什么!”

李迁大怒,穿着薄底快靴的大脚丫子,狠狠踹了过去,将这些不中用的守军弹压。

城门外,一个人,三匹马缓缓停住。

一脸血污的周世显,挺直腰杆,向着城墙摆了摆手:“自己人。”

李迁定了定神,沉声道:“将牙牌扔上来。”

周世显依言取出牙牌,扔了上去。

李迁接住牙牌,打眼一瞧,便小小吃了一惊,这不是周大人府上的贵公子么。

很快,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

一个人,三匹马满载着缴获来的战甲,马刀,骑弓,进入城门。

城墙上李迁三步并做两步,迎了上来。

他行走间带着几分恭谨,陪笑道:“周公子这是……”

话音未落,周世显已翻身下马,一**瘫坐在地,这一番血战过后,仿佛失去了所有人的力气。

李迁一惊,忙道:“小心。”

他快步上前,想要扶住周世显。

哗啦一声响,马背上带血的战甲,马刀,乱七八糟的东西掉落一地,竟还有一颗染血的首级,从褡裢里滚了出来。

“哗!”

城门洞里又炸了锅。

李迁傻了,毕竟是辽军出身的夜不收,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等到他定了定神看过去,那颗狰狞的首级还在滴血,脑袋后头拖着一条丑陋的金钱鼠尾。

“啊?”

李迁张大了嘴巴,又傻了。

好半天才憋住几个字来:“真,真虏啊?”

这样貌的真虏,他再熟悉不过了。

晌午,周府。

诺大的周府冷冷清清的,下人们都被遣散了,大大小小的包袱,箱子都堆在前厅。

几个重金聘用的护院,在外头走来走去,厅中愁云惨淡。

“老爷,显儿他?”

方氏一开口,眼泪便扑簌簌的往下掉。儿子是她的心头肉,不知中了什么邪,一个舞文弄墨的书生,说是建功立业去了。

这几天她成日里,以泪洗面。

周国辅心情烦躁,低低道:“够了!”

他是朝中大员,喜怒不形于色,可事到如今也不由得焦虑万分,家中独子出了事,一时让他六神无主。

小说《第一章大明驸马爷》 第6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