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安心慕北宸小说全文 《嫁给残疾大佬后我掉马了》小说无删减

精彩内容试读

第13章

蒋秀珍带着夏安心去吃饭,正好这会儿夏安柔从楼上下来。

看到夏安心,口不择言道,“爸妈,她怎么又活着回来了?”

夏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住口,有你这么诅咒你姐姐的吗?”

蒋秀珍暗觉不妙,赶紧上前低斥一声,“柔儿,快闭上你的嘴,别胡说八道了。”

“妈,你和爸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安心要死了,我就能拿到赔偿金了吗?那她现在还活蹦乱跳的,这笔钱上哪里拿啊?”

夏安柔满心着急,她心里想得只有她的嫁妆。

蒋秀珍听到她这么说,压低声音道,“人怕是死不了了,这天价赔偿金你也别想要了,安心今天要住家里一天,你给我安分一点,别去招惹她。”

夏安心坐在餐桌前吃饭,故意吃得满嘴都是油,却一字不漏的将这家子的谈话听入耳中。

可她却装得一脸傻样,旁人根本就看不出什么。

“妹妹,肉肉好吃,你不吃吗?”夏安心故意夹了夏安柔最不喜欢吃的猪蹄,在她眼前晃晃。

“恶心。”

夏安柔气呼呼的看着她。

这小傻子怎么就不去死,她死了一了百了,她以后就不愁嫁妆了,现在爸妈还要她讨好她,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夏安心吃爽了,眨了眨眼,“困了,要睡觉。”

她满手都是油朝夏安柔这边走来,往她的裙子上擦了擦,装傻道,“嘿嘿,干净了。”

夏安柔一愣。

等意识到夏安心做了什么后,气得尖叫,“夏安心你这**,你竟然弄脏我的裙子。”

夏盛听到夏安柔凶,厉声喝道,“不就一条裙子而已,嚷什么嚷?”

“爸,夏安心就是故意的。”夏安柔气得跳脚。

夏盛不耐烦道,“她就一个傻子,你干嘛要跟她计较。”

听此,夏安心呵呵笑,是啊,她就是个傻子,所以就算做在出格的事情都没关系的。

夏安心想,今天回来要是不闹上一场,就白浪费她这棵摇钱树的价值了。

于是她嚷着要睡夏安柔的房间,还振振有词的说妹妹房间香香。

夏盛想着以后还得靠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那行,以后柔儿的房间就让安心住。”

夏安柔气得跳脚,“爸,不可以,我不让。”

“让你让就让,你的房间原本就是安心的。”

夏安柔委屈得想哭,她的房间是南北通透,是家里最好的一个房间,以前是她从夏安心手上抢过来的。

现在所有人都在巴结夏安心,连她的房间都要让给她,夏安柔不甘心。

夏安心说完,捏了下巴又想了想,突然目光落在蒋秀珍手上的戒指。

“姨姨的戒指好漂亮,安心也想要。”

蒋秀珍哪里舍得给,这戒指是她当初缠着夏盛买的**版,价值几百万呢。

可为了讨好夏安心,她还是忍着割肉的疼给了她。

当然,她心里的打算是,等会她玩腻了,自然就会还回来了。

然而夏安心没打算完璧归赵,直接拿着戒指就把玩起来,又是嘴巴咬,又是地上磨,嘴里还囔囔着,“石头好硬,安心拿不下来。”

原本闪亮的钻石,因为夏安心这一整伤痕累累。

蒋秀珍心都在滴血,急忙道,“安心,这戒指是戴着好看的,弄伤了就不好了。”

夏安心傻傻的笑了,像是听明白她的话,也不在折腾戒指了。

不过看到蒋秀珍面部扭曲的样子,心里真爽。

戏耍完这对母女后,夏安心打着哈欠就上楼,她刚抢回房间,得美美睡上一觉。

夏安柔看她那副傻样,气得杀人的心都有了。

她的裙子被弄脏了,她的房间被抢了,一会等爸爸不在,看她怎么修理这个臭**。

夏安心感受到身后恶毒的目光,嘴角微翘。

想修理自己,那就看看等会谁要哭咯。

上了楼,夏安柔也借着回房间换衣服的借口,尾随着夏安心进了房间。

她关上门,双手叉腰就开始发飙。

爸爸妈妈要讨好这个**,她可不愿意做她的舔狗。

以前夏安柔什么都抢,还对着夏安心各种**殴打,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这副德性。

“死**,你竟然抢我的房间,还三番两次弄脏我的裙子,看我怎么修理你。”夏安柔一进来就扯住夏安心的头发,嘴里骂骂咧咧。

夏安心本来真是想睡觉的,不过夏安柔既然主动来招惹她,她也不介意暴揍她一顿。

这些年在乡下,她除了装傻,也学过武术,对于夏安柔这种小虾米,一招就够了。

不过夏安心不打算这么放过她,专门就挑隐蔽的地方打,能痛到极致但又不会留下伤处。

很快,就传来夏安柔‘啊啊啊’的尖叫声。

楼下吃饭的夏盛和蒋秀珍闻声跑上来,推门那一瞬间就看到倒在地上的两姐妹,夏盛怒喝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这要是让慕北宸知道,夏安心在夏家出了事,他夏家还要怎么在都城立足!

“爸,夏安心打我,唔唔,疼死我了。”

夏盛看向夏安心,柔下声道,“安心,你为什么又要打你妹妹?”

“我,我没有,是,是妹妹揪安心的头发,安心好痛痛哦。”夏安心装作委屈的说,低下头来将自己的脸掐红。

夏安柔没想到她还撒谎,恶人先告状,气得大哭,“明明是她把我往死里揍,我现在浑身都疼,一定被打得淤青了。”

夏安柔指着自己的肚皮说道。

她今天穿露肚脐装,有没有受伤一目了然,夏盛瞅了一眼,脸色铁青,“夏安柔,你当你爸眼瞎了是不是?看看你把安心打成什么样子,到时候慕家来接人,你让我怎么交代?”

夏安柔愣住了,她爸怎么回事,明明就是她挨打了,为什么说自己打了夏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