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毒妃:摄政王的心尖宠免费阅读 姜宁楚云离的小说免费试读

姜梦月内心极为不甘心,但不敢言,要是斤斤计较的话倒显得她小气了。

她还要去向姜宁低头道歉,方才母亲恰好看到她拍掉姜宁手的一幕,定然是有了误会。

她咬了咬牙,抬步跟上。

走到屋子门口,就看到林氏和姜宁其乐融融的场面,这一幕刺痛了她的眼。

她走进了屋子里,但母亲似乎没有注意到她,把她晾在一旁,只顾着跟亲女儿讲话。

“宁宁,侯府是你的家,有不舒服的地方就说出来,千万别忍着,等你手上的伤好了,我就带你去逛逛京城。”林氏握住姜宁的手,看着她粗糙磨砺的手,恨不得把以前亏欠的全部补给她。

姜宁笑了笑,“好啊。”

一旁的姜梦月感到心口发闷,袖子里死死攥紧拳头,指甲刺进掌心里。

姜宁进府之前,母亲口口声声说,养了她这么多年已然跟亲女儿无异,就算不是亲生的,也会疼爱她一辈子。

但是现在呢?

嘴上说着会待她好,但是亲女儿回来了,心就偏到了亲女儿那一边。

姜梦月的眼中满是恨意,死死盯着姜宁,想要质问,你为何回来!为何要回来夺走我的一切?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却一夜之间从高高在上的侯府嫡女,变成了鸠占鹊巢的人,这种落差感,让她如何接受?

如果姜宁不回来就好了……

如果没有姜宁这个人就好了……

姜梦月的眼里燃起熊熊烈火,阴暗的想法滋生。

姜宁余光注意到姜梦月记恨的目光,内心笑了笑,这就受不住了,足以可见她是占有欲极强的人,明明坐拥一切,却舍不得分出去一点宠爱,在姜梦月的认知里,这侯府的一切都是她的。

前世被蒙蔽双眼,没能看清姜梦月的野心和真面目,如今一看,真是容易看透的一人。

姜梦月收敛脸色走过来,柔声道:“妹妹,方才是我不对,情急之下才会失态的,你有没有伤到?”

她的镯子被摔碎了,却还要来道歉。

她气的要呕出血来。

那镯子追究起来本该是姜宁的,但是在姜梦月心里那就是她的。

姜宁摇摇头,“我没事,摔碎了姐姐的镯子,我才要道歉呢。”

看到姜宁无辜的模样,姜梦月的内心更气了,但是还不能发作,只能强压在心底。她攥紧拳头,勉强开口:“你没伤到就好。”

姜宁内心轻笑,这只是开始,往后她也会让姜梦月有苦说不清,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

姜梦月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自己屋子的,回来之后摔碎了桌上的茶壶,还觉得不够,拿起摆在一旁的花瓶。

“小姐!”冰兰急忙喊住自家小姐,“那可是老太太赏的花瓶,不能摔啊!”

姜梦月感到委屈,是了,她不是真千金,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做错事,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猫猫狗狗都能来踩她一脚。

她只能将花瓶摆放回去。

那也熄不了心头的怒火,把其他东西乱砸一通,等到累了趴在桌子上,委屈的流下泪水。

冰兰过去安慰,“小姐,别哭坏了身子。”

姜梦月眼眶发红,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

“小姐,奴婢去打盆水,给您擦擦脸,哭坏了眼睛就不好了。”

门外,姜明澜得了好东西,兴致冲冲过来要送给姜梦月。

但是刚到门外,就听到委屈啜泣声,还有婢女安慰的声音。

姜明澜站住脚步往屋里望去,地面一片狼藉,只看见姜梦月趴在桌上无助的哭泣,肩膀一耸一耸的,像是受足了委屈。

这时冰兰走出来打水。

他眉头一皱,冷声喊住冰兰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冰兰看见是三少爷,叹了一口气,想要说些什么,欲言又止,压低了声音:“小姐现在心情不大好,三少爷还是待会儿再来吧。”

姜明澜的脸色更沉了,二姐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哭,定然是受了委屈。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让二姐受委屈了?”

冰兰望了眼屋子里,犹犹豫豫,话语吞吐。

姜明澜脸色沉黑,“你说!”

冰兰只好压低下声音,“是小姐的镯子摔坏了。”

“镯子?”姜明澜一怔,随即道:“不就是一个镯子,是何种样式的,我明日买几个送过来!”

冰兰又是叹一口气,“不是寻常的镯子,若是寻常的,小姐也就不会这么伤心了……是老夫人传下来的那一只。”

“小姐极为喜欢那镯子,平日里经常戴的小心翼翼,生怕磕碰到,但是……却被姜宁小姐摔坏了。”

姜明澜听了想起来一些事,二姐腕上戴着赤红色镯子煞是好看,戴了好几年,应该是极其喜欢那只镯子。

“你是说姜宁摔坏的?”

“是啊。”冰兰点头,“姜宁小姐借过去看一眼,没拿住,不小心摔碎了。”

姜明澜的脸色黑了下来。

他知道二姐有多么喜欢那只镯子,摔坏了心里肯定是不好受。姜宁……真是惹祸精,一来侯府就闯祸!

不小心摔碎的?呵呵。

也是二姐心善没有追究,只会偷偷躲在房里哭。

姜明澜感到心疼,看着屋子里趴在桌上低声啜泣的姜梦月,攥紧了拳头,“我去说道说道那个女人!”说完,冷然转身离开。

“三少爷!”冰兰在背后想要喊住姜明澜,但是早已走远。

屋子里。

姜梦月直起身子,用帕子擦去眼角的泪水,脸色平静。

她早就发现了姜明澜站在屋外,是故意哭给他看的,要是说这府里有人会完完全全站在她这边,那么这个人就是姜明澜。

姜明澜对她好,对她的话言听计从,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往她的屋子里送来。

她受了委屈,自然也会为了她去教训姜宁。

她冷冷勾起嘴角。

说起来姜宁和姜明澜才是亲姐弟呢,弟弟却偏心旁人,不知道姜宁的心里会怎么想。

一想到姜宁的心里会难受,她就开心了。

冰兰端来一盆水,姜梦月用帕子沾湿水,擦去脸上的泪痕,淡淡道:“地上的东西都收拾了吧。”

“是,小姐。”冰兰应了一声。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