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卿尘上官爵小说无删节 《医妃娘亲她错拿反派剧本》全集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坐上马车,上官爵腿边搁着的一个礼盒吸引盛卿尘的视线。

绸缎的,颜色漂亮。

盛卿尘好奇道:“你对我爹那个态度,还带礼物?”

上官爵瞥了她两眼,懒洋洋道:“给卿然的,她昨日因你摔倒,本王毒发没有顾上。”

“呵呵。”盛卿尘冷笑。

果真是心头肉,难怪盛卿然对他死心塌地。

“王爷如此一往情深,怎么不将人娶回来?”

上官爵凝眉,瞧了她一眼,不太情愿道:“本王对卿然,不似你想的那般。”

不似这般?

“你不记得了?”上官爵有些气闷:“七年前,雨花巷,本王重伤,遇到你们。”

似乎有些遥远的记忆碎片侵入脑海。

雨花巷是个胭脂水粉街,七年前,盛卿尘与盛卿然还未因上官爵闹翻。

作为嫡姐,盛卿尘对盛卿然实在不算坏,拉她一起上街买胭脂也是常事。

那日天晚了,她们回去的路上,在雨花巷里遇见了个一身是伤的男子。

那男子头戴面具,身上全是刀伤,奄奄一息躺倒在地。

男子便是上官爵。

上官爵认出盛家姐妹,但彼时他已然神志不清,只记得自己的暗卫赶到时,盛卿然边哭边给他上金疮药。

而盛卿尘不知所踪。

他往后对盛卿然总多一分照顾,因那天太冷,知晓刺杀真相后更是掉入寒潭,而盛卿然是唯一朝他伸手之人。

“.……”

盛卿尘完全想起了,但更令她震惊的是:“你说那受伤的人是你?!”

她经历的,可不是这样的经过!当时上官爵带着面具,身份不明,盛卿然吓破胆,一个劲求她不要管,赶紧回相府。

当日她们是偷溜出来,并未带丫鬟随从,而且天色已晚,路过的人甚少。

盛卿尘知道不能见死不救,她从随身的小荷包摸出金疮药放在男子面前,跟盛卿然说让她先回去,自己去药堂找个大夫过来。

她跑着去的,天忽然下起大雪,路上还摔了两跤。

可带着大夫一身狼狈赶回时,哪还有男子的身影,地上只有凌乱一片的脚印。

上官爵已经被暗卫救走。

回到相府时,盛卿然已经在府里,听完经过,还嘲笑她:“那种人,说不定是什么大人物,都是有随从的,哪里轮的到我们担心?”

盛卿尘没见到面具下的真面目,盛卿然自然不担心她往后跟上官爵提起。

听她说完,上官爵勃然大怒:“不可能!卿然说她是看到了本王的玉佩认出的本王,没道理她认得,你不认得!”

当时玉佩就挂在腰间。

盛卿尘无语的想翻白眼:“我放下药就赶着去找大夫,哪有劳什子的时间看你腰!”

她掀起袖子,露出手肘上的一道疤:“这便是那日摔伤留下的,相府的诊疗记录想必还在!”

盛卿尘气死了,知道盛卿然这女人不安分,倒不知原来这么会演戏。

上官爵似乎一瞬间僵住了。

他还记得自己那日问盛卿然:“我刚才瞧见你们姐妹二人,怎么就你一个?”

盛卿然那时答:“姐姐害怕,先回府了。”

那往后,每当有人说盛卿尘倾慕他,他便觉得恶心生气,觉得盛卿尘表里不一。

而对盛卿然则诸多照顾。

盛卿尘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车内烦闷,不想看这眼盲心瞎的男人,掀开帘子看两边。

这一看,吓她一跳。

街道两旁的人,也太多了吧!

她吓得又钻回去。

殊不知,盛卿尘昨天在宫宴上露了一回脸,一夜之间已经被传扬个遍。

说宣王妃盛卿尘,时隔五年第一次回门。

说这盛家嫡女,摇身一变,堪称云京第一美女。

还有些微弱的传言,是说宣王宣王妃面和心离,宣王真正想娶的是盛家庶女,怕是离被休不远了。

婚后五年才回门,还是奉命,这看着确实关系恶劣。

但宣王妃是真美。

杏目远黛,顾盼生姿,肌肤吹破可弹,就连眼角都是风情。

官道两旁的百姓都看痴了。

到了相府,门口早已等了一波人。

上官爵掀帘下车。

盛卿然一身粉裳,打扮的格外亮眼,站在盛怀瑾身边。

盛怀瑾推了她一把,低语道:“还不赶紧去扶宣王。”

盛卿尘钻出车厢,恰巧听见这句,冷嗤一声。

送一个女儿不成,这是打算送第二个了!她一阵气闷,下马车时矮凳没踩稳,脚一崴往前扑去。

她闭上眼,心道完了,她摔个狗吃屎,云京城这两天的笑料必定就有了。

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她被一只手稳稳托住。

上官爵像是背后长了眼,回身扶着盛卿尘的手将她稳稳放在地面。

倒是盛卿然去扶他的手徒然一空,两眼凄凄地看向上官爵。

烦人!

盛卿尘甩开上官爵的手,见不得这对棒槌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眉目传情。

盛怀瑾携家眷下人跪了一地:“拜见宣王,宣王妃,王爷王妃万安!”

“免礼吧。”上官爵恢复往日不可捉摸的神色。

他方才是大为震惊,但这事有迹可循,着人去雨花巷附近调查一番便可知。

盛卿尘.……这两日带给他的震惊太多,他需得冷静冷静。

而一向柔弱天真,说话都轻声细语的盛卿然,果真会做出这种事?

“王爷王妃快进府休憩,饭菜已经备好。”

盛怀瑾浸淫官场多年,早已学的一身虚与委蛇的本事,这会如一个亲切长辈,事无巨细地招呼着。

盛卿尘梭巡两眼,开口道:“我娘亲怎么没在?”

盛卿尘对这场回门,唯一的憧憬便是盛夫人,因这盛夫人,跟她前世早逝的母亲长得一模一样!“王妃有所不知,大夫人近年来身体抱恙,卧床已久,这会儿大夫应当在诊治呢。”

说话的是个四十上下的妇人,头戴金珠,气派堪比当家主母。

这人就是盛卿然的生母覃秀莲了。

盛卿尘冷笑,盛夫人柔弱不争,这个覃秀莲却是个狐媚子,手段了得,哄得盛怀瑾将当家的权利交给了她。

她跟问盛夫人,也正中覃秀莲的下怀。

只听她继续道:“王妃一向孝心有加,多年不见,这会可要先去看看?”

孝心二字一出,盛卿尘不去也得去了。

不过她本就烦看这些人演戏,尤其上官爵跟盛卿然碍眼,躲了正好。

“那便有劳了。”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