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医少》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张扬李嫣然小说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10章

张扬泪目,这一刻,由男人的坚毅筑成的闸门,再也挡不住泪水的攻势,张扬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一刻,他等了半年,为了这一刻,他放下了所有能放下的,包括尊严,只为了等母亲醒来。

“妈!你终于醒了,我等的好苦哇!”

杨凤清颤颤抖抖的伸出手,替张扬擦去眼泪。

然而,刚问出的第一句话,却又让张扬泪眼婆娑。

“扬儿,你爸呢?”

“我爸走了,已经半年了。”

一如既往的实诚,张扬并没打算隐瞒。

杨凤清虚弱的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悲伤。

“小心提防你爷爷。”杨凤清交代了一句,就将眼睛闭上,再也没说话。

“你母亲刚刚大病初愈,需要好好静养。”

周青卿在边上小声提议道。

张扬点了点头,木然起身,母亲苏醒他自然很高兴,可不知道为何心里很沉重。

以前母亲没苏醒,他一心就一件事,现在不一样。

母亲醒了,所有的事情,他都需要一个答案。

无论是那次事故,还是父亲的死,还是张氏集团易主,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导致的,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杨凤清苏醒过后,康复需要一段时间。

无论是环境还是医疗设施,还是专业的看护,张扬都没有理由拒绝周青卿的提议。

于是拿出了李嫣然给他的卡,续了费。

周青卿办事效率很快,短短十几分钟就将一切手续完成。

“你先回去吧!这里有24小时的护工,晚上不必看护。”

“好!谢谢!”

张扬麻利的离开医院。

停车场,张扬拿出车钥匙,正准备开锁,却发现原本停的好好的车子,四个轮子不见了。

“呃!”

张扬懵了,挠了挠头,实在想不通有哪个笨贼会选择在四周布满监控的停车场偷东西。

偷的,还是轮胎!

就在张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停车场的角落陆陆续续出现身影,朝着张扬围过去。

“小子,**吗?惊喜吗?”

说话的是个染着黄色头发的青年,穿着花哨的T恤,手臂纹满了图案,看样子就是混社会的。

身边渐渐聚拢的人,大概能有十几个,有的穿着也和黄毛一样,花里胡哨,有的干脆光着膀子。

这情况不消说,张扬被人堵了。

看情形,事态还挺严重,因为这群人每人手上都拿着钢棍。

“惊喜,**?”张扬头顶飘起一个大问号。

“轮胎是你们偷的?”

“你死到临头了,还关心轮胎。”黄毛咧着嘴,戏谑的看着张扬,露出一口半黑不黄的大牙。

“道理我都懂,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偷轮胎?”

张扬问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并不关心眼前这帮凶神恶煞之徒一会会怎么对他,他关心的,是一会怎么回去?

回去之后怎么跟李嫣然交代?

一道真气在体内流转,张扬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黄毛被张扬问住了,刚才在车库里等了张扬半天也不见人影,于是就把张扬的车胎给卸了。

究其原因,难道要说自己无聊才卸你的轮胎?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小子,有人花钱要买你一只手一条腿,不过不要是给爷爷跪下磕上十个头,我会考虑下手轻点。”

黄毛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了几声,却发现张扬并没有流露出应有的害怕和紧张,反而依旧是很镇定自若。

“这些我都知道,你们这么大的阵仗,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只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卸我车胎?”

黄毛面色一僵,嘴角抽了抽。

怎么老提车胎?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黄毛怒了,一瞬间就决定,不仅要把张扬打残,连他的车,也要给他砸成一坨废铁。

“别急,不想说,那我就换个问题,是谁的花钱找你们打残我?”

张扬再次问道。

“哈哈哈哈,是梁智超。”黄毛大笑几声,对方终于没有纠结车胎了,他顺嘴说出了梁智超的名字。

“原来是他!”

黄毛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捂嘴,不过随后就坦然了,知道了又能怎样,这小子还能逃走?

不远处的一辆奥迪车内,梁智超的拳头狠狠砸在方向盘上,还没开打呢,就把自己给兜了出去,真是一帮蠢货。

打开车门,梁智超走了出去。

“窝囊废,你还认识我吗?”

人还没走近,梁智超阴恻恻的声音就传了过去。

“不认识!”

张扬的回答让梁智超差点哑口,**裸的无视。

这让梁智超无比难受,仿佛吃了几只苍蝇。

死到临头还嘴硬,他算是见识了。

“哈哈哈哈!”

听到张扬的话,黄毛又放声大笑起来,“这时候说不认识不是太迟了吗?笑死我了,你以为说一句不认识,就能躲过一劫?”

“小子,你也太天真了。”

梁智超满头黑线,张扬也同样无语,这黄毛的思维跟他们还真不在一个频道。

“不要废话了,速战速决。”梁智超冷着脸对黄毛命令道。

“好!”

黄毛的嘴上工夫虽然不好,脑子也不利索,但下手却毫不犹豫,扬起手里的钢棍就对着张扬的膝盖狠狠砸去。

力大身沉,普通人挨上这么一下,膝盖肯定碎裂。

但就是这看起来快而狠的一击,落在张扬的眼里,却像电影里慢动作。

虽然只要一侧身就能轻易躲开,但张扬并没这么做。

心里想检测下医经改造之后的身体防御,于是不闪不避,甚至将膝盖微微向前,迎了上去。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黄毛的钢管稳而又稳,重重落在张扬的膝盖上。

梁智超嘴角上扬,似乎已经看到了张扬捂着大腿,跪地求饶的情景。

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因为此刻的黄毛,正怔怔出神的看着手里钢管,而钢管,已经弯曲成九十度。

再看张扬,也没有捂着大腿哀嚎,而是轻轻掸了掸膝盖,风轻云淡,丝毫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