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魔战神小说 萧战龙顾倾城小说叫什么

精彩内容试读

第10章谁来也没用

张俊凯这一求饶,全场惊呆了!

张俊凯是什么人?

那可是张家大少,张家家主张天霸就这么一个儿子,一直都是宠溺无比,加上张家在宁城的权势,张俊凯基本上都是横着走的。

眼下,张俊凯居然在开口求饶?

场中所有人都觉得不真实,如同梦幻一般。

刘金文也傻眼了,一张脸都在发白,他本以为张俊凯带人来了之后,萧战龙肯定是要跪的,谁曾想到头来跪的竟然是张俊凯。

看看张俊凯那张脸,早已经血肉模糊,都已经变形了。

这太狠了!

“你错在哪?”

这时,萧战龙目光淡漠的看着张俊凯,出声问道。

“我、我……”

张俊凯张口嗫嚅,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啪!

萧战龙又是势大力沉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打得张俊凯眼冒金星,口中不断地溢血,其状显得无比凄惨。

“你错在哪?”

萧战龙又问了声。

张俊凯真的是怕了,现在的他只想着保命,保命之后才能日后报复回来。

当即,张俊凯连忙说道:“我、我不该觊觎顾倾城的美色,我不该逼迫顾倾城,我不该阻拦顾倾城的妈妈就医……我错了!”

此言一出,四周哗然。

不过,一些稍微了解张俊凯秉性的并不感到有多意外,张俊凯在宁城本身就是声名狼藉,玩弄过不少女人,甚至也暗中逼迫过许多良家。

顾倾城在宁城美名远扬,就算是未婚生女,但宁城第一美女的地位也是无可撼动的。

因此被张俊凯盯上就不足为奇了。

顾文脸色一怔,他看向顾倾城,说道:“倾城,他、他暗中逼迫过你?”

顾倾城眼圈红了起来,她点了点头,说道:“是、是萧战龙把我救出来的,要不然……”

后面的话,顾倾城没说出口,但顾文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这个畜生!这个**败类!”

顾文都生气了,这时候觉得萧战龙打张俊凯,那是应该的了。

“还有呢?”

萧战龙冷冷地看着张俊凯,语气冷漠的问道。

“还有?”

张俊凯愣了,像是没反应过来。

啪!

萧战龙也不废话,又是一巴掌扇了下去,打得张俊凯一头栽倒在地。

“说!”

萧战龙冷喝了声,右脚抬起,就要直接踩向张俊凯。

“我、我不该劫持顾倾城的孩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冒犯顾倾城,求求你别打了。”张俊凯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顾倾城听到这话后她脸色变了,伸手指着张俊凯,咬牙切齿的说道:“张俊凯,你简直不是人!原来诗诗就是你派人劫持的,你、你简直是丧心病狂!”

“滚过去,给我老婆磕头道歉!”

萧战龙沉声说道。

张俊凯反正已经颜面扫地,丢人丢到家了,只想着保命的他冲着顾倾城那边一个劲的磕头,说道:“是我错了,是我一时糊涂,希望你能原谅我!”

顾倾城看着张俊凯已经磕头道歉,她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张家权大势大,她也不敢深究,心里更多的是想着息事宁人。

“让开!”

“都给我让开!”

这时,医院门口处传来一声怒喝声。

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快步走进了医院,身后跟随着五六名人手,直接推开前面挡路的人员,显得横行霸道。

中年男子面色阴沉,目光阴骘,透着一股凶狠之意。

一直走到前面,看到跪在地上的张俊凯后,他脸色一变,说道:“小凯,你这是怎么回事?”

张俊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转过头一看,看到这个中年男子后他脸色大喜,说道:“二叔,你来了!二叔,快来救我,我被这个家伙打了!”

“什么?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动我张家之人?找死呢!”

张天烈怒喝了起来,有一股威势在弥漫。

“这是……张二爷!”

“对,张家的张二爷,黑白两道都认识人,手段狠辣,听说弄死过很多张家的死对头!”

“这个家伙完了,张二爷来了,他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张少可是张家的大少爷,被欺负成这样子,张二爷肯定是饶不了对方!”

四周,有人在悄声议论着。

张俊凯看到自己的二叔后更是如同看到救星了一样,他激动地立马站起身来,想要朝着张天烈那边走去。

然而,萧战龙那冰冷的声音却是响起:“我让你站起来了吗?”

“小子,你很狂妄啊,胆敢动我张家之人!”张天烈语气阴恻恻的开口。

张俊凯的胆子也壮了起来,他大声说道:“二叔,他用暴力手段逼迫我,让我承认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我为了保命就被屈打成招了!我没有逼迫过顾倾城,本少爷是什么人?岂会看上一个**!分明是顾倾城不知廉耻,想要来勾搭本少爷!这个贱女人,想要勾搭本少爷不说,还要反咬本少爷一口,真是个人尽可夫的**!”

张俊凯把之前认错的话全都否定了,他也不傻,场中这么多人都听到他刚才认错的话,眼下看着张天烈带人来了,他必须要全盘否定,决不能落人口实。

反正张家权大势大,完全可以颠倒黑白,反过来说是萧战龙对他屈打成招,还不忘朝着顾倾城泼脏水,这样他才能从舆论中脱身而出。

“张俊凯,你、你**!”

顾倾城气得浑身颤抖,眼圈都红了,这一切根本不是张俊凯所说的那样。

“怎么?你还不承认?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张俊凯得意洋洋的说道。

砰!

这时,萧战龙猛地一跺脚,整个地面都震动了起来。

地面上,一根木棍在那股震动之力弹了起来,萧战龙右手一拎,握在手中。

“逼迫我萧战龙的妻子,劫持我的女儿,阻拦我的岳母就医!现在还敢颠倒黑白,诬蔑我萧战龙的妻子,你——罪无可恕!”

萧战龙开口,声音落下之际,他手中的木棍猛地横扫而出。

呼!

恐怖的音爆声响起,那根木棍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残影,以着风驰电掣的速度横扫向了张俊凯的双腿膝盖!

咔擦!咔擦!

下一刻,接连两声无比刺耳的骨折声响起,随后——

“啊!!!”

张俊凯杀猪般的惨嚎声刺人耳膜的尖叫起来,但很快,张俊凯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砰!

只因萧战龙手中的木棍朝上一扫,狠狠地轰在了张俊凯的脑袋上。

张俊凯整个人如同一条死狗般的倒在地上,鲜血溢流,触目惊心。

全场一片死寂,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