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成了大汉天子》刘协伏皇后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20章

刘协在开源酒楼中呆了近两个时辰,与柳源详细商讨了所有的细节事宜,他嘱咐柳源走曹操的路子倒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他知道不久曹操即将出兵讨伐张绣,到时候军械战马自然紧张,柳源若这时候给曹操提供军械,就算曹操知道柳源走私又岂会降罪,当然,这之前柳源还得多拜访拜访曹操,第一,申明自己并不知道刘协的身份,第二,当然是告诉曹操自己与刘协只不过是大东家与二东家的关系,至于这次军械走私是自己新开幕的一间生意,自然没有刘协的份,以消除曹操的疑心。这样,自己就可以打着为曹操置办军械的名头光明正大的为自己招兵买马。

想到此刘协也不禁为自己的计谋深深喝彩,转身却见窗外的乌云已经笼罩过来,眼看大雨将至,这才起身告辞,带着守在门口的李晨三人大步而去。

刘协走的是开源酒楼的后门,因为如今的开源酒楼实在是达官显贵聚集地地方,万一碰到一个朝中大臣难免麻烦,所以刘协的马车也一直停在后门口。

一行四人匆匆跑出来,却见马车旁正立着一位长者,约五十余岁,须发花白,一身葛色的儒衫宽大清爽,颇有一副大儒风范,而他身边则立着一个小童,也就七八岁的光景,长得倒也清秀,腋下夹着一把雨伞。

刘协见那长者时竟不由得升起一股崇敬之情,忙拱手做了一揖,以是恭敬,便领着众人,穿过那老者,踏上马车!却听那老者笑道:“很好,很好!”

刘协回头,见那老者粘须而立,正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刘协被他瞧得不自在,又下了马车,问道:“不知这位长者可是有事!”

那老者依旧笑道:“甚好,甚好!”刘协被他弄得摸不着头脑,微微一笑,又恭了一身,方才重新又回到马车上,萧二一扬马鞭,马车便缓缓而行,却听这时又传来老者的声音:“小兄弟今日恐有灭顶之灾,可喜有贵人相助,倒也无妨,无妨!”

原来竟是个算命的,刘协心下苦笑,他忽然忆起上元节时那张清秀动人的脸庞,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张脸居然在自己心里深下了根,刘协摇摇头,自己当时也真是愚不可及,没留下个电话号码呗,怎么也得要个家庭住址,现在可好,想找个人都没地找,不由得恨起自己来。

车外乌云盖来,天色忽然暗了一层,接着便是大雨,磅礴而至,街道上早已没了行人,萧大与萧二的衣服已经全部浸湿,眼睛也被雨水打的模糊,只是凭着对路况的熟悉在躯赶马车,李晨已被刘协叫进车厢,就在这时,车身剧烈的一晃,接着便感觉整个马车镀乎倾斜过来,刘协一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萧大大喊:“萧二,保护皇上!”接着便听到剧烈的兵器格斗的声音。

行刺?这是刘协的第一个直觉,他拉起李晨,找到车厢的出口,两人顺势爬了出来,却见车外,二十来个黑衣蒙面的刀手正缠着萧大与萧二,两人已渐渐落了下风。

李晨一见,慌忙拉起刘协道:“皇上,快走!”不想刘协却毫不理睬,怒道:“不能丢下他们!”

萧大与萧二两人闻得此言,一阵感动,忽然间豪气大生,只听萧大吼道:“李晨,快带皇上走!”说完手中大刀猛的一击,正砸在一个刀手的肩上,那人惨叫一声便倒了下去。同一时间,萧二也击毙一个敌人,两兄弟立刻靠在一起,背对背迎敌,十几个蒙面刀手将两人绕在当中,剩下的几人却突然折身,扑向刘协与李晨,两人大恐,匆忙倒退。

萧大见刘协有危险,心下大急,一分神间,竟被敌人划了一刀,手臂上鲜血长流,萧二见哥哥受伤,心中大怒,暴喝一声,便向敌群扑去,就这样两人对十几,又战在了一处。

再看刘协与李晨,两人一退再退,终究被敌人包围在中间,两人连闪过几次攻击,此刻已觉体力渐渐不支,疲态尽露,忽然,一把大刀顺势向刘协胸口砍来,刘协再没了力气,心中一叹:“真是壮志未酬身先死!”说完双目一闭,等待裁决。

就在这时斜刺里冲出一人,身穿蓑衣,头戴斗笠,一杆铁枪挑来,正好架住那刀手的大刀,再顺势一挑,那大刀便飞了出去,紧接着只见枪身一扭,“扑”的一声,枪杆重重地砸在那刀手的身上,整个人便飞了出去,动作一气呵成,凌厉万分,刘协见状,心中忽地一动,刚要道谢,却见那铁枪突然失了踪影,接着便听见李晨身前的两个刀手一人一声惨叫,刘协转头却见那铁枪又转身回到萧大与萧二的战场中,只不一会的功夫,二十几个刀手便全部倒在地上,此时大雨未歇,众人早已成了落汤鸡。

刘协这才上前拜谢自己的救命恩人,却见这人身长八尺,约五十开外,须发黑亮,说不出的精神,尤其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此时将铁枪横在腰间,当真说不出的威武。刘协就在雨中一拜到底:“多谢救命之恩!”

那人将刘协扶起,这时萧大却忽然晕了过去,他因为流血过多,奋战至此全凭一股意念,如今刘协得救,心头大石总算落下,便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刘协见此,忙命萧二背起萧大,命李晨就近叫开一户人家的门,给了一大把钱,方才将萧大安顿下来,回头却见一个刀手没有死透,只是胸口中了一刀,刘协立刻命李晨将那人也一起背进屋子,而自己则将那救命恩人请了进来。

李晨包了那户人家两间内室,本来打算去请郎中,说来也巧,这家主人却正是郎中,给萧大上了药,包扎了伤口,又给那刀手上了药,众人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忙忙碌碌了近一个时辰这才算安顿下来。李晨与萧二留在一间房内照顾萧大与那刀手,刘协则带着他的救命恩人来到另一间房,刚入房内,刘协便问道:“不知这位长者尊姓大名,小子日后定当回报!”

那长者微微一笑:“路见不平而已,老夫名叫童渊!”

“童渊?”刘协一惊,失声叫了出来。那长者奇道:“这位小兄弟难道认识老夫?”

刘协不答,却道:“可是蓬莱枪神散人?”那老者笑道:“一些朋友确实这么叫过,小兄弟听说过?”

刘协大喜,这童渊岂不就是赵云的师傅吗?撇开赵云不说,还有张绣,张任,两人的武力都不低,其中张绣还曾经枪挑典韦,虽说是派胡车儿偷了典韦的双戟,但他的武力确实也不可小觑,见那童渊问自己,忙道:“大名如雷贯耳!”

童渊笑道:“虚名而已,虚名而已!”

刘协却突然一下子跪倒:“小子刘协,请童先生收我为徒!”经过此番遇刺,刘协已经深深的知道,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若无武艺防身,实难立足,一个小小的刺杀说不定就能要了你的性命。

童渊似乎并不惊讶,微微一笑道:“作为一朝天子,竟能屈尊下跪,倒也不容易!”

刘协一惊,讶道:“先生知道我的身份?”

童渊笑而不答,却道:“能以刘协二字拜我为师,足见赤城,倘若不收,倒显得我童某人矫情了!”

刘协大喜:“徒儿拜见师傅!”说完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童渊这才将刘协扶起:“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关门弟子!”

刘协虽然拜了师,心中欢喜,但却也不糊涂,像这样的不世高人怎么会来到繁饶的许昌,而且不但知道自己是皇帝,且还在关键时候救了自己,他忽然又想起先前酒楼后门外的老者对自己所说的话,“小兄弟今日恐有灭顶之灾,可喜有贵人相助,倒也无妨,无妨!”如今看来,一切镀乎应验了,刘协不得不做思量,于是问道:“师傅怎么来了许昌!”

童渊不答,只笑道:“天生异象,来这许昌的又何止我一人?”说到此,却忽然忆起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自己正与弟子庞平演练枪法,却猛然发现空中紫微帝星茫彩四射,竟将四周将星一一掩盖,最后脱颖而出,约半个时辰后,这颗帝星又收敛紫芒,隐入群星之中。童渊师承玉真子,认其为义父,自然尽得真传,这玉真子虽是道士,却武艺出众,且医药,玄学各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当然,像他这样的天纵奇才毕竟很少,童渊便只继承了他的武艺,至于其他方面也只是略有涉及,但这次天象他却看明白了,大汉气数未尽,大有中兴之势,而牵引这大汉气数的便是自己眼前的这个关门弟子。而他却不知道,那天,正是刘协这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新兴人类踏上许昌的第一个晚上。

在童渊观天空星象的同时,淮南一座不知名的山上却又一个老道与童渊望着同一片天空,脸上神情激动,最后却露出一丝会意的微笑,而荆州檀溪西岸便,一老者也观望了此景象,然后粘须笑道:“甚好,甚好!”然后便携童子转身回去,却道:“童儿收拾一下行囊,明日与我同去许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