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后,我娇养了落魄摄政王》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赵书熹容烬)

药材总共十斤,赵书熹采药的时候特意挑选了健硕肥美的药材,因此卖的价格也比一般药材要高一些,总共卖了112钱。

抓紧时间去买了一些必需品,赵书熹早早的过来等李大爷,却发现他的牛车翻到在地,那头黄牛侧翻着,四只蹄子一抽一抽的。

李大爷早就慌了手脚,跪在黄牛脑袋旁,浑浊的泪就这样流了下来,“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啊,明明刚刚还好好的!”

赵书熹快步走过去,把东西放在地上,“李大爷,让我瞧瞧。”

她挤开李大爷,看到黄牛吐着舌头,呼吸困难,眼睛已经翻白,像是中暑……

“李大爷,你有喂水吗?”

“喂的喂的,它就是我的命根子,我哪儿能不喂水啊,这日头那么大。”

赵书熹眸子微眯,不是中暑的话……

她伸手,从黄牛的脖子一路往下摸,在层层褶皱中摸到一个凸起,想来是异物卡在了黄牛的食道。

“找一根长棍子过来,李大爷,你帮我掰开牛的嘴巴。求大家帮忙按住牛的腿,有东西卡住牛的食道了,时间太长会导致牛窒息死亡。”

李大爷一听,立马求助道:“求求大家,求求大家了!”

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自发按住牛蹄,免得待会儿牛挣扎。赵书熹接过长棍子,从牛嘴里伸进去,一点一点往里,牛开始难受的挣扎,可被人死死按住。

李大爷看的心痛不已,不停安慰牛,“大家在救你,大家在救你。”

赵书熹一只手操控棍子**去,一只手透过层层褶皱探棍子到哪儿,最后摸到了卡住的地方。她突然发力,将堵在食道的异物捅了下去,然后迅速抽出棍子。

牛瞬间叫出了声,也代表着没事了,众人瞬间松了一口气。

赵书熹呼出一口气,这种情况她没遇到过,这也是偶然在书中看到的,想不到在这儿能用到。

“赵妮儿,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啊。”李大爷对赵书熹是千恩万谢,老泪纵横。

“李大爷别这样,这是我应该做的。”

待黄牛休息了一会儿,李大爷套上牛车,和赵书熹一起回青梧村。

路上,李大爷突然问:“妮儿,分家之后,他们给了你多少财产啊?”

赵书熹微愣,随即苦笑:“哪有什么财产,让我自生自灭罢了。”

李大爷脸上露出气愤,随即拍了拍赵书熹的肩膀,“妮儿,我没有娶妻也没有孩子,如今老了,也只能和这头黄牛作伴。今天你救了它,就等于救了我儿子,你若是不嫌弃,我那儿有一亩三分地,你拿去种,种什么都归你,大爷什么都不要。”

“大爷老了,没力气了,那些地啊,荒废了好久,怪可惜的。”

此话一出,赵书熹有些惊喜,“真的吗?”

她刚才留了一些上乘的草药在家,就是打算自己种的,可奈何原主没有田地……

“李大爷,你简直就是我的福星啊!”

“哈哈哈哈,你才是大爷的福星。”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是傍晚,家家飘出炊烟,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赵书熹把买回来的米面放好,拿出两个鸡蛋放锅里煮,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她本来打算今晚和那么男人聊聊的。

趁煮鸡蛋的间隙,赵书熹去给药材淋了点水,打算待会儿去看看李大爷家的地。

她回房的时候,看到男人坐在桌前,一只手搭在桌上,骨节分明的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茅草屋光线不好,即使外面天还亮着,可里面已经漆黑一片。

他端坐在那里,着实把赵书熹吓了一跳。

赵书熹点上煤油灯,借着微弱的光把鸡蛋捞出来,正要递给男人一个,顺带开口和男人谈谈,可那股熟悉的腥气再度钻进她的鼻腔。

果然,又下毒了。

但是,他的毒哪儿来的?

容烬余光注意着赵书熹的动作,看到她的手突然停下,眸子突然眯了眯,果真,她察觉到了。

“咳咳。”

赵书熹把鸡蛋放下,过来坐下,语重心长的开口:“昨天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对不起,我发誓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提起那件事,容烬周身气息一下子冷了下来,那双凉薄的眼直勾勾的盯着面前之人,薄唇轻启:“你知道我下毒了。”

赵书熹没想到他那么直接,点头之后,说:“落水之后,我脑子也清醒了,不会再去肖想不属于我的东西。就念在我救过你的份儿上,放我一马,行不?”

她不想每天累死累活的赚票子,还要提防这个男人的毒杀,那样太痛苦了。

容烬盯着她半晌,她自认为伪装的很成功,可早就漏了馅,而且错漏百出。

原来的那个村妇,粗鄙无礼,蠢笨不堪,也根本不识药草,更别提能两次躲过他的下毒。更重要的是,那天他是亲眼看着那个村妇在河里挣扎,最后没了生息的。

而昨晚她见到他的时候,那个眼神,明显是认出了他是推她下水之人,那个戒备的眼神,犹如山林中的小兽,野性中带着危险。有那么一刻,她想杀了他。

同一具身体,不同的灵魂?如此荒诞的事,竟发生在他身边。

赵书熹被看得浑身发毛,有种自己被识破的错觉。

终于,男人收回眼神,缓慢的点了点头,“给你一次机会。”

他如今行动不便,仍需要照顾,待他恢复,一个乡野村妇,不过是指间的一只蝼蚁。

赵书熹闻言,松了一口气,试探着问:“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容烬。”

丢下两个字,男人便不在看她,自顾自的闭目养神。

赵书熹瘪嘴,起身重新去做吃的,熬了米粥,里面重新放了两个鸡蛋,嘱咐道:“你看着点火,别烧糊了,我去看看李大爷的地。”

没办法,这下是等不了吃完饭了,再等天就黑了。

听着女人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容烬睁开眼,看了一眼斜对面的灶台,浓烟不停渗出来,呛人不已。他起身,抽出两根柴火,那不断冒烟的灶台一下子燃了起来,火星子噼里啪啦的炸开。

食指突然刺痛了下,他垂眸,就看到一个火星子跳到了食指上。把火星子吹掉,随后起身去洗手,洗干净之后,能清晰看到食指上有两个极为微小的伤口,像是针扎的。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