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燕宁陆瑾瑜小说 团宠农门妃俏又飒 完结版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轰隆!

黑云乌压压的堆在天边,伴着轰隆雷声,蓝紫色的闪电划破天际,耀出慑人的冷锐光芒!

砰!

被钉住四角的棺材板被人自里面用力掀开,薄薄的棺木撞上坚硬的土层,啪一声撞的四分五裂!

何家二媳妇慢慢攀着棺材坐起身,手里摩挲着几根固定棺材板的铁钉,丰腴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眼睛却亮的让人心惊!

“谁说我死了?嗯?”

闪电划破天空,又一声惊雷轰隆响起!

她眯着眼环视四周,不意外的发现自己真的在一片坟堆上,四周围着五六个人,有男有女,衣着朴素破旧,相貌有几分相似,像是一家子的,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像是一群吓傻了的鹌鹑。

只有一只小鹌鹑格外活泼,连蹦带跳的扑进她的怀里,脏兮兮的小脸又是泥又是泪,“阿娘!我说你没死,他们还不信!”

哪里是不信,分明是不管死活,埋了好换烈女牌坊!

姜燕宁心里冷笑,低头望向怀里小脏团子。

脏团子约莫三四岁,又瘦又小,浑身脏兮兮的像是在泥巴地里滚过一圈,脸上沾满泥巴看不清五官,唯有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明亮非常,心里莫名生出一股异样的熟悉感,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

可她明明没见过这个孩子。

就是因为这点似曾相识,她没有第一时间把他扔出去,挑眉问道,“你哪位?”

脏团子懵了,“阿娘,我是瓜娃子啊!”

“……”真是个接地气的好名字,“坐好,还有,我不是你娘。”

小脏团子身体微微瑟缩了下,眼眶微微发红,不明白一向温柔好说话的继母怎么突然转了性子,变的冷静又强硬,连他都不肯认了,可望着面前笑容温雅而从容的娘亲,他心里不由又生出一丝希冀。

娘似乎变强了……这样,是不是就能护住他们母子两个,不会再被人欺负了?

“阿娘!”瓜娃子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紧张,连姜燕宁的嫌恶都顾不上了,本能往姜燕宁怀里钻了钻,像极了找着了庇护的小雏鸟。

姜燕宁无奈的望了眼怀里的狗皮膏药。

她这些年明面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暗地里教导了不少孩子,哪一个不是乖顺懂事又可人,还没见过这种听不懂人话的瓜娃子,偏偏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对这孩子发不出火来。

不过这不是当务之急。

虽然姜燕宁还没弄清楚自己得底是个什么情形,可不妨碍她求生的本能,借着瓜娃子的阻挡,她随手从地上捞起一块木板开始磨,视线却落在面前神色呆滞的中年男人身上,“怎么,还想杀我?你也不怕天打雷劈!”

何家大伯已经习惯二弟媳温良贤淑好说话,被她这么冷冷一喝,后知后觉的想起二弟媳不是没靠山的,手上一哆嗦,铲子哐当落了地!

旁边瘦猴似的何家老三立刻抓住他的手腕,“大哥,咱们现在可退不得,村里知道她活了,送过来的米面就要收回去了,还有盖牌坊的银子,咱们家哪里赔得起!”

“可、可她就是没死呀!”

“没死也得死!这里都是自家人,谁也不会说出去!”何家老三狞狠道,“她还没嫁进来,二哥就给她克死了,她老老实实守望门寡就算了,非要招惹那个陆家浪荡子,还闹出人命,她要不死,陆家能罢休么!她就是个祸害!留不得!”

“万一姜家知道……”

“姜家还在黑水河东边,等他们赶过来最起码明天,等他们来了就真的来不及了!”挺着大肚子的何家小妹也抓住老大,望了眼一身狼狈却掩不住秀美丰腴的姜燕宁,眼底全是妒恨,“大哥,刚才你也看到了,你妹夫为她都疯魔了,她要是活下去,我就要被她逼死了!大哥,你妹夫可是咱们家现在唯一的指望!”

何家老大望着面目狰狞的弟妹,僵了僵,“那、那我去把瓜娃子抱出来……”

“这孩子本来就不是咱们家的,你看他那样,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留着也是个祸害!”

“瓜娃子可是上了咱们家家谱的,你二哥死之前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个孩子,你们不能连他也不要啊!”

何家老三望了何家小妹一眼,何家小妹不容分说的拽着何家老大就往下走,何家老三抓着铲子走到土炕边,望着土炕里母子两人,削瘦脸上全是狞狠与凶恶,一铲子就朝姜燕宁脑门拍过去!

“阿娘!”

瓜娃子尖叫着想替她挡,姜燕宁眼疾手快一把将他强硬按在怀里,另一只手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掷出去,闪着暗黑光泽的物事狠狠刺入何家老三的肩膀!

“贱人!”何家老三又痛又怒,居然还有力气,抡起铁铲子砸过来!

刚才那一扔已经用光了姜燕宁所有力气,避无可避,只能下意识反身将瓜娃子压在身下,她就没在意到,一道暗紫色的闪电劈过天空,直冲他们而来!

咔嚓!

巨大的炸裂声与惨叫声吓的瓜娃子一个哆嗦,满含悲愤与绝望的呜咽声自他喉咙里逸出,连头都不敢抬,生怕看见阿娘血肉模糊的头,就跟阿爹那时候一样……

爹死了,阿娘也死了,等他死了,他们一家三口就团聚了。

“哎?”含笑的女音在他头顶上响起。

瓜娃子触电似的猛地抬起头,抬眼就望见身前女子含笑眼眸,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阿,阿娘……”

没有血肉模糊,没有睁不开的眼睛,没有死!

姜燕宁拍拍他的小脑袋,“都说了,别叫我娘。”

瓜娃子愣愣回头,就见三叔仰面躺在山坡上,身上衣服都没了,黑的就像是一块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三婶以及大伯娘和几个堂哥也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不住低声呻吟。

他吓的一个哆嗦,“阿娘,三叔他们怎么了?”

姜燕宁轻轻一笑,冷然望向不远处已经吓傻了何家老大和小妹,刻意扬高声音,“我说过,谁要杀人,谁就天打雷劈!”